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回交心兄弟四海同人间仙境长春谷(1/2)

加入书签

  真情相通感戎狄,同气不再分华夷;茫茫一骑绝尘去,明月随君行千里。

  话说那个高大的牧人经常到张骞的帐幕找张骞喝酒,有时也骑马游玩,竟然没有匈奴武士跟随监视,张骞心知此人必是匈奴人尊重的一个人,是谁却不清楚。这人在交谈中仔细的询问了汉庭的故事,对汉地的风情、人物很感兴趣。张骞也不避忌把知道的都说了,对于家乡,离开的时间长了,心中的怀念就多了,在和别人的谈话中,自然把自己的家乡说的没有一点缺点和不满意的地方。那人对张骞略显夸张的赞誉家乡的话,没有显示出明显的察觉,他也和张骞一样带着对汉地的向往。他忽然向张骞提出,让张骞派人帮助他,他想要像汉朝一样有文字、书籍,建立各种制度。张骞答应从自己带出来的人里面给他物色,说出了几个人的名字。

  有一天,那人又来了,他忍不住问张骞:“你怎么不问问我是谁?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怀疑,认为我会不利与你?”

  张骞笑道:“四海之内皆兄弟。你我只是兄弟,兄弟之间,有酒喝酒,能玩耍就玩耍。你是国王或者是个流浪的牧人,对我有何区别?我身无长物,只是个羁旅中的牧羊人,你能如何不利于我?”

  那人叹息道:“匈奴贵官都很夸赞你,觉得你是个了不起的人!你们汉使羁留匈奴的不知凡几,你是第一个。”

  “什么?”张骞不明白。

  “你是第一个有人冒死前来救你的汉使!蹛林大会上,死伤了数百人,有几千人因为蹛林大会上的事,被抓、被杀。”他说来轻松,张骞却是惊心动魄,蹛林大会他被乌丹凌辱,有人大闹蹛林大会,但是死伤的事他真不清楚。想到那么多人因为自己而死,他的心头十分不安。

  那人继续说道:“你知道乌丹现在最头疼的是什么吗?”

  张骞摇摇头。

  “他头疼的是你!”

  “你在说笑吧。我是他的笼中鸟,他有什么头疼的?”

  “他现在拿你是没有办法。杀了你,怕人耻笑;留着你,已经有很多人在想办法救你,其中有些人是乌丹他们惹不起的。”

  张骞吃了一惊,“什么人乌丹惹不起?乌丹乃是匈奴的储君,未来的大单于,当今天下领土最广的君王的太子,除了单于之外,还有谁能让他惧怕?”

  那人奇怪的看着他,看他不像说假话,“你们汉天子就没有惧怕之人?”

  张骞想了想,“天子的奶奶,太皇太后是天子惧怕之人。别的?”他想起了什么,脸上变色。“难道说,是他们?”

  那人点点头,“匈奴武士在追捕嫣然公主的时候,死伤了不少人。现在有人见到她跟一些汉人在一起,这些汉人行踪飘忽,本领高强,一般的匈奴武士根本不是对手,在和他们的交手中死伤惨重。而且------”

  “而且怎么样?”

  “乌丹太子的坐下马被人偷去;太子的头发被人割去!”

  “啊!”张骞大惊,什么人如此的大胆,又如此的本事?又为了什么?

  “乌丹的卫士身上被人写了几个字,说‘汉使如果有不测,太子下场一样!’卫士们在清醒的时候,被人在身上写字,竟然不知道是何人所为!单于大怒,把卫士都杀了。单于太后派人搜寻,说是你的朋友所为。”

  张骞笑了,“开玩笑!我有如此的朋友,我干嘛困在这里?单于太后想把我怎么样也不用这样的借口吧。”他想到刘姚公主自从年前召见过自己之后,再没有召见了,这个太后到底是怎么想的,她准备如何整理汉凶的关系?捉摸不透。

  “现在草原上到处是汉人的侠客,杀死匈奴武士,抗拒追捕。他们口中总是说天使如何,武士们发现,这些侠客前进的方向就是单于庭!”

