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回强人做出强人事兄弟自有兄弟情(1/2)

加入书签

  风云际会英雄愁,得失取舍不自由;毫厘可能谬千里,冷看江河万里流。

  万骢一直艳羡刘邦和张良的君臣际遇,君得臣以成千年帝业;臣得君,得为千古良相。君臣之间,如鱼得水。他羡慕张良的机缘,能够有一个刘邦那样的君主,能够放手让他随心所欲地做事,才能最终成就了他自己的帝王师的神话;然后功成身退,飘然归隐。千百年来,姜太公与周文、周武的际遇,范蠡跟越王的君臣际会,他觉得,现在他万骢与日入王的际会将可以与以上的贤君名臣一样永留史册!为什么不呢?日入王虽然年轻,却是雄才大略,像他的先祖冒顿一样,有着大草原一般宽阔的胸怀,有着大草原也无法束缚的高远眼光。他万骢饱读经史,熟三韬,娴六略,胸有百万甲兵,不是说古今罕有,在当今天下,还没有人让他放在眼里。他们二人的组合,在大草原上势将横扫八荒,席卷,成为大草原的新一代霸主;到那时,挥兵南下,越过形同虚设的长城,把汉天子收入囊中,可莫治理大草原,关内的郡国就是他万骢的天下。

  但是,可莫却是急不可耐,还没有准备完善,就急于发动对单于庭的攻势,他还自作主张和什么坚昆王、丁零王、乌孙王联手,最不该的是,他居然想和左谷蠡王合作!左谷蠡王是单于的同胞兄弟,单于十分器重的,他怎么可能背叛单于和日入王沆瀣一气?可莫被大好形势冲昏了头脑。

  万骢正在沉思,怎么才能揭露左谷蠡王的真面目,史寀来了,还带着几个人。史寀高兴的叫道:“万大哥,你看看我给你带来了谁?”

  万骢抬头,只见六个人站在面前,几个人面带风尘之色,只是仆仆风尘掩不住每个人脸上的精悍之气,他们眼睛明亮,穿着考究,虽然也是皮袍、皮弁,不像草原上的人那样的宽松,而是紧称得很。万骢认识,高兴的站起来,和众人抱在一起。

  这几个人都是吴县人,万骢在吴县时就经常跟他们认识,只是大伙没有过多的交往,后来他进了狱中,这些人也都陆续的入狱,他们后来又一起跟着张骞出使,才算熟识,因为都是一个地方的人,自然比别地人亲热。史寀也是吴地人,只是不是吴县的,而是丹徒人,在当地煮盐、贩盐,和万骢很熟识。因为贩盐,跟人撕斗,打死了人,是万骢曲笔救了他,他才跟着万骢,从中原跑到草原,又到了日入王这里。史寀按着万骢的吩咐,在草原上寻访汉人英雄,搭救了不少的被匈奴骑士掳掠的汉人,这些人被匈奴人当做奴隶使唤,非打即骂,史寀一旦见到这人年轻力壮,或者是知道他有些不寻常的本领,这史寀不管是用牲口牛马等交换,还是用布匹盐铁交换,总要想法把他们从主人手中换出;有时候那些匈奴主人不愿意交换,史寀就带人暗里把匈奴人杀掉,或者干脆放把火把他们的帐幕烧了,还有时候把他们的牛羊马匹偷偷的放了,总之,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这样,史寀的身边就有了一支纯汉人的队伍。

  这一天,史寀没事带人在草原上射鹰,见到几个人驰过,皮袍精整,披着披风,马匹神骏,不像常人。那些人见有人打猎,立在远处观看,见史寀弯弓搭箭,望着一只盘旋的雄鹰,这雄鹰见下面人多,只是盘旋,绝不下来,这史寀见有人观看,心里焦躁,发声喊,纵马狂奔起来,那只鹰被下面急骤的马蹄声惊动,振翅要起,说时迟那时快,史寀手中的强弓拉动,利箭离弦,霹雳一声飞向空中,雄鹰来不及逃走,惨唳一声就掉落下来。那几个人轰然叫好,史寀让身边的弟兄去捡拾那鹰,自己纵马来到几个人的马前,走近了,觉得几人有些面熟,这几人看着史寀一身的草原人装束,也是觉得好像见过。史寀拱手说道:“各位壮士,见笑了!俺这里有礼了!”

  几个人听他说了,知道他是汉人,再无可疑,一人叫道:“你是史寀!看看我们是谁?”

  史寀再仔细看看,叫道:“庄季葅!这是?小胖子!东方!越钟俊!胡无情!百?百字狨!你们怎么到了这里?”一边叫,一边跳下马来,奔到几人跟前,庄季葅等人也都跳下马来,大伙握手把臂,诉说别后的遭际。

  原来,这几人在吴县时,家中都是小有积蓄,因此能够习文练武,互相之间熟识了之后,经常一块飞鹰走狗,四处游荡,被称作吴县少侠。也是合该出事,他们在一次外出游玩的时候,碰见了临县的一帮少年,互相看着对方不顺眼,打了起来,不分高下。双方都不服气,约定七月十五中元之夜,在狮子峰再打。中元夜,几个人带着刀剑,约了更多的帮手来到狮子峰半山腰,对方早已等候多时,再不搭话,发声喊,刀剑并举,棍棒齐施,惨叫连连,有人滚下山坡,有人扑倒在地。两县的吏人接到报告,大队人马来到山下,驱散人群,已经有数人死伤。

  这些少年家中大把的金银流水一般的使用到县里,最后谳定斗殴伤人,脊杖刺配到边地效力,听说汉使招募随从,各人家中又纷纷出钱,他们成了汉使张骞的随从,跟着来到了草原上,让他们经经风霜,历历寒苦,或者可能跟西极各国通商,先探探路。

