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回 情深意重真豪杰 胸怀宽广大丈夫(1/2)

加入书签

  一生最难无嫌猜,少年相伴重白头;深南山不足仰,暗恨造化随空流。

  司空文正分析道:“飞熊现南山的火光,自己亲自带人前去查探,说明他十分小心,同时,他并不相信别人。那么,当他见到了火场的尸体之后,一定会查探起火的原因,就会到我们所在的小树林,就会找到我们的踪迹。然后就会顺着我们的来路,走下来。他以为我们没有防备,肯定要给我们一个突袭。因此,我们必须赶在他的前面,做好伏击的准备。”听他说的有道理,丁零王让贝山带领所有的武士,前往埋伏。

  就在这时,贝山的家人来了,说加兰自缢而亡!

  众人都是大惊,纷纷来到贝山的帐幕前,加兰平静的躺在毛毡上,脖子上的一条勒痕,红紫,好像一条丑陋的毒蛇缠绕着她。贝山扑倒在她的身上,放声哀嚎。他的哭声凄恻惨厉,让人悚然动容。丁零王问贝山的父母,加兰为什么突然自杀了。老头没有说话,老太婆说了:“自从你们回来,她就闷闷不乐的。我们以为她是因为黑豹那个畜生,她只是摇头。后来,有人说道,大王带着人是当天太阳没有落山的时候,就已经到了牧场。等到太阳落山了,才杀进牧场,把黑豹他们杀掉的。她说了一句:‘原来,他什么都看到了!’就没有再说话,后来孩子看到了她吊在了树上。”

  众人还有点不明白,孟平通冷冷说道:“她是怨恨在她受到黑豹侮辱的时候。我们大伙都没有助她!”大伙恍然,他随口的一句话却刺激得贝山更是痛不欲生,更没想到会害了贝山一命。后文再说。却说贝山,他为了偷袭的成功,眼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人侮辱,强忍不,他们的战术是成功了,只是也深深的伤害了妻子。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自己和妻子的牺牲到底值不值得?

  丁零王也是心中暗问,加兰的死以及黑豹等人的死。到底所为何来?丁零人各个部族在北海放牧。自得其乐,为什么还要打打杀杀?到底是什么引起了这些惨剧?他想不明白。

  司空文正等人这两天,突然遭遇了血腥的杀戮,数百人在自己的眼前眼睁睁的看着被火烧死。被人杀死。自己心中却是有着说不出的畅快淋漓!但是。回过头看,这些人真的是非死不可的么?

  贝山抱着加兰越来越冷的身体,眼中好像要滴出血来。他想着第一次见到加兰,那还是十几年前,自己才刚刚敢骑马,还不能到草原上套马。一个巧笑盈盈的小姑娘骑马从远处驰来,头上插着几朵杜鹃花,花鲜活,人娇艳。他看的痴了,心中暗暗誓,一定要娶到这个女孩。一个健壮的少年飞驰而来,追逐着女孩,女孩惊恐的,又有些欢喜的驰开了。这个少年,他认识,是飞熊部的小王子黑豹。他嗒然若失。

  他们经常在牧场上见到,他知道了女孩的名字叫做加兰,是大鹿部的女儿。黑豹带着人打了他几次,多亏了丁零王,那时候丁零王还是个王子,帮助他练功,帮助他打架。几个人慢慢的大了,神鹰部王子成了丁零王,黑豹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他向大鹿部提亲,丁零王亲自带着人帮他“抢”回了加兰,路上,他们遇到了飞熊和黑豹带着人,双方差一点死拼了,那一天他握着刀的手,回到营帐还没有松开。

  加兰给他生了儿子、女儿,他经常听到黑豹在营地外面唱歌,见到黑豹豹子一样的眼神。贝山放下了加兰,站起来,整理好自己浑身的衣袍,拔出刀看看,又插进去。他的脸上沉毅,眼睛明亮,丁零王很满意,贝山又重新成为了一个丁零武士。

