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回 施妙手高车成真 遇坎坷日久情生(1/2)

加入书签

  炉火映天照北海,掏矿鞣轮次第开;长河大泽浑无事,亘古蛮荒高车来。***

  丁零王及丁零贵人见司徒否英说出了他们百年前的遭遇,心中的震惊是无以复加的!他们原来可能还有点怀疑,现在却已经完全相信了司徒否英就是玄武大神附体了。丁零王小心地跪在他的面前,说道:“请大神明示。”

  玄武大神看起来比较满意,不再火了,他头上的烟雾却是越来越浓。他开口说道:“丁零如今面临着内忧外患。内部各个部族不慕;外面匈奴随时可以前来攻打。乌孙和鲜卑都在慢慢的崛起,丁零却止步不前。我心中难过,我们马上就没有了上贡之人了!”丁零王听得身上冷汗直流,头上汗珠不停地淌,其他丁零贵人也是大气不敢出,一个个心惊胆战。

  “那怎么办?”丁零王小心地问道。

  “丁零必须自强才是。不能固步自封了,要跟鲜卑等部和睦,天下之大,不是只有我丁零的!你们这些小子,一定要有远大的眼光,多想想丁零的将来。几十年后,几百年后丁零怎么办?我看到了丁零子孙坐在华贵高大的轩车上在草原上巡行,看到了草原各部对我丁零高车的欣羡和赞美!丁零的河湖上面,一架架高车经行,我丁零的子孙少了多少的担惊受怕。”众人看着他渐渐地萎顿于地,脸色大变,身上好像水洗过一般,他头上的烟雾却集聚成束。飘飘摇摇,众人跟着浓烟到了孔几近的帐幕那里。孔几近正在皱着眉头苦思冥想。外面的喧闹。对他没有一点影响。他看到众人突然到来,抬头惊道:“什么事?”

  “什么事?”司徒否英也衰弱的问,他不明白自己怎么坐在一个水坑里,更不明白乱哄哄的人群在干什么。

  丁零王和丁零的各部王公已然明白,他们要想不被别的种族打败,就必须改变原来的固定思维,不敢改动祖先的条规,就不可能在与草原种族的争斗中取胜。不仅如此,很可能还要被其他种族消灭了!

  曾大眼带着人赶到了那个现了铁矿的山谷,没有工具,众人用手一点点的把矿石抠出来;孔几近看到了旁边的小河,做出了丁零第一个水车,用水车的力量研磨矿石。孟平通带人垒起了窑炉,升起了炉火。山谷里如今是人声鼎沸,采矿的、磨矿的、伐木烧碳的、烧窑的。这种前所未有的景象震撼了前来观看的丁零王,也震惊了其他人。他们再没有想到还可以这么多人一起干活,他们说说笑笑的卖力干着。许多人的手很快的磨出了血泡,血泡破了。磨出了老茧。他们心甘愿的为丁零的未来舍弃了原来优游的散漫的生活。

  丁零王看到了生平的第一块生铁,看到了这一块生铁变成了熟铁,变成了斧子、凿子、刨子、锯子;看着大树成了木条木棍木板;看着这些东西在孔几近的指挥下变成了一个个巨大的圆形的轮子。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大树竟然能够成为车轮。

  孔几近和曾大眼、孟平通只是指挥着,一个个丁零牧人、渔夫、奴隶,在他们的悉心指点下,成为了能工巧匠。孔几近像个大将军一样在巨大的工厂里走动,每个人见到了他都是恭恭敬敬的放下了手中的活计,上前低声说道:“师傅,看看哪里不对?”那种小心,就好像刚刚进了家塾的小孩子一样,生怕犯错被先生责罚。孔几近总是威严的点点头,他不屑于说话,点头对他来说都是一种难得的恩德。

