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回驼子妙术施神技书生巧言感天王(1/2)

加入书签

  参透大道识妙境,医得顽疾救人心;身残技强精气健,万里路上传驼仙。几句诗是说驼子的妙手仁心。却说大伙埋葬了月氏七公主七仙花跟她的丈夫匈奴武士图山,众人心中感慨,一个人的仇恨如此之深,把多年的精神、精力全部用于报仇,弄得家破人亡。

  众人看着躺在地上的大巫师,麻子主张一拳结果了他,驼子道:“他如今尚昏迷未醒,打杀了他,他也不服你麻子英雄!我看还是让他躺着吧,醒来之后让他看看他心爱的女人的下场。”众人鱼贯走出帐幕,只见阳光灿烂,日丽风和,全然是另外一个世界。

  牵了图山的快要瘦死的几匹马,大伙一路向北,不再避忌被人看到,只管大摇大摆的走来。他们大方了,却也没人理他们,牧人只顾放牧,难得见到几个骑士,也懒得管他们。敢情此时他们已经到了匈奴的腹地,在匈奴中,汉人一点都不稀奇,牧人见怪不怪了。大伙舒了口气。

  这天,他们到了一处帐幕,听得帐幕里面传出来哭声,外面的牲口、牛马没人管顾,乱糟糟的,两个小孩在闷头坐着,一动不动的,脸上还挂着泪痕。听到马铃声,里面出来了一个女人,看看是几个陌生的汉人,就要进去,华阳客叫道:“大嫂留步!我们是外地来的,不明白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还请告知。”

  那女人看了看他们,见这些人穿着长袍,带着高冠。不像是寻常见到的汉人,脸上虽然风尘满面。也是精神爽朗的,心里有些好感。答道:“客人。我们家出了大灾!不敢挽留、招待客人,害怕客人忌讳,惹怒客人!还请客人赶快上路吧。”

  “呵呵,大嫂恐怕不知道,我们几个人里面,多是祛邪、灭灾的法师。大嫂为什么不请我们看看你们家到底有什么灾殃?”

  那女人大喜,叫道:“法师救命!仙师救命!”不及进去喊人迎接,领着众人进了帐幕。帐幕里面也是闹哄哄的,十几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人哭,有人劝。看到女人领着一群人进来,不知道是什么勾当,停住了哭、劝说,看着众人,眼中露出戒备神色。

  华阳客不理他们,鼻子不停地嗅着。脸色突变,叫道:“好个妖怪!敢在这里害人,哪里去?”手中的宝剑出鞘,脚踏七星。按五行、八卦方位不停地游走,手中宝剑东刺一剑,西劈一下。“嗤嗤”之声大作。突然跳起,一剑击出。一声“嗤”,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帐幕的顶上掉落地上。帐幕里面的人急忙上前观看,原来是一只夜猫子。门先生等人看得好笑,不料帐幕里的人却是心荡神摇,以为他真的杀了家中的妖怪,一个个匍匐在地,磕头感谢。然后把众人让到上位坐定,一个老妇人和一个精壮的男子上前给众人施礼,门先生问道:“你们家中最近都是出了什么事?可否一一告诉我们?”

  那男子脸露悲容,说道:“我们家这几年之间,死了三人。今年又死了三人,现在死的是我的老婆。我们家牲口也是死了大片,迁了几处草场,都是没有办法。”

  “唔。你老婆死了多少时间了?”

  “一个时辰。”

  “能不能让我们看看?”

  那男子面露迟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看看家中其他人,都是疑惑不解。门先生说:“你的老婆没有死!”

  男子大惊,他的家人也是惊呼:“不可能!她已经没有了一点气息!”