  贝山带着两千勇士,往南山进,过了一片松林,是一片开阔地,过了这片开阔地,是一个山隘。贝山很满意,带着人在山隘的两面伏下。

  等了一天,也没有见到山上有人下来,勇士们都坐不住了,看贝山,躺在一块大石上面,眼睛微阖,面无表。众人才安静下来,静静地等着。太阳落山了,月亮挂在山顶,一阵轻轻地马蹄声从上面传来,一队人影鱼贯而来,贝山没有动。马蹄声越来越响,人马越来越近。人马已经到了山隘的下面了,众人都紧张极了,可是看贝山,还是一动不动。众人慢慢的放松了紧张的心,他们知道飞熊部的人非常难缠,但是他们更知道,贝山的勇力!他们相信,只要贝山一声怒吼,敌人自会屁滚尿流。

  对方已经进了他们的包围圈,贝山从大石上缓缓站起,摘下了身上的弓,搭上了箭,众人都盯着、听着贝山的方向,贝山的箭破风历响,飞向隘口下面的骑士,一个骑士没来得及呼喊,就应声落马了。接着万箭齐,山下的骑士纷纷落马,惨叫声惊起了山林间的宿鸟,“呼啦啦”的飞跑了。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众人欢呼着,想要冲下山去,贝山觉得有点过于轻松了,他止住了众人的冲动,果然他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呼吸声,及其轻微,但是却有着极大的压迫感。飞熊出现在他们的身后。贝山转过身,眼睛盯着黑暗的山野,拉开了弓。

  静静地山上,月华如水,风儿轻柔的吹着,虫儿轻鸣。贝山的箭射了出去,霹雳声中,也有一箭射来,电光石火间,两支箭头在夜空中相遇,迸出了火花,照亮了夜空,虽然转瞬即逝,双方都看到了对

  方的人影幢幢。一刹那间,乱箭飞舞,双方不停地有人倒下,贝山不停地拉弓放箭,直到他的箭壶空了。这时候,他听到了丁零王温暖的声音,丁零王到了!

  丁零王在天快要黑的时候。想到了飞熊,他望着沉默的南山,决定带着剩下的人赶过来。他们到的路上,听到了喊杀声。众人觉得上去只能打扫战场,有点扫兴。可是,丁零王听着喊声,却脸上变色,知道对方没有出全力!那么,剩下的人在什么地方就呼之欲出了。他力疾跑,命令武士们准备好随时拼杀。

  终于。他再次听到了喊杀声。心中一沉,带头扑向贝山他们的身后。

  太阳又出来了,山上已经被血染红了,厮杀还在继续。丁零王终于看到了那个强壮的勇士。壮士也看清了他。两个人摆脱了身边勇士的纠缠,大踏步的奔向对方,丁零王劈杀了四个人。飞熊砍翻了三个人,他们才终于走到了一起。两个人没有说话,举起了手中已经差不多成了锯子的刀。在间不容的时间里,两个人对了七刀,丁零王退了一步,飞熊进了一步。身边的惨呼声,刀剑劈砍在骨头上的声响,都不能使他们眼睛一瞬,他们只是死死地盯着面前的人。“再来!”两人齐声呼喝。

  这一次,他们只相互劈砍了五刀,飞熊的刀“吭”的从中端坐两截!他扔了剩下的半截,站在当场,其他人这时候已经停下来了,看着他们两人。丁零王住了手,说道:“把刀换过了再来。”也扔了自己的刀。两边有人递给头领一把新刀。飞熊看到了自己身后的队伍,只剩下不足百人,自己这一次纠集了三千多人,本想着趁丁零王不在家,被神鹰部灭了,没想到功败垂成。金狼部和海豹部临阵倒戈,没有和自己同进同退,悄悄地溜走了。

  他深呼吸一阵,平息了胸中的怒火,举起了手中的刀,这把刀轻了些,不过足够了,他不相信丁零王能够打得过自己,他能够在丁零做王,只是因为他的部众多罢了。飞熊大步上前,一刀力劈南山,力道、时间、角度都拿捏得分毫不差。丁零王大喝一声,手中的刀也举起,飞熊的手连挥了九下,丁零王挡了九刀,丝毫没有后退。

  飞熊有点奇怪,但是丁零王没有给他时间,在挡了九刀之后,反手劈砍下来。一阵急促的“叮叮当当”之后,飞熊的刀“啪嗒”再次断开了,丁零王的刀悬在半空,停住了,说道:“再换!”

