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回神狼岭豪杰展威绡金帐英雄无情(1/2)

加入书签

  狼群到处鬼神惊,明王来此也神伤;胆壮心大卫长风,铖乙相助诛群狼。***

  卫长风现铖乙跑得挺快,如果卫长风说一个人跑得快,那这个人必须跑得非常快才是,因为卫长风可以和奔马跑得一样快,他看到谁都觉得人家跑得不快;但是铖乙不一样,他跑得的确快,快到卫长风卯足了劲才能跟上!

  他们跑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天已经完全黑了,满天的繁星闪烁,铖乙才停下来,瘦削单薄的身躯在草原的夜风里颤抖。对于此次离家出走,他心里没底,不知道前途在哪里。虽然主人的家并不是他的家,没有多少温暖可,但是,那仍然是家!大草原的确广阔,但何处是我家?一只温暖的汗津津的大手搭在他的肩头,那个大个子卫长风像山一样挡住了寒凉的夜风。

  卫长风带着他找到一个洼坑,抓了几把干草扔进去,两个人挤着窝在洼坑里,果然风小得多了。卫长风问:“你是怎么到的草原?”

  铖乙沉默了一会,黑暗中,卫长风看不到他的脸,只是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睛,眼睛里充满了泪水一样的东西。他觉得铖乙的故事肯定不愉快,有些后悔问他了。

  “我到草原五年了。那时我十三岁,跟在我爹他们的后面,就这样就来到了草原。在蹛林大会上与我爹失散了,一个人看到我,当时我差不多已经快要饿死了,几只狼在不远处坐着,几只秃鹰停在略远的地方。那个人和人走散了,走到我待的地方,看到了我,说我已经皮包骨头了,大脑袋上只剩下几个黑窟窿。他走过去了,觉得我没有拯救的价值,走了一箭路,他回过头,正好看到我的眼睛,心头隐恻,又回过马来,箭射向狼鹰,狼和鹰都跑了。他把我带回了帐幕,扔下我就又走了,女主人用羊奶灌我,骂着,说我是个废物。但是我每天喝着羊奶,慢慢的可以走路了,身体也慢慢的硬实了,主人经常不在家,女主人总是在骂,骂主人,骂他们的几个儿女,骂主人其他的女人,主人总是喝得大醉才回来,回来之后就跟女主人打架。等我可以走路的时候,就开始每天赶着主人的羊群跟着水草漂移,主人家可能好几天会看看我还在不在,有时候几个月也见不到一个人。就这样。”

  卫长风说:“你爹是谁?干嘛来到大草原?”

  “我爹叫铖铁旋。”

  卫长风大吃一惊,“你是铖铁旋的儿子?你是铖乙?你爹到处找你!了疯一样的找你!你却躲在这里!”

  铖乙摇摇头,问道:“你认识我爹?”

  卫长风说:“何止认识!我们一起到的草原。”话是这样说,但是现在你要他说出铖铁旋在什么地方,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也说不出。他知道铖铁旋是邯郸的侠客,跟郭解、具孟等大侠都是官府十分忌惮的人,后来忽然没了消息。几年后,在来草原的路上,卫长风见到队伍中一个人,还带着一个孩子,觉得面熟,偷偷地问那人,是不是铖铁旋,那人点点头,他才知道铖铁旋几年没有信息,原来是进了牢狱,不知怎么的,跟着张骞出使了。一路上那孩子机灵活泼,很得大伙喜爱,跟大伙都能玩在一起。后来他们被焉耆王截住,卫长风跟麻子打架,赌气跟众人分道扬镳,自己跑了。他们众人大闹蹛林大会,大闹单于庭,嫣然山大战,卫长风只是听说,他一个人在草原上游荡,靠打些鸟兽充饥,有时候天寒地冻了,没有办法,也会到牧人的帐幕里面拿些吃的,没有碰见人,他少拿些;碰见了人,大家大打出手的时候,往往他可以大获全胜,就稍稍多拿些。有人喊他强盗,也有人喊他大侠,因为总是有一些在草原上流浪的人,有一些没有了生路的人,得到了他的照顾,他从别人帐幕里“拿”的东西,大部分给了那些打不动架的人的果腹。几个寒暑的游荡,使得他渐渐的感觉自己不像是个汉人了,汉天使好像离自己非常遥远,汉天子更是传说一样。今天铖乙说道了他爹铖铁旋,卫长风才想到这些年草原上生的故事跟自己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关系,这个孩子有一点当初那个机灵活泼的铖乙的影子,这几年,一个瘦弱的孩子在草原上是怎么活下来的,他难以想象。