  张骞听了又惊又喜,喜的是看来跟着自己出使的人大部分都还好;惊的是怎么这些人忽然就成了侠客?侠客在汉庭也是皇帝十分头疼的人,几代皇帝把他们迁移到长安,安置在皇陵处,让他们给皇帝守陵,但是仍然有各地的侠客,动辄杀人,不把官府放在眼里,甚至把官吏都给杀掉,朝廷大官也不能幸免。这些人如果是自己的朋友,皇帝知道了,不知作何感想?他想到帮助他接诏、出使的灌夫,就是个凌铄公侯的大豪,他在官府的集会上,因为窦婴行酒的时候,有人说话,而大怒,打人,弄得朝官集会不欢而散。有大侠之名的朱家、句孟,为朝廷所忌,不得不潜迹,同样称为大侠的郭解,几次被官府围捉。

  他苦笑着摇摇头:“这些人恐怕不是我的朋友!我是皇帝的卫士,一个普通的武骑郎,在天子脚下,怎么可能认识什么侠客、大侠?如果有的话,在蹛林大会上已经死了的几个人,就是号称剑客的,剩下的已经成了俘虏,在单于身边服侍。”

  那人笑笑,他知道张骞说的是真的。

  过后,单于的卫士驓虎忽然来访,这倒是个老熟人,他一见张骞,就躬身施礼,笑道:“使君大人,我有礼了!”

  张骞见是他,也笑了:“卫士大人,那阵风把您吹来了?”

  驓虎一笑:“这些天没有看顾使君,使君一定生气了!”

  “哪里,哪里。”把驓虎让进帐幕。

  坐定。驓虎说:“丁零王回去的时候给使君留了点东西,他走的急,托我给使君带来。”他拿出了一张弓,一把刀,一串珠子,还有两只鹰,一条猎狗。看的甘父和张骞都瞪大了眼。

  驓虎笑道:“这可都是好东西!这把弓,可以换得十匹好马;这把刀,砍金切玉;这珠子,一颗就可以换一匹好马;鹰和狗也是世间罕有之物。”

  张骞吸了口凉气,他没想到和自己喝酒的是丁零王,更没想到丁零王对自己如此看重,给了如此厚重的礼物。他看那珠子莹润光泽,每一颗都有鸟卵般大,而且难得的是颗颗都是一样;他拿起刀子,拔出来,精光四射,寒气逼人;拿起了弓,勉力试了试,将将能够拉开,“好弓!”两只鹰,羽毛油润,睛光冷厉,钩爪坚实,腿铁似的;那只狗,浑身乌黑,眼如精漆,四肢匀整,毛皮光可鉴人。张骞看着喜欢,他拿起珠子,递给了驓虎,“谢谢卫士大人。这串珠子,大人拿去。”

  驓虎没有接,他笑道:“丁零王的东西,我可不敢拿!丁零王送给大人的,谁敢克扣?被他老人家知道了,我的脑袋就得搬家。我还想多吃几年饭呢。”

