第七十回情定空山长知足恩随大河意悠悠(1/2)

加入书签

  不尽大河出深山,冰水砭骨逐日还;回看烟峰销铄处,古洞仙子立云端。

  孔几近强自抑制住心头的恐惧、恶心,没有呕吐,他不是没有见过死人,也不是没有见过人被打死,这一次看到了三个龙精虎猛的强人在自己面前活生生的被野兽撕吃了,心中的震撼是无以复加的。绿蛇一声呼啸,那些吃光了人肉,还想互相攻击甚至想要攻击两人的野兽,忽然散去了,它们对绿蛇好像极度的畏惧。

  绿蛇和孔几近站在一块大石头上面,看着一地的狼藉,原来清幽的沙滩上,污浊不堪,一具具白骨森然的躺着,大量的动物的尸骨围着三具人的骸骨,场景骇人至极,诡异至极。孔几近终于忍不住伏地身子,大口的呕吐起来,他觉得难受之极,把肚里的所有东西全部吐出,最后只有黄绿色的清水,还在不停的呕吐。绿蛇冷冷的看着他,看着沙滩上的杂乱场面。隔了半晌孔几近才站起来,他想到了自己的无能,害绿蛇受辱,差一点害两人丧命,有点不好意思的;还想到那三个人,不知是何来历,强横霸道的,却莫名其妙的葬身虎狼之吻,只落得一具森森白骨在沙滩上,如果水大了一些,很快的就会沉入水底!

  孔几近稳定了下来,走到几具白骨跟前,深深的施礼,口中念念有词:“几位大侠!不要怪罪我们,是一群野兽吃了你们的!我,我心中歉疚得很!”自己也知道如此说法可笑极了,只是好像如此说些鬼话。自己心中安稳些。他翻动了几人的遗物。儒生的宝剑完好无损。孔几近拿在手中,沉甸甸的,看着锋刃,知道是把好剑,收起了;把大胡子的软索拿起,反复看了,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却是柔韧得很。在和黑熊的厮打中,也没有碎裂;还有那个渔人的渔网,也是完整的,一并收了。儒生那里还有一个锦袋,孔几近拾起了,里面是几十个钢钉,看来就是他打伤了大虎,大胡子也有一个皮袋,里面是一些药丸。他们的宝贝都是藏在身上最隐秘的地方,野兽攻击的时候。只是把他们的衣服撕开了,这些物件就掉落在沙滩上。因为沙滩松软,埋进了沙中,因此没有损毁了。孔几近把三人的遗物归拢了,想到自己本来已经不能幸免,要成了三人的牺牲品,没想到最后还是自己收拾了他们的后事,心中感喟,想把几人埋了,实在没有力气,也害怕,就把几具白骨提着,扔进了滚滚波涛里。这几人强梁一生,毫无来由的跑到这里,欺辱两个少年男女,却没想到孔几近不堪一击,绿蛇战力惊人。几人用强不成,就使诡计,占了上风,本可以轻易地杀了二人,却不知道绿蛇在山间长大的,自小就是猛兽喂养的她,稍大一些是猛兽带着她玩耍;她和人的情感远没有她和这些动物、猛兽的情感深厚;她对于人的理解,远没有她对于动物、猛兽的了解。她的怒吼,伴着猛虎的怒号,在空寂的深山里,唤来了大群的猛兽,还有各种其他小动物,结果三人来不及逃跑,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过他们会被一些他们根本看不起的野兽吞噬掉,就此葬身这大山深处,魂归激流洪波之中。

  接下来的几天,孔几近把儒生和大胡子的遗物翻捡出来,仔细琢磨。他知道自己跟人动手的话只有死的更快,只有想办法用别的方法了,而最简便的就是用毒了,能够无声无息的把毒发出去,杀人于无形,才是自己的最大保障。他是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把各种认识的毒草摆来摆去。绿蛇不知道他在做些什么,看他忙活,自己坐在洞口处,望着外面出神。孔几近偶然抬头,见她石头人一般的坐着,安静极了,这是他见到她之后,还从来没有过的,虽然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不清楚她心中在想些什么,却已是看的痴了。