  第一架大车的所有配件全部齐了,车幅、车辕、车轮、车轴、车辖,分别堆在一处。众人都过来了,都想要亲眼、第一眼看到丁零的第一部高车。丁零王带着他的贵官、国师来了,站在不远处。曾大眼和孟平通心中惴惴,替孔几近捏了把汗。孔几近却是不紧不慢的,上前拿起了一根车幅,比照着,他知道只要东西不出差错,把这些东西组合到一起,就肯定是一架大车。所有的东西他都看了,看不出毛病来。这些山间长了几十上百年的大树,纹理漂亮,木质坚实,是好东西。

  孔几近一声断喝,几个身强力壮的匠人奔进场里,各自站好了方位;孔几近又是一声喝,几个人把车幅装进了车轮,两个一人多高的巨大车轮立了起来,一边两个人扶着。大轴被抬着插进了车轮。外面装上了车辖。车舆被抬上来,放到了大轴上。车舆长有六尺,宽有四尺,板子油光水亮,两边是一尺多高的边帮,上面留着按放车篷的眼儿。

  整个大车,全部是木头所制,每个榫卯都严丝合缝,车到此已经基本完成,整个组装也是行云流水一般,没有一点迟滞。围观的人群一阵欢呼。孔几近面无表,令人牵过一头老牛,他亲自牵着把老牛带到车辕处,把老牛哄进了辕里。套上了牛圈、牛扎脖,扎上了牛肚带。牛圈后面两条大索,挂到了车子的把上。孔几近跳上了牛车,抓住了绳索,喝一声“驾!”他却忘了,丁零人他可以指挥他们干活,但是牛不行。牛站着纹丝不动,孔几近闹了个大红脸。无论孔几近怎么用力的吆喝,那老牛是没有一点反应。孔几近气得涨红着脸,把鞭子摔得山响,牛仿若未闻。事就是奇怪,你孔几近本领挺大,可以设计怎么造出车子来,但是怎么让车子动起来,就不行了。

  丁零王知道,这不是孔几近没本事

  而是丁零的牛根本没有拉过车,是不会不听使唤的。就在大伙束手无策的时候,那个鲜卑的奴隶虎头来到近前,说道:“让我试试吧?”孔几近下来,虎头上了车,抓住了牛缰绳。也没见他怎么用力。轻声的喝了一声:“得而。驾!”说也奇怪,那牛就动了起来,牛车跟着起动了。众人欢声雷动,虎头在大伙的欢呼声中,缓缓驾车走了一圈。丁零王大喜过望,唤过虎头,说道:“你以后就教人如何驾车吧。以后你就是我丁零的御人了!不是奴隶了。”虎头下车跪下谢恩。匠人们脸上已经是涕泪横流了,如此精致的作品出自他们的手中。虽然他们很多人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拿惯马鞭渔网的手使不惯各种奇奇怪怪的工具,出来的材料不是长就是短;不是宽,就是窄。经过了几十天的艰苦摸索,他们成为了丁零第一代的工匠!不管过程多么的艰难,他们熬过来了。

  工匠们围在孔几近的身边,把他抱起来、抬起来、高高的抛起!引来了人们更大声的欢呼。

  接下来就简单了,有人继续造车,有人训练起了马、牛,这时候。丁零大地已经是白雪飘扬了。孔几近几人坐着马车在雪地里走了一趟,倒是不太受罪。只是冰雪地,滑得很,马走不成。换成了牛,就大不一样,这牛在冰雪里,特别是丁零的犁牛,毛又长又厚,不惧严寒。巨大的车轮,不怕陷进泥淖里。经过几天的学习,孔几近他们基本学会了驾驶牛车。曾大眼拿着一只磁石盘,可以指示方向的,几个人带着足够的食物,车篷已经做好了,装上了车篷,他们就像坐在一个会动的房子里。几个人告辞了丁零王,出外丈量丁零的土地去了。