  “那,你爹是怎么进的监狱,你知道吗?”在当初出长安的时候,张骞有严令,不许互相打探同伴的事,除非他自己愿意说,怕引起不必要的纠纷,现在,他的好奇心勾起来了。

  “我娘说是跟人打架,打死了人。”

  “你爹打死的?”

  “不是。一个跟我爹很好的人,一个叔叔。人家连我爹一块告了。”

  “那为什么你跟着跑出来了?你娘呢?”

  “我爹入了狱。我娘把家里所有东西变卖了,然后我娘就死了。”

  “怎么死的?”卫长风可以想象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在变卖了所有家产后的生活的艰难。

  “不知道。反正我娘就是老哭,死的时候跟我说我爹在狱中,我爹出来了,就跟着我爹。后来他出来了,给了我一些钱,就走了。我听说他到了长安,就跑到长安;听说他出了长安,跟着到了西番。”

  卫长风有欲哭无泪的感觉,心里憋得难受,他听到附近有动物悄悄地走动,猛

  地窜出去,几只绿莹莹的光,灯笼一般的在暗夜里,分外瘆人,他知道是狼群,他不在乎什么狼群。他冲进了狼群,狼在稍微的混乱之后,向他扑来,卫长风高大的身躯在狼群里面显得更为高大,他拳打脚踢,一头头狼被他击出,击在要害处的,骨裂筋酥,内脏崩裂,打在肉厚的地方,在空中翻个身,嚎叫一声,重新扑来。他打的高兴,只是觉得奇怪,为什么狼却越来越多了,这和以往三几头,十头八头的大不一样。他拔出了长剑,一剑刺出就有一头狼洒血死掉,但是狼却是围得越来越近了,卫长风身上的衣服本来就已经破烂不堪了,狼的爪子不停地抓挠下,片片飞舞在夜风中。他的剑不停地刺出,狼却是越来越多了,四处都是小灯笼一般的眼睛。卫长风虽然胆大包天,这时候也是心惊胆战了,他总是听说狼又贪又狠,总是没法理解,在草原上游荡的几年中,不停地碰到一些狼,他总是能够轻松地干掉几只,剩下的吓跑了,今天却是大为不同,竟然没有一头狼跑开。他的心头有些凉了,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逃出狼吻,关键是他没有看到铖乙,也没有听到他一点声音,他急的大叫:“铖乙!铖乙!你怎么样?”

  铖乙叫道:“我没事!”卫长风才松了口气。他顺着铖乙的声音找去,见到一个瘦弱的身影在不停地投掷着石头,每一颗石头掷出,总有一头狼哀叫着跳开,但是更多的狼围了上来。铖乙身边的空地越来越小,铖乙开始的时候只是把石头打在狼的身上,但是他的准头极佳,力道却差些,只是把狼打疼了,狼挨了一下,马上就更近了一步。他觑准绿莹莹的小灯笼,知道是狼的眼睛,开始击打小灯笼,瞎了的狼被后面的狼群赶开,甚至撕裂,这才止住了狼群前进。如果狼群逼近他的身前,他必将被狼群撕碎!卫长风不敢想象那种场景!卫长风一边跟狼打,一边大踏步的走向铖乙,二人在星光下能够看的比较真切了,卫长风说:“我一喊,咱们马上跑!”