  “让我们看看就知道了。”

  老妇人引着众人来到停尸的地方,一块毛毡盖着一个人,身上还有血在流,驼子上前揭开了毛毡,一个年轻的女子面色青灰躺在那里,下半身都是血污。驼子把手指放在她的颈部,没有动静,扒开她的眼皮,眼皮没有血色,来到她的脚头,摸了摸她的脚底、脚腕,驼子面露喜色,这时麻子递给他一个布包,打开了,是一撮银针,在烛火上烧过,驼子迅疾如风的把一根针刺入女子的脚底,接着是几个脚趾,女子的腿微微一动。那一家人看的是惊心动魄,就是麻子等人也是张口结舌,激动不已。

  驼子继续下针,头上、手上几处要穴全部扎上,女子一声太息,嘤咛叫出,眼睛慢慢张开。众人欢呼雷动,驼子摆摆手,众人压抑住激动,看着女子。

  驼子立起,吩咐老妇人烧些热水,给女子洗洗,让男子打开帐幕的一角,一股和风吹进,让人身心一爽,众人才发觉自己浑身都是汗水。

  华阳客这时拿出一块好沉香,燃起,帐幕里面的污浊气息慢慢消退。

  原来,这女子难产,大出血,一口气没有上来,家人急救也没有了一点气息,一家人哭哭啼啼,以为她已经死了,没想到只是假死。驼子等人看到外面流的都是鲜血,又看好多草灰,知道是女人生产的麻烦。仔细看看,鲜血还有活性,颜色殷红,看看帐幕在一块空地上,周围都是缓坡,知道帐幕里面是空气浑浊,集聚着大量的污浊物。要求进,听说只是死了一个时辰,华阳客看着驼子,驼子点头,有了信心。果然救活了女子。

  驼子洗了手,来到女子跟前,告诉女子:“沉着些,慢慢用力,我们把孩子生下来。”女子点头,驼子双手在她的腹部缓缓用力按压,盏茶功夫,也是水到渠成,瓜熟蒂落,也是女子命不该绝,孩子命大福大,更是驼子医术高明,小孩子呱呱坠地。一家人热泪盈眶,自不必说,麻子等英雄也是眼睛湿润,额手称庆。

  一家人杀羊宰牛招待诸人,吃了喝了,华阳客告诉主人。“你们家这些年总是出事,就跟你们帐幕驻地的选择有关。你们现在的地方正好是个洼地。你们以前是不是也是这样的习惯?对方点头称是。这种洼地当然聚风,冬天不冷。但是夏天就不行了,帐幕里面不透气,憋闷。时间久了,有些毛病就出来了。你们又听人说,在帐幕里面燃了许多的香料,这些香料恐怕还花了不少的金钱吧?主人说:每年要烧一两匹马。这些东西有的人适应,有的人不适,死去的人都是出不来气,吃不下饭吧?正是!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了。都是春夏之交死的吧?是是是。你们以后放牧也好。不管干啥,你们的帐幕都有些小了,你们帐幕里面人又太多,不要以为一家人都在一个帐幕里面就好,多几个帐幕吧。”

  一家人感激涕零的送了众人离开,在这一带的草原上,几个汉医的名声不胫而走,牧人看到有这样一群汉人,都要延请至家中。神医、仙师治病、祛邪。几个人一路上收到了成群的牛羊,到了单于庭,会和了天使张骞。接着在嫣然山跟太子乌丹的骑士正面交锋,几个人在匈奴骑士面前。竟然没有损失,只是在单于庭没法继续逗留,到了左贤王的领地。

  众人听说左贤王要祭天地。看着好多商人跟着,大伙无所事事。也跟在队伍后面到了左贤王祭奠之处,只见无数的匈奴骑士围成了一个大大的圆圈。把左贤王和一众王官围在里面,牧人、商人、看热闹的都围在了圈外,众人觉得丧气,没有看到想看的内容,在人群里四处游荡,一个匈奴贵人引起了他们的好奇,这贵人穿着锦袍,带着锦帽,倚着一匹骏马,脸色难看,身边的几个随从也远远地躲着他。

  一个随从在一块大石旁边坐着,鸢故生故意撞了他一下,那随从正要骂人,鸢故生手里拿着一只貂尾笑道:“不知道这是不是你的?”那人眼睛眯成了缝,“当然是我的!”拿了过去。鸢故生说:“你的老大人脸色怎么那么难看?谁惹了他?”