  丁零王看他们冒着漫天的飞雪,害怕他们迷路遇险,几次阻止他们,只是见他们决心一定,只得任由他们去了。这边司空文正和司徒否英两人给丁零王建议,把丁零的一些部族合并了,便于管治。丁零王非常犹豫,这些事他不是没想过,也不是没有做过。丁零的部族,人不是很多,但是地方却是非常广大,而且他们都不是定居的,是逐水草而居的,就算一时,比如说是冬天大雪封门的时候,把人聚集了。等到天气转暖,人们又开始追逐合宜的水草丰美之地去了,以前的种种努力都化作泡影。丁零王摇头,说了原因和难处。司空文正知道如果不能把小的部族合并了,其他的一切无从谈起,因为想要富国强兵,还是要有人的,没有人,一切都是空谈。只是眼下大雪盈尺,飞鸟绝迹,出门困难得很,什么事也做不成。

  丁零王带着两人在积雪中走动,召集了附近的一些牧人的孩子,请两人给孩子们教授中原文化,让孩子们背诵中土的诗文,了解中土的典章制度。两人无可如何,只得再次在帐幕里拿起了教鞭。

  丁零王每天坐着牛车到各个部族探访,各个王公羡慕极了,赶到王庭,定制大车。他兴之所至,无所不到,有一天顺着南山走下去,竟然到了鲜卑山。鲜卑的拓跋部领拓跋云河、云湖兄弟见到他驱着高大的牛车,惊喜交并,称他的车是高车,称丁零人为高车人。两家定盟而还。

  丁零王在巡幸四方的时候,他的六个后妃跟随着,还有两个后妃,一个是丁零白海部的白海氏白海叠逸,一个是阿伦族的阿伦氏阿伦幕兴,两人身体欠安,没有跟着。两人在丁零王走了几天之后,身体康复了,在帐幕里面百无聊赖,听到了汉人国师这边热闹得很,小孩们出出进进,打打闹闹的,走过来看热闹。这俩人平素很得孩子们的喜欢,她们也喜欢小孩,孩子们见了两人,纷纷上前拉着两人玩耍。司空文正和司徒否英见了明艳的两位妃子,不敢多看,给两人见了礼,把两人让到了帐幕里面的主座上。两人也没有什么事,就坐着看老师如何教学生,这师徒之间拜师学艺的事,丁零也有;学些个经书,识认些文字的教化之道,她们却没有见过,两人心中新奇,一直无缘得见,今天无事,也是机缘巧合,就看看中土汉人授徒的方法。

  有两个后妃在跟前看着,司空文正、司徒否英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一个给学生教授,一个教给学生。

  司徒否英跟前是几个年龄稍小一点的孩子,大部分是六七岁,总共五个。司徒否英说道:“弟子们。我们学过了几诗了?”学生齐声答道:“三啦!”

  “那么好。大伙先背诵一。来。开始!”

  学生齐声诵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好好好。大家诵的好。”

  一个小个子孩子,脸上红彤彤的,笑嘻嘻的说道:“老师,一个呱呱叫的雎鸠,有什么好的!你们汉人真是怪了,见到了一只水鸟。晚上就睡不着了!我们这晚上大雁、天鹅飞进被窝里了,怎么办?”别的孩子也是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司徒否英耐着性子,解释道:“这可不是说水鸟怎么样的。这在诗中称之为比兴的,叫做咏后妃之德的。哎,给你们也说不明白,你们只要背诵的多了,就知道了。我们孔子说过:不学诗无以。就是说……”

  一个孩子叫道:“我知道了。就是要是不会背诗,你就说不出人话!”这些孩子都是野惯了,被人关在帐幕里面是浑身的不自在,他们不知道

  什么“风雅颂、赋比兴”。也根本不关心这些,他们急切地想要冲进外面的风雪中。去捡几个冻僵的鸟儿,去捉几只靠近了帐幕的狐兔,再或者去雪地里打滚也比背诵什么鸟儿强!

  那边司空文正的几个学生年龄大了些,有几个已经十几岁了,嘴唇上面开始出现胡须了。几个孩子见到两个美貌明艳的妃子,勉强抑制住厌烦,装作非常感兴趣的样子,听着老师的听不懂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