  正在这时,他们听到了下面老虎的啸声,绿蛇翻身跃出,孔几近奔到洞口,绿蛇已经在山崖上的藤萝里起伏了。他也抓住了儒生留下的那条长索,出溜到下面。大虎伏在底下,爪子下面是一头纯白的鹿,孔几近还没有见过纯白的鹿,鹿的眼睛里流露出不尽的哀伤,孔几近知道这是大虎给他们逮的食物。只是对于弱者的同情一瞬间冲上了脑门,他上前把白鹿从大虎的爪子下抱出,看看它的身上没有血迹,也没有受伤,心里安定了。绿蛇看着他怪异的举动,没有说话。孔几近抱着白鹿到了一边,转身对大虎说道:“你以后不要再抓它了。”大虎好像明白,点点头,摇摇尾巴,发出低吼。孔几近满意的点头。自从他治好了大虎的伤,大虎对他就非常的尊敬了。大虎退走了。孔几近放了白鹿,绿蛇挽着他的手,两人在沙滩上走,沙滩上重新恢复了往日的清幽平静美丽,那些人兽的碎骨肉,已经被冲刷干净了。孔几近抬头看着茂密的山崖,一个红色的物体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指给绿蛇,绿蛇看了,二话没说,纵身跳上山崖,那一处离开地面约莫五十多丈,陡峭之处像是直上直下的。绿蛇到处,碎石头呼啦啦的往下滚。孔几近大喊:“快回来!不要上去!”

  绿蛇哪里肯听,现在他的心中,孔几近比什么都重要,比她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只要他一句话,哪怕没有一句话,只是一个眼神,她就会奋不顾身的前去为他做任何事,不要说只是在山崖是采摘些花花草草了。

  绿蛇屏住了气,这个地方她没有上来过,山崖上,她大部分地方都玩过了,只有这里,她还没有来过,这里的石头很碎,没有着手脚的地方,明明可以抓住的石头。手一放上去。就酥了;一块石头。脚一蹬,出溜就没了。她静下心来,知道稍一疏忽,就可能葬身在乱石间。她把手深深插进石缝里,用手的力量带动身体,缓缓上升。孔几近胆战心惊的看着她慢慢的接近了那个红色物体,看她用嘴咬住了那个东西。突然,她从那里急速的坠落下来!孔几近大声惊呼。吓得面无人色。

  绿蛇采到了那颗奇怪的果子,心中高兴,就忘了自己置身在险绝之地了,脚下一空,双手没有了抓挠,身子急剧下落。危急关头,她的手去抓身边的藤蔓,但是这些藤蔓入手即断,她心头有些着急,却没有慌乱。这时,她听到了孔几近的呼喊。心头一片澄明:我不能死!她急速的撕开了自己的衣服。一条条的绸布在空中飞舞。孔几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绸布结成了一条绳索,挂住了一块突出的石头,然后是清脆的断裂声。但是,就是绸布这极短暂的在石头上的阻隔,已经足够了。绿蛇的手生生的插进了两块石头的缝隙里,身子停住了下落之势。绿蛇另一只手拔出了腿上的短刀,插进了石缝,腾出了手;接着又拔出一把刀,两把刀不停地在石缝中插进、拔出,绿蛇缓缓地下到地面。孔几近扑上去,抱住了她。

  两人平静了下来,绿蛇把那枚奇怪的果子给了孔几近,孔几近拿到了手里,就闻到了一阵异香,心中知道,这颗果子一定非比寻常,拿刀子切开,香气清雅之极,孔几近切了一小块放进嘴里,入口即化,口味美极。他又切了一块喂进绿蛇的嘴里,绿蛇也没有吃过,眉花眼笑了。孔几近又吃了一口,把大半个递给绿蛇,绿蛇摇头,把果子送到孔几近嘴边。两人谁也不舍得自己吃了。绿蛇眼睛一转,左手一晃,右手的果子在孔几近眼睛一眨的时候,塞进了他的嘴里。孔几近一咕噜咽了下去,绿蛇笑嘻嘻的,拥住了他。孔几近只觉得果子进了身体,肚子里好像有一团火在烧,他的头上大颗的汗珠滚落。绿蛇见了大惊,她不知道怎么瞬息间,孔几近就出了毛病了。他们哪里知道,这颗奇异的果子,正是叫做无良酸萸的,传说中无良酸萸可以起死回生的,解百毒而肉白骨,奇异非常,只有在奇寒之地的夏天,才能短暂的生长。这种异果三十年才能成熟开花,开花后三十年才能结果,结果之后,只有两个时辰,就会腐烂了。而一棵树,也只能结出三五颗果子。他们两人不知道这山中有此异宝,因此果树结的果子,其他的恐怕已经烂掉了,只剩下这仅存的一颗,幸运的被他们得到了。前些天死在这里的三个高手,也是冲着这传说中的无良酸萸来的,没想到没找到宝物,反而丢了性命。