  “嗨!”这随从刚刚被打了几鞭子,苦水没处倒,鸢故生正好来了。“他娘的,他来晚了,进不了祭天之会,怨我了!”

  “我看你们老大人是不是家中有事啊?不然不会这么激动的。”

  “就是家中有事。唉,你怎么知道?”

  “天机不可泄露!我猜猜你老大人会是什么事,看看猜的对不对?可好?”

  那人也来了精神,催道:“行行行,我看看你猜的对不对。如果对了,我告诉大人,有你的好处!”

  鸢故生故意沉吟了半天,压低声音说道:“你们老大人的夫人跟你老大人闹别扭了。是不是?”

  随从看着鸢故生,眼睛里一片惊讶,他当然知道他们大人刚刚娶到一个小夫人,大夫人大怒,把小夫人的帐幕给点了,小夫人多亏跑得快,没有被烧伤。这贵官为这事头疼不已。

  看随从点头,鸢故生接着说道:“你们老大人还有别的事情困扰,就是家里还没有男丁。”再次精准的猜中了。随从点头不已,不知道这个高帽子怎么知道的这么多。

  “我看你们老大人恐怕还有麻烦,如果不能及时解决,以后会影响到他的前途和身家性命,恐怕你们诸位也难逃干系。到那时,---”他住口不说了,看着那个随从。

  那随从面露难色,脸色变了又变,他匆忙站起,召集几个伙伴在一边嘀嘀咕咕说了一会,对着鸢故生指指点点,众人都看向鸢故生,鸢故生悠然自得的仿佛没见。然后几个人公推那人到了贵官跟前,众人留在原地,看着鸢故生。

  那随从胆战心惊的到了他主人跟前,小心地说着什么,那贵官开始时一脸不耐烦,听了一会脸色大变,听到最后,带着那个随从匆忙来到鸢故生的面前,放下架子,拱手施礼:“先生,请了!”

  鸢故生大咧咧的随手还了一礼。这贵官三十岁不到的样子,脸上有几处不显眼的伤痕,被他小心地用帽带遮挡了,鸢故生的眼光何等厉害,早就看到装作没见罢了。随从对鸢故生引介道:“这是我们大人;”又对大人说道:“这位就是我刚刚说的先生。”

  贵官小心翼翼的说道:“先生有何见教?在下宇侣之。”鸢故生心中暗惊,他们在匈奴日久。匈奴一些贵官的名号渐渐知道了,这宇侣之乃是左贤王阏氏的兄弟。是东匈奴的王亲国戚深受左贤王器重的人,自己怎么偏偏招惹与他?但是事已至此。不得不打起精神,小心应对,庶几乎不被人追捕。

  他嘻嘻一笑,说道:“小人只是跟您这位管家开玩笑,哪里有什么见教了!”那随从大惊,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宇侣之却不发怒,瞪着鸢故生,鸢故生对他们主仆的表情仿若没见。只是眼睛滴溜溜的乱转。

  宇侣之挥手让随从离开,走近鸢故生,低声说道:“先生,我真的有事想请先生指教。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请先生到我帐幕里。”转身就走,他的几个随从上前做出邀请的手势,鸢故生装作没法,对远处的众人使个眼色,让他们放心;自己跟着随从来到一个大帐。大帐前面的卫士看着鸢故生的奇装异服,心里纳罕,不敢多言,让他随一个随从进了大帐。大帐里面没有什么人。只有宇侣之站在大帐中间,脸色焦急。看到鸢故生进来,让随从出去。把鸢故生按到座上,说道:“先生救我!”

  鸢故生这才大吃一惊。知道这宇侣之果然是出了事,只是如何应对。他心中急速的盘算,脸上却是异常轻松,笑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