  铖乙点点头,卫长风手中的长剑吐出剑芒,迎上的几头狼惨叫着倒下,卫长风大步从倒下的狼群缝隙中冲出,铖乙紧跟在后,卫长风看清楚狼少的地方,不停地击打,在狼群的哀鸣惨叫中,狼越来越少,二人终于摆脱了狼群的包围,足狂奔,狼群在后面追赶,两人一直跑到天明,身后只有几只狼跟了上来,卫长风知道如果不能迅速地解决掉这几头,大群的狼很快就会到来。但是他们两人已经精疲力竭了,铖乙的脸已经是灰色的了,身上没有了衣物,都是血道道,脚上没有了靴子,赤着脚,满是血污,不知道是狼的,还是他自己的;自己身上,脸上都是火辣辣的,靴子也没有了,脚底板踩在地上像是踩在虚空里。他看看周围,空旷得很,草很稀疏,几棵骆驼刺孤零零的立着。卫长风在头脑中急速的合计,几个办法都被否定,他的剑早就断成了几节,剑把也打进了不知哪只狼的身上了。两人都是赤手空拳了,地上的石头不少,但是铖乙的胳膊已经举不起来了。难道今天两人要成为狼群的食物不成?

  两人只得继续跑,渴望侥幸能够把狼群摆脱,他们跑得越来越慢,已经能够听到狼的喘息声,卫长风艰难的对铖乙说:“我,再打,打,一会,你,你,跑,跑吧!甭回,回头!”他的声音干瘪,粗粝,好像嗓子里面有千百只的蚂蚁爬,铖乙没有吭声,他已经没有力气吭声了。

  这时,他们听到有人喝斥的声音,一头狼惨叫着,两人放松了精神,倒在地上。

  他们先后睁开了艰涩的眼睛,几个人关切的看着他们,都是草原上常见的牧人的装束,粗糙的脸上,带着笑意和喜悦,卫长风张着嘴,想要说些感激的话,只是不出声音来。那些人好像知道他的感觉,抓住了他的胳膊,不让他继续说话。一个女人端来了清水,两人分别喝了,嗓子里火烧火燎的感觉减轻了。依然说不出话来,卫长风指着自己的嘴,焦急的看着几个牧人,一个年纪较大的牧人笑道:“不要急。你们是在这群狼的追击下,能够活下来的仅有的人!这群狼祸害了我们多少的牧人和牲口,从来没有人能在它们的围攻下还能逃命的。如果不是我们人多,我们是不敢惹他们的。你们多少人杀狼?嗷,我忘了,你还不能说话。你们在附近三百里打死了一百四十头狼!这一群狼,三十年间,展到六百多头。是一千多里草原上最大的狼群。”

  卫长风看看铖乙,铖乙看看卫长风,他们身上盖着狼皮褥子,浑身酸痛,两个人也不知道他们打死了几头狼,他们只是为了保命,不停地向攻击他们的狼群反击,不停地反击。没想到这个狼群这么庞大,而他们竟然不知不觉间打死了一二百头狼。他们一夜之间还能跑了二三百里的路,卫长风觉得很骄傲,也为铖乙骄傲,这小子不是孬种!

  外面传来了说话声,很熟悉的声音,一个疤脸壮士跟着一个大胡子走进帐幕,竟然是孤鹰和嘀翔,一众牧人对他们齐齐施礼,显然他们的关系不一般。卫长风和铖乙面面厮觑,不知道怎么落入了他们的手中。孤鹰走近前,卫长风挣扎着想要坐起,他最终还是放弃了,骨头缝里都是针扎似的疼。孤鹰把他按在褥子里,眼中满是敬佩,说道:“这次我是真的服了你!今后绝对不会再找你麻烦

  了。”卫长风心中大定,却不明白什么意思。孤鹰扭头问那个老者:“给他们都上了药了?”老者点点头,答道:“是。大人。”

  孤鹰对众人道:“这一大一小两位英雄,是我们牧人的大恩人!没有他们,我们还要受这群狼的欺负。两位英雄的壮举,我们牧人是铭记在心的。王爷那里已经派人去报告了,王爷也肯定非常喜欢!”众人诺诺连声。他回过头来,对二人说道:“我们给你们用上了草原上最好的伤药,两位英雄可以放心,不会留下什么隐痛的。”卫长风心里感激,对他点头,他知道狼的抓咬伤非常难好,一不小心就可能留下后遗症,浑身长出恶疮,痛苦难当,孤鹰这样说,他就放心了。只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