  几个人到了草原上,心境开阔,又本是少年心性,早忘了家中花费的巨资所为何来,仍然是飞鹰走狗,到处游荡。什么汉使的使命,什么汉人的荣耀,丝毫没有放在心上。怎奈草原上不比他们吴中的富庶,他们身上也没有在家的时候有使不完的银钱,别的人对他们这些无赖少年也是敬而远之。他们慢慢地脱离了大伙,蹛林大会上,众人忙着解救汉天使,他们几人却是搜寻西极胡贾,进入胡贾的帐中,把汉地的物件售予胡贾,胡贾见到他们的物品大喜,出了数倍的金银买下。

  几人暗中合计,身上带的东西有限,怎能长保哥几个过得自在。胡无情说道:“我见那胡贾身边的金银无数,珠宝更是多得不得了!家中让我们联系胡贾,通通路,以后在中原和西番之间通商。我们拿什么跟人通路?胡贾身边只有数个西番壮士,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不如?”众人眼睛一亮,觉得是个好主意。

  胡贾跟着单于的大队行进,几个人坠着胡贾,那胡贾高鼻深目,是远从西极而来,经过了万水千山,阅人无数,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什么样的强盗没碰上过?岂能不知道几个少年的鬼把戏?他暗暗冷笑,表面上却是懵懵懂懂的,好似市场上寻常见到的大腹贾,和善的跟人打着哈哈。

  这一天胡贾跟着几个朝鲜的珠宝客来到朝鲜人的帐幕,半天之后,乐呵呵的提着一个大袋,骑着骆驼,身后跟着两个羌奴,回转自己的帐幕。在一处树丛后面,突然箭弦声响,胡贾从马上跌落地上,两个羌奴转身就跑,几个人拾起地上掉落的袋子,隐入树林。他们急急忙忙的来到树林深处,急不可耐的打开了袋子,里面几块石头露了出来,众人倒出石头,把袋子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发现珠宝的影子。众人面面相觑,作声不得。正在他们不明所以的时候,一个声音阴森森的叫道:“还我命来!还我命来!”吓得几人拔腿就跑,马匹及马上的物品,全部扔了。

  几人跑了半天,身后不停地有人说话,吓得他们没命的奔逃,出了树林,听到有人笑道:“笨蛋!还敢做贼?”他们大着胆子回头看去,只见一只羽毛鲜艳的鸟儿立在枝头,却是一只西番的鹦鹉,在笑嘻嘻的看着他们。百字狨大怒,捡起一块石头掷去,鹦鹉振翅飞去,嘴里说着:“大笨蛋,大笨蛋!”

  几个人垂头丧气,知道中了胡贾的计,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自己的东西拉给了人家。几人偷偷摸摸的回到匈奴人的驻地,胡贾的帐幕就在匈奴人帐幕的外围,帐幕的外面拴着十几匹马,其中有他们的六匹马;胡贾响亮的歌声离老远就能听到,虽然听不出歌声的内容,只是歌声里的欢快劲儿谁都听得出。帐幕门口没人,几人硬着头皮进了胡贾的帐幕,迎面一只鹦鹉飞来,大笑着说:“大笨蛋!大笨蛋!”胡贾手里端着精致的玉杯,杯里是晶莹的葡萄酒,血一样殷红,几个黄发碧眼的胡女扭着纤细的腰肢在跳舞,她们的星眼迷蒙,嘴唇猩红,对他们几人的到来视而不见;两个胡女弹着胡琴,琴声铮琮。胡贾看到他们几人,示意他们坐下。几人坐在了胡贾的身前,胡贾眯着眼,盯着跳舞胡女波涛汹涌的胸部,眼睛里快要爬出钩爪。一曲终了,胡贾挥挥手,几个胡女离开,弹琴的胡女也起身离去。胡贾笑眯眯的看着众人,说道:“几位中国的贵客!你们还有什么好玩的、好看的、好用的中国宝贝?我们可以好好商量价钱。”几个人的眼睛乱转,胡贾身后的坐垫上,他们的东西堆了一片,仿佛在嘲笑他们,几人的脸上发烧一样,辣的。

  庄季葅厚着脸皮说道:“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阁下!请阁下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们!”

  胡贾沉下脸来,“饶了你们?我正要上告单于,在大单于的驻地有强盗,竟然有人在单于的身边抢劫杀人!”

  小胖子腆着脸笑说:“您老人家千万别介!哪里有强盗?我们的东西不小心丢了,被您老人家捡到了,正要好心还给我们。您老人家的大恩大德,我们铭记在心,永世不忘。”

  “谁说还给你们了?这些都是无主之物,是强盗拦截杀人的证据!哼哼,现在是乌丹太子管龙庭的捕盗,他已经来过了一次,非常生气。刚刚传过话来,马上就到。你们没有什么事,赶快走吧!”

  “真的?乌丹太子要来?我们真想见见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最近一定头疼一件事。”越钟俊说。

  “什么事?”东方问道。

  “嗨!也没什么事。听说单于晚上有些力不从心了!有人给了单于一些药,说是来自昆仑山,还说什么是西王母亲手给他的。单于吃了之后,身上倒是有劲了,只是整夜的睡不着觉。有人找了医士,那些西王母亲制的药,根本就是羚羊血、鹿血等大热之品所制!用久了,可以无声杀人的!乌丹太子正在寻找是什么人进的药,要害大单于!”

  “什么人进的?难道没有人知道?”

  “听说是个来自什么大,什么琴的什么客人!”

  胡贾一笑:“哈哈,我给你们开个玩笑。我看各位都是少年才俊,将来的成就是不可限量的!有心跟各位交个朋友,诸位以为怎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