  孔几近身上完全没有武功、内力,吃了大半个果子,就在腹中火烧火燎起来,那绿蛇吃了一小块,她小的时候,被收养她的老人打通了浑身的经脉,喂吃了无数的增强功力的药品,身上的内功汹涌澎湃,自是不惧。孔几近就受不了了。绿蛇看他不到一刻功夫,就浑身滚烫,豆大的汗珠在脸上滚,双手抱腹,痛苦异常,急了,纵身就往他们所住的山洞爬去。孔几近不知道她这时候回山洞干什么,只是自己躺在地上唉唉打滚。朦胧之际,觉得一个东西走到了身边,睁眼看去,正是他放走的白鹿。白鹿嘴里衔着一个东西,喂进了孔几近的嘴里。孔几近觉得好像萝卜一般,嘴里正是口干舌燥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嚼了吃了,一股甘洌的汁水进了肚子,感觉好受了一些。他不知道那白鹿通了人性,在山上采了千年的老山参给他。白鹿悄悄地跑了,孔几近发现是绿蛇回来了,她的手里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放在孔几近的面前。孔几近不明白她拿的是什么,绿蛇打开了,孔几近闻到了浓烈的药味,明白了,仔细看去,这些药不知道已经放了多长时间了,生虫的生虫,粉碎的粉碎,大部分已经没了药效。其中的一个葫芦引起了他的注意,示意绿蛇打开了,一股药香扑鼻,几十颗桐子大小的药丸,孔几近是半通不通,绿蛇也是稀里糊涂的,两人看了看对方。孔几近抓起了药丸。一下子倒进了嘴里。这小子热闹了。孔几近的肚子里面好像烧起了爆竹,“噼噼啪啪”响个不停,他是一个晚上不停地拉了几十泡。精神一下子委顿不堪了。孔几近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绿蛇却是在山崖间飞奔,把各种各样的奇花异卉摘了来,让他看,看了之后选了几味熬了给他喝。正所谓“病急乱投医”。孔几近也是难受的很,还有不忍绿蛇的辛苦,只要她采来的药草,就挑了吃,这些东西虽然没有什么效果,不过想来也没有多少害处。这些天不知道多少的被人当做延年益寿至宝的奇花异草进了孔几近的肚子,化作糟粕去了。

  看看天气转凉,孔几近害怕死在这深山里,和绿蛇商量,要回到丁零。他还要继续改造丁零高车,以后还要驾着高车去北海呢!虽然说自己已经到了北海这里。实际上并没有见到北海什么样,到了丁零而没有到过北海,就实在遗憾了。绿蛇犹豫着,她总是觉得只要走出大山,自己就会失去他。这么商量着,犹豫着,又过了十几天,山间的树叶还绿着,头上却纷纷扬扬的飘起了雪花。孔几近精神越发的不济,他忍受了这么些天,想尽了办法,也没有使自己哪怕有一点的好转。看着绿蛇每天翻山越岭的辛苦给自己寻找药草,看着她在山洞里面手忙脚乱的给自己熬药,伺候自己,孔几近十分感动,他是个什么人?他只是她随随便便掳来的一个奴隶,是给她做饭的,是伺候她老人家的!现在翻了,是她在毫无怨言的在伺候他!这是什么世道!如果说孟平通、曾大眼知道了,他们还不后悔死!

  孔几近忽然失笑,他好长时间都怨愤绿蛇没来由的掳了自己,在这大山里面,做一些无聊的事,不能做自己中意的事;埋怨丁零王、孟平通、曾大眼等人不来解救自己;更加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