  驓虎告辞去了。张骞看着鹰和狗心中喜欢,对于丁零王的厚意,心里感激,自己答应给他物色的中华人物还没有找到,他就走了。又纳罕驓虎对他居然如此的畏惧,不敢拿他的东西。

  其实,这丁零王居于匈奴之北,比匈奴还要苦寒,丁零人骁勇善战,在匈奴的屡次征战中,多次帮助匈奴战胜强敌,虽说丁零王臣服于单于,单于却不敢像对其他部族的王爷那样以臣子视之,而是当做兄弟之邦。这丁零王也不是每年都来朝觐单于,而是随自己的好恶,啥时候想起了,啥时候来到单于庭。今年恰好来到单于庭拜会单于,在和单于的交谈中,听说了汉使的事,本来不太在意,后来却见乌丹太子招募了各国的高人、侠客,一说为了对付汉使张骞。动了念头,看看这个汉使是何等人,能够让单于、太子如临大敌的紧张。乍一见,这人不过是长大些,英气些,也没有什么过人的地方。但是见到他跟着奴仆学射箭,心中怀疑,才和张骞相见。见他在困窘逼迫之下,竟然安之若素,不为得失所扰,旷达自然,对于陌生人,心无芥蒂,坦诚相见,显示了上国使节的风度,果然是礼仪之邦的天使风采。丁零王大为折服,本想继续和他交往,不想来了消息,国中有事,连夜离开了单于庭,没来得及跟张骞告别。他知道张骞如今身边匮乏,所以送给了他一些物品,让他在紧急之时,可以周急。张骞仔细想来,也渐渐明白了丁零王的意思,更加感激。

  由于丁零王的关照,推扬,鲜卑、乌丸、乌孙等国的贵官大人也都知道了张骞,经常有人过来跟他交谈,单于没有在意,乌丹太子心中恼怒,却又无可奈何。只是催促派人擒拿汉人侠客。

  甘父是个奴仆,可以驱赶着牲口到处追逐水草,在放牧中,汉人都找到了他,托他给汉使带些吃的、喝的、用的;因此张骞虽然羁縻在匈奴,生活还可无忧。

  甘父放牧有时走的远了,武士就找了来,把他赶回来。一天,他又赶着牛羊到了一处水塘边,只见附近已经有人放牧。他没有在意,那些牧人却已经走近了他,他一见,是大吃一惊,原来都是汉人,在他的眼里,汉人长得差不多一样,这些人怎么在这里出现?

  汉人有十几个人,一个肉墩子一样的人笑着说:“你这个胡子!眼长在什么地方了?不认识我们了?”

  甘父睁大眼睛,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们。一个竹竿一样的瘦子笑道:“铁墩,你不要难为他了!我看所有的胡人都是一个样,我约莫他看我们汉人也是一个样子。甘父,我是长竹,这是铁墩,还有大虎、二虎,三脚猫,二杆子,迷糊,瞎子,黑彘,白狗,花翟,没耳朵。”这些人一一给他见礼,他仿佛听说过这些名字,在来匈奴的路上,他总是照顾天使的起居,和囚徒们交往不多,现在依稀想起来了,大喜,和这些人一一握手,拥抱。

  这十来个人,在蹛林大会之后,趁乱逃出匈奴武士的围捕。丢了马匹、器械,好不容易逃进了北面大山里,这山却是匈奴人称为浑邪山的。这大虎、二虎是亲兄弟,原来是打猎的出身,跟人争抢猎物时,失手打死了人,被下在狱中,碰巧张骞出使,两兄弟被赦免死罪,跟着出使。铁墩铁苍磬、长竹长旗亭二人本是官府的衙役,不小心把犯人跑了,有人说是二人给放了,官府把他们下了大狱,幸运地被挑出来,成为天使的随从;三脚猫春江流等人是白狗的狱友,都是因为欠租、欠费,和人厮打,被人诬告下狱,家中没人花钱,出不了狱,这次张骞出使要人,把他们带上了。这些人逃进大山,山中多的是毒虫、猛兽害人,亏了白狗专会收服毒虫,大虎兄弟却能镇服猛兽,虽然没有了器械,支几个套圈,挖些个陷坑,也能有点吃的,不虞猛兽毒虫之害。

  他们在山里开始还好过,随着冬天到了,大雪封山,鸟兽潜踪,可就麻烦了。这些人又都是从来只会下力干事,不会操心的人,白狗每天想的是捕捉毒虫,制作蛊、药,是心无旁骛,甚至不饮不食;大虎、二虎兄弟只会打猎,把打了的盘羊、鹿、兔往地上一扔,开膛破肚,煮、烤了,吃的没有扔的多,也从不在意;三脚猫却是个破落的富家子弟,家中有成群的牛羊骡马,婢仆如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