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齐眉儿妙算驱敌马离烟功成不居(1/2)

加入书签

  山高草长林又密,马跑羊跳歌声美;白云白雪彩霞下,神仙也羡祁连山。

  当冰雹打下来的时候,马蹄的第一反应却是:“这小子,这么大的能耐!瞬即,觉得不像是小蘑菇的本领。那的确是上天的杰作。冰雹、狂风打的人四处躲避,看不见眼前的景物,小蘑菇趁机窜到柴堆上面,手中刀子挥出,牛皮绳应手而断。他把一件卫士的衣服披在马蹄身上,两人顺着城墙不顾狂风、冰雹没命的跑了几十丈,下面已经没有了锦澄的骑士,二人跳下城墙,一个人两匹马在下面接着,三人两马跑进了城外的一个树林,躲了起来。马蹄看那个人,也认识,叫做毛驴子的,为人最是倔强,从不肯服软的,也是他的同伴。

  毛驴子跟小蘑菇两人都是没家没舍的,毛驴子在家人因为瘟疫死光之后,就剩下他和一头毛驴。他赶着毛驴给人送货,还能吃饱,只是他好赌性格又倔,得的几个钱不够赌,就把人家的货拿出去了。几个回合下来,货就没了,这下毛驴子大急,挥拳就打,被人按倒在地,一阵暴打。几个赌徒洋洋得意的走了,毛驴子是一条道走到黑的,如何肯罢休!在后面赶上,一棍子打翻了一个,众人一哄而散,再看那个人时,已经打死了。毛驴子没有钱财陪人的,好在那人也是个没有家的人,官府胡乱把他扔进了狱中,只等秋后问斩。谁知道一等几年,早就把他忘了。这次张骞募人,他不知怎么跟着小蘑菇、马蹄等人就成了随从了。

  蹛林大会上,小蘑菇、毛驴子跟着人跑,身边不停地有人中箭,他们更是玩命的跑,一直跑到天黑,躲进了一个小水塘,才躲过了匈奴追兵。第二天,他们两人继续往山上跑,正好撞见一群匈奴武士追杀另一群人,他们看到一个武士好像是个首领,骑马到了他们伏身的地方,两人突然越出,把那个武士拉下马来,死死地按住脖子,等到别的武士听到动静,首领已然死了。被追杀的一群人趁机反扑,匈奴武士没了首领,没了心气,做了鸟兽散。另一群人却是西羌武士,他们感谢两人相助,听说他们没有落脚的地方,就邀请两人到了羌中。这两人在羌中倒是如鱼得水,他们本是懒散的人,在中土时,人们都重视生计,他们没有什么可以谋生的本领。在这里,跟人放牧,主人感谢他们拔刀相助之谊,根本不管他们放牧的成果。他们赶着牲口,随便在牧场云游,宰杀一头羊都够吃几天的。他们听说女王带回了一个俊俏的汉人,每天跟那个人形影不离的,弄得天怒人怨的,两人起了兴趣,赶着牲口回来。远远地一见,原来是马蹄,两人正要上前相见,却听人说马蹄是个妖人,有人请来了老神仙,要捉拿与他。两人一合计,经过了生死之后,两人性情有了变化,也知道遇事合计了。他们暗中观察,发现年轻的骑士最是嚷嚷的厉害,还有一个鬼鬼祟祟的白发老人,就是他们所说的什么老神仙了,跟骑士和长老来往密切。两人知道他们力量不能跟人硬拼,只有暗里想办法。

  结果人家一举成功,拿住了马蹄,还要烧死他。两人商量,毛驴子在城下无人处,找来几匹马,等着;小蘑菇偷了一身卫士的衣服,反正到处汹汹,没有人留意丢了几件衣服。穿上卫士的衣服,混进了卫士中间。跟着人把马蹄叉起来,送到城楼。在齐眉儿就要点火的时候,小蘑菇就想冲出去,只是周围都是长老,卫士根本近不了跟前。没想到火刚刚点着,冰雹下来了。