  扔了手里的刀,有人捧上了一把刀,那边飞熊的人也捧上一把刀。飞熊掂了掂,还是有点轻,丁零王说道:“我们换换。”把手里的刀抛给了飞熊,飞熊把自己的刀抛给了丁零王。两人再次拉开架势,“乒噹不歜”打作一处。这一次与前面的比拼又是不同,飞熊在北海这些年,从来没有停下过练功,他还几次前往匈奴、乌孙,拜访当地的高手武师,学得了高明的刀法。反而丁零王,这些年处理国务,把武艺都给荒疏了,只是抽空习练了一些,也没有当回事。开始的时候,只是双方比拼劲道,他天生神力,还不惧飞熊,现在比拼招式,他就立落下风了。众人看了几招,知道丁零王已经必败无疑,心中疑惑他怎么要单打独斗了,目前已经稳占上风,一鼓作气就可以收拾了对手的。

  丁零王也是暗自后悔,这时候却也知道,后悔无用,只得强打精神,拖得一时是一时。众人围住了战团,紧盯着场内,自有人上前解除了飞熊手下的兵器,他们也没有了斗志,乖乖的交出武器,有人把他们看管起来。

  飞熊其实也在打主意,他虽然外表粗豪,心思却是极细密的。这时候,他如果想要丁零王的命,众人虽然在周围围着,也根本阻挡不了,只是杀了丁零王,此时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杀了对手,对方的人一拥而上,立马就可以把自己剁成肉酱,只不过双方同归于尽而已。那是他无论如何不愿意的,虽然他可以说已经一败涂地了,不过常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他飞熊还在,他们飞熊部就没有人敢小视!他飞熊还可以重新笑傲北海,甚至可以称霸北海,称霸丁零。所以他绝对不能和对方同归于尽;他其实想要活捉了丁零王,拿在身边作为筹码,只是这时候想要杀死对方极其容易。而要捉住对方却又是难上加难。他在等待时机,留下丁零王对他来说,不是不可接受的结果。

  丁零王这时已逐渐看出了飞熊的意思,双方同归于尽于谁都不是最好的结果,只是他身在战场,却无法告诉手下的人,这些人也不能了解他们两人的意愿。

  司空文正、司徒否英看出了两人都不愿打了,却不知如何收场。孔几近吩咐众人:“把箭锋对着了飞熊!只要他一下杀手,就立即乱箭齐。”只是心中也知道,那根本就是最坏的结果。很可能没有射中飞熊。就先射到了丁零王的身上。

  众人的心思各自不同,却见天上一大块浓云渐渐移至头顶,远处的北海上波涛翻涌,浊浪滔天。霹雳之声大作。一时间电闪雷鸣。气势极为骇人。起自海上的风暴迅速地登了岸,狂风卷起了所到之处的所有东西;狂风后面跟着的是雷霆闪电,大雨如注。他们在山上,眼见着风雨摧毁了山下的一切!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大气不敢出。突然,脚下的山体摇动了起来,很多

  人一不小心就摔倒在地上,飞熊大笑着越众而出,在山摇地动间摇动着巨大的身躯,向着山顶跑去。丁零王等人眼睁睁看着他消失在长草、树丛里,也无心去追逐于他,众人心旌摇荡看着牧场成了泽国,觉着身下的大山失去了往日的安静,在无休止的动着。每个人脸上都是没有一点血色。

  终于,山体安定了,只是风暴也跟着到了!豆大的雨点打在身上生疼,霹雳到处,一丛丛火光在山上延燃。他们丁零人对此状况显然是见怪不怪,都是跪在地上,不停地祝祷:“北海大神息怒。我们会按时给大神上祭的!”“求大神原宥!”“求大神庇佑!”丁零王也是不停地磕头,他披散了头,跪在泥水里,说道:“是小王不道,惹怒了大神!小王从今后一定斋戒严谨,给大神四季上祭,月月进贡,天天祷颂!祈求大神,把所有的灾难都降于我小王一人的头上,饶过丁零牧人吧!”

  司空文正、司徒否英和孔几近等人,众人躲在一处空旷的地方,看着山火在大雨中燃烧,这种奇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