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桓将军临别授艺马离烟暗中救人(1/2)

加入书签

  风沙大漠少行人,草原景致自迷离;少年塞上追烈马,回想烟雨满长安。

  马蹄骑马离开了石头等人,心中有些凄恻。转过一片树林,只见一个身影站在前面,马蹄一见,眼中落泪,正是要收他为徒的桓将军!

  马蹄赶忙下马,跑到桓将军跟前,扑倒在地:“师傅!徒弟不得不如此!”

  桓将军叹了口气:“起来吧。师傅不是生气。师傅送送你。走吧。”他对这个青年一见就喜欢上了,这小子的倔强、淳朴是他所欣赏的,他赞赏马蹄的义字当头,所以才放下了其他事务来送他。

  师徒二人一路向前。桓将军说:“今天早起,我起了一卦。乃是‘天地否卦’,此卦上天下地,表示否塞不通。意思就是你们此次救天使大人,时机不对。再一个上卦乾金,表示金戈之意,你们要注意会有一场恶战。下卦坤地,要注意隐藏你们的行藏。下卦坤地生上卦乾金,你们如果能不动手,还是不动手的好。上卦表示外面,你们有行动,下卦是里面,不动;你们想救天使,但是天使不想行动,或者你们根本就不知道天使的况。所以此次你们难奏大功!”

  马蹄听的是昏头胀脑,不明所以,但是不成功,他听明白了。他自己一点把握都没有,只是必须得做的事,成功?他就根本没想,他只是去做他应该做的事。所以他笑了笑,没有说话。

  桓将军继续说道:“我听说单于对于你们大闹蹛林大会的事非常恼怒,所以他重金礼聘天下豪杰,很多在山中修行了多年的人都蠢蠢欲动,这些人都是心狠手辣之辈,蛰伏多年,此次重新出山,会更为嗜血,你们这些人,要注意了。”马蹄听了,心中震颤,这倒是个新况。他忍不住说道:“师傅您也出山助我们一臂之力吗?”

  桓将军笑笑,“时机到了再说。”马蹄心中一喜,师傅静极思动,准备出山了!“我是想给你说说,你这个人啊,遇事最大的问题是总是踏不上点子,有时候冲动得很,有时候又有点过于谨慎了!年轻人,谨慎的不多,本来是年轻人难得的优点,只是你过了!要知道过犹不及。你说你修炼了什么金龟的金丹,那金龟就是极守静之物,你的个性倒是跟金龟挺对,只是修炼了之后,我怕你更加的趋于安静。在跟暴龙一战中,你急于上场,根本就不了解暴龙,不知彼,不知己,才差点吃亏;你本来可以三数招就可以建功的,结果打了半天,就是你过于谨慎的毛病了,总是不敢果断出手!”马蹄赧然,低头说是。

  “你把修炼的功法练练,我看看;再把你学到的剑法使一下,我瞧瞧。”

  马蹄依练了一遍他的望月功,使了一趟齐眉尔教的雪山神剑。桓将军点点头,道:“练得还不错。”伸手握住马蹄的手,说道:“你只是空怀着无上神功,没有办法用。你现在把体内真气从腹部聚起,行到胸口,是,就是这样。然后继续上行,从头顶开始,让他在头顶盘旋。是了,然后从头顶下来,顺着肩头,到了肘,腕部,对,腕部用力。”柔和的一股大力从马蹄的手上出,桓将军放开了他的手,“你自己体会一下。”马蹄又惊又喜,他感觉到那股力如巨浪,又如狂风连绵不绝的从体内涌出,他挥手击在一棵小树上,小树在急剧的摇摆,犹如狂风中的飞叶。突然“咔啪”断了!马蹄吃惊的张大了嘴,不敢相信是自己打断了小树!桓将军点点头,“不错!你如此运用内劲就对了。你的内力是刚柔并济的,光有内劲还是不能跟人交手的。嗯,你的内功称作金龟望月功,有点像老年人修炼的养生功法,我看还是叫做离烟望月功吧!我授你一套新的练功方法。”

  当下传了马蹄一套功法,只是把马蹄练的望月功略作改动,所以马蹄接受的很快。虽然只是简单的改动了一些,威力却大不一样,原来马蹄和齐眉尔练功,目的只是抵御体内的寒热交加的金丹和龟肉的侵袭,为了疗伤,没有别的想法。桓将军的改动,就是把功法不仅当做健身来用,而且可以防身、御敌,就有攻有守了,而且根据马蹄的况,是攻多守少,因为他的内功基本达到了人的极限了,不可能有人能够在有生之年练得如此深厚的内功,也就是说,一般的高手是伤害不了他的。事实上,桓将军的这套功法,是侧重于拳掌功夫上的,是他自己多年来仗以成名的,本来叫做怒云掌的,他把其中的精华与马蹄的望月离烟功结合,合并为八招。桓将军说道:“这八招,有拳、有掌、有指,有动、有静,你叫做马离烟,注意过烟吗?”