  马蹄听了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话,终于明白了自己得能活命的原因,对二人大为感激。三人就在树林里坐着说话,远处一阵骚动,急骤的马蹄声传来了,他们探头看去,从西面来了大队的人马。打头的一骑马上,一杆大旗,上面的狼头凶猛无比,他们知道是匈奴骑士到了。赶紧缩回头去,马蹄主张赶快给王庭的人报信,小蘑菇和毛驴子笑道:“人家没有烧死你,真是他们的福气!你还想着给他们报信!他们信你吗?”

  马蹄赧然,说道:“唉,只怕这一次受苦的是一般的牧人!又不知道多少的牧人失去妻儿了!”

  “哪一次不是一般人受苦?就像我们,天使大人是座上宾,还是阶下囚,都好过我们,起码他不用奔命!”毛驴子的犟劲又上来了,马蹄知道跟他辩驳是辨不出什么的,闭了嘴。毛驴子却是不停:“牧人受苦?该!谁让他们跟着起哄,非要把你烧死!不然的话,你现在坐在西羌国的王宫大帐里面,喝着小酒,听着小曲,看着美女跳舞,自由自在。来了敌人,一声令下,小蘑菇,着你带三千兵马,在城外埋伏;毛驴子,着你带三万兵马,前去迎敌,务要捉住敌首!”

  “诺!”小蘑菇接道,“不过,毛驴子,凭什么你就带着三万兵马,我就只能带三千兵马?”

  毛驴子道:“他们就没有三万兵马,你的三千兵马是实的,我的三万是虚的。”在他们吵嚷的当儿,匈奴骑士从树林旁边驰过。马蹄一脸忧色,他担心齐眉儿怎么应对,却不知道齐眉儿已经退位了。

  匈奴骑士到了城下,西羌国主锦澄才知道,大惊失色,急忙令人关闭城门,自己带着长老跑到城墙上面,只见乌压压的匈奴骑士已经包围了三面,另一面是若羌的骑士。看着对方兵强马壮,锦澄面露愁容,他没想到刚刚接位登基,匈奴就来围城,不是胡连子已经说好了,咱们不要那个山谷了,两下相安无事,怎么对方不讲信用啊!命人赶快找胡连子来。

  没等胡连子找到,匈奴阵中已经有人出马,一员大将手持一把大斧,离开人群,来到城下,叫道:“锦澄,你叛逆谋反,杀死了旧主,纵兵扰民,该当何罪!”

  锦澄暗暗叫苦,不该纵容手下抢掠。这时候,寻找胡连子的卫士报告:胡连子的帐幕是空的!所有赏赐的财物,全部带走了。有人报告,昨天晚上,胡连子就骑着马,牵着几匹马、几头骆驼,上面都是包裹,出了城门,说是国主命他寻访高人,前来相助的。锦澄猛然想起,胡连子对自己的确说过寻访高人的话,他没有在意,这样一个小国,要什么高人呀!暗骂胡连子出卖了自己。眼下怎么办?他绞尽脑汁,对方显然是拿自己当靶子了,别的还好说,他们要人、牲口、粮食、财货,甚至草场都可以商量。

  他故作镇定,说道:“来者何人?胆敢犯我疆域?”其实对方岂止犯了他的疆域,已经打到了他的王庭了。

  那将呵呵大笑:“我乃匈奴休屠王。奉了大单于的号令,前来捉拿你这背叛国王,残民害人,卑鄙无耻的下流小人!快快开城受死吧!”他说什么奉了单于的号令,锦澄谋叛仅仅几天,怎么可能单于就知道了?即使单于真的知道,这也是人家西羌自己的事,关单于什么事?关匈奴什么事?

  锦澄知道现在不是说理的时候,人家也不会跟他说理。下令所有能战的全部上城杀敌,其他老弱造饭、送饭。号令下了,却没有人动,锦澄大怒:“你们还不快快行动起来,跟敌人殊死搏斗?”