  马蹄点点头:“烟是飘忽不定的,像云一样。”

  桓将军说:“烟和云都是以动为主,动的又不一样。烟是逸动,飘逸,朦胧,虚幻;云是灵动,变幻莫测。我总是想云的上面是什么?是龙吗?世间最神奇的莫过于云了。”他默默的想,怒云掌以后再也不会重现江湖了。“你的金龟功,守静,在大地之上,离烟守虚,在天。要动静结合,如梦如幻,才是望月离烟功。”

  马蹄跟着师傅练了一遍,“金龟望月”、“初月如眉”、“弦月似钩”、“烟云幻月”、“月上柳梢”、“离烟冲月”、“月落烟起”、“风月如烟”最后回归“金龟望月”。拳、掌、指都用到了

  拳出如惊涛骇浪,掌立似山峦绵绵。这套功夫最奇特的是用指,五指或勾、或点、或刮,配合马蹄的棉柔的内劲,亦可轻松伤人。

  桓将军看马蹄把手法用的熟了,又传给他一套剑法,自然也是结合着他已经熟练的雪山神剑的剑法。那雪山神剑本就高明,只是齐眉尔并没有练得到家,也不善于教授,所以马蹄虽然会使,也就是略通皮毛而已。桓将军是当世罕见的奇才,年轻时被功业所累,沉溺于兵法韬略,这些年隐匿深山,才重新研习拳剑,已经臻于大成,只是没了用武之地。他在短时间内,就找到了适合马蹄的剑法。“这套剑法,不能再叫雪山神剑了,那是人家西番高手的成名绝技。我给你简单的改定了一下,虽然还有人家的影子,没办法,时间太短,不能完全消减了。而且,既然是西羌女王亲自授你,你也算是女王的弟子,也应该保留一些雪山神剑的面貌,底子是雪山神剑,精髓却是离烟功。雪山神剑的精髓是剑气森森,狠辣,招招致命。你们两人都不是狠人,所以练得不到家,也不怨你们。离烟剑却是以潇洒飘逸见长,弥补了你个人的沉稳有余,洒脱不足。”

  离烟剑只有十一式,桓将军一一演示:狼烟掩日、青烟连云、烟焰熏天、炊烟袅袅、烟霞丽日、如烟过往、烟火炫目、山岚烟霞、雪山迷烟、烟离平野、烬冷烟散。马蹄跟着使了一遍,又在师傅面前练了一趟,已经有模有样了。一来是桓将军方法高明,也是马蹄修炼了望月离烟功之后,意到心随手脚身都能跟到。如果是一年前,他不仅做不到,也理解不了。

  就这样,一连三个多时辰,马蹄把拳剑学得才差不离。桓将军这才放心,说道:“我见你没有趁手的剑,这一把剑,你拿去!”马蹄见师傅给的那把剑,暗淡无光,接到手里比寻常的剑略重。“这把剑是我三十多岁时用的,叫做割云。现在你用,我看就叫烟影吧。”马蹄谢过师傅赐剑。

  桓将军看看天色,说道:“你去吧!我们师徒有缘再见!”

  马蹄再次给师傅磕个头,然后师徒洒泪而别。

  马蹄知道师傅对自己的关心,心中高兴,纵马飞驰。自从得到这匹马以来,一直有事,今天才真正放开了跑。清风马心中也欢畅,终于可以畅快的奔跑了,它撒开四蹄,追风逐电一般,马蹄只觉得耳边风声,身子如在云中,却又平稳异常,心中美乐,放声高唱。这一阵奔跑,也不知跑了多远,马蹄勒住马缰,清风缓缓停下,仔细打量,清风浑身只是微微汗出,是神骏非常!

  马蹄跳下马,让清风随意吃草,他也吃了些石晶给他准备的干粮,远处的祁连山已经只剩下隐隐的山影。

  重新上马,清风不等他指示,立即就腾云驾雾一般飞奔起来,这一次马蹄没有管他,让他随便飞奔。直到天色黑下来,这时候正是一年中白天最长的时候,这一路跑下来,又不知跑了几百里。马蹄见清风浑身是汗,知道它这一番是跑爽了。他找了一片山坡,把熊皮拿出铺下,休息。这里已经是焉支山了,是匈奴人比较核心的草场了,在祁连山虽然也是匈奴人经常牧马的地方,但羌人也去,匈奴人的势力还有顾忌,这里却是匈奴人真正的地盘,虽然还没有遇到他们,还是小心的好。

  一连几天,马蹄骑着清风在草原上驰骋,虽然碰上一些牧人,这些人只是自己牧马,才不关心有什么人从自己身边走过,他们对马蹄倒是还和善,热心的指点他道路,请他在帐幕中休息,喝些热奶。他们也谈论一些见闻,只是在草原上,知道人的事没有野兽的多,什么地方狼群偷了牧人的牲口了,什么地方的水里有蛇了,他们侃侃而谈。问道单于庭,问道单于、右贤王什么的,他们一概摇头。他们对马蹄的马十分的羡慕,有人提出用十匹马换他的马,马蹄笑着摇头,他们也笑了。有人要出重金买他的马,马蹄也拒绝了。有一个老牧人对他说:“你骑着这么的一匹好马,独自一人,小心被人抢了去!而且王爷们下令所有的好马都是王爷的!你的马恐怕是你的祸害。”好心的提醒,让马蹄十分感激。

  也有那么一两次,有贪心的牧人要拦截他,留下他的马,他不愿惹事,纵马过去,瞬间就无影无踪了,让他们望马兴叹。虽然每一次都顺利的跑掉了,但如何能够让别人不起觊觎之心是个麻烦事,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好随机应变了。

  这一天,他正在行路,这里已经是焉支山北面了,是一片较少人来放牧的地方。草场已经很一般了,到处是砾石,有时候半天找不到一片好草,清风只有吃点骆驼刺什么的,马蹄十分心疼,怕清风受罪,只想赶快走出这一带。远远地一条尘烟升起,他知道有人在那,随着尘烟逼近,有人正向这里来。是什么人?看样子人数不少,在草原上游荡,他已经有些草原人的气质了,一些草原上的常识他也渐渐学会。不管什么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先找地方躲一躲再说。他看附近有个山岗,牵马过去,躲在一堆乱石的后面,让清风卧下。注视着来人的方向,很快一支队伍出现了,不像是牧人,而是武士,队伍齐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