  长老们脸上堆满了怒容,年轻武士已经对他怒目而视了。他大惊,“你们要干什么?难道想反了不成?”有人高叫:“杀了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一人呼百人应,瞬间,集聚在人们心中的怒火发散出来,人们都在怒吼:“杀了锦澄!迎回女王!”呼声震天动地,吓得锦澄面无人色。开始本来只是一些人很自然的感情流露,结果呼声出来之后,忠心于齐眉儿的人趁机高呼,接着那些无所谓的人也跟着喊了起来,他们也勾起了对齐眉儿女王的怀念。最后,就是锦澄的骑士中间,也有很多人觉得锦澄做的不地道,咎由自取,应该为西羌国现在的处境负责。锦澄想要跑下来,几个长老阻住了去路,这锦澄本是国中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武功胆识都是一流,只是一时被权力迷惑,铸下大错。现在看着所有人都把矛头对准自己,有人更想抓住他,他仰天狂笑,手里突然多了一把宝剑,正是齐眉儿留下的国王权剑,一剑出手,两个长老惨呼倒地!他凶性大发,不停地出剑,不停地有人倒下。一来众人不妨,二来他的剑锋利无比,加上他的武艺超群。竟然没有人能够近得了他身边。

  城下匈奴骑士看到城上打成了一片,也是大出意外,忘了趁机攻城,而是举目观瞧。

  锦澄身边的卫士也一起动手,眼见他就要冲出了包围,锦澄心头登时沉稳了,他对西丁说道:“赶快找马来!”西丁点头称是,从他身边掠过,手中长刀本来在身后拖着,突然提起,在锦澄身后划过,锦澄觉得身上一疼,瞪着西丁叫道:“你?你?---”后面的话说不出来了,他的身子标出了箭一样的血流,身子忽然折做两段。柯能云挥刀割下锦澄的脑袋,举起大喝:“所有人住手!锦澄已死!”乱打的人住了手,西丁叫道:“锦澄受人唆使,我等被人诱骗,逼女王陛下退位。我等罪该万死!只是女王陛下现在不知身在何处,匈奴大军临城,我等自当拼死杀敌,迎候女王陛下归来!”城里的人们纷纷站出来要跟敌人拼杀。

  柯能云提着锦澄的人头,重新登上城楼,面对城下的匈奴骑士,喊道:“锦澄背叛女王,已被我王庭兵民诛杀!现在王庭所以人民万众一心,誓死保卫我们的家园!你们无端侵入我疆域,掠我人民,抢我财货,占我草场,岂是你大单于和睦草原万国的初衷?我劝你等速速收兵,免得身死异国,魂飘万里!”西羌人民齐声喝彩,声震层云。

  城里传出来的欢呼声,使得休屠王非常后悔,没有一到城下就马上攻城,打西羌人一个措手不及,他听信了胡连子的说法,说王庭已经混乱不堪,打成了一锅粥,他才觉得有机可乘,带兵前来,想要一举消灭了西羌。现在城里显然已经消除了混乱,如果西羌人已经重新团结起来,倒不容易轻易攻破他们的王庭的。休屠王犹豫了一下,只是既然已经到了城下,不打一下,就此退兵,回去无法交代。一咬牙,命令攻城。

  草原上的城池都是非常简单的用石头垒就的,不像中土的城池,护城河、里城、外城的,名目繁多;城墙又高又厚,上面可以跑马、跑车。匈奴骑士先是轮番放箭,城里不断的有人中箭;城里也是不停的往外放箭,匈奴骑士也有人中箭落马。双方互相的对射了几个时辰,城里人在外面走动都要举着牛皮盾牌,有人在帐幕里面还有被箭射中的,西羌王庭整个陷入了愁云惨雾之中。外面匈奴人相比就好得多,他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