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六回 豪杰山下遇强敌 西极重新起狼烟(1/2)

加入书签

      古来豪雄说到今,汉武天子有群英;嫖姚佻遢霍去病,匹马单刀任纵横。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

      鄯善国王白领图出言不逊,要许飞琼留下陪他,气得许飞琼花容失色,王母粉脸生霜。汉天子心中大怒,问霍去病:“怎么样?能不能诛杀此贼?”

      霍去病看对方人马约有两千多,人马虽众,却散乱没有章法,服色也是杂乱,显然并不是同一部族,点头道:“手到擒来!”

      “那还不动手?”

      霍去病大笑,脚踢马肚子,一马窜出,手中壹豝刀举起,马肩头两只劲弩弩箭先飞出!他的三百虎士手里劲弩也纷纷发射出去。白领图的人马以为对方人少,虽看到对方虎视眈眈,也以为不敢动手,靠得近了,恰在弩箭射程以内,这第一波弩箭射出,前面的人纷纷落马,没了骑士的马惊扰起来,冲开了后面的人,奔逃起来。后面的还没有发现怎么回事,只听得喊杀声一片,就见白领图在前,后面许多人追来。

      白领图在霍去病冲出来时,本已无法幸免,可是他的马救了他,他的马是野马,号称駃騠,不仅神骏非常,而且最通人性,在主人没有发觉危险的时候,它就已经感知到惊险了,先人立而起,让过了射来的弩箭,接着空中转体,不等主人鞭策,就狂奔起来。白领图在它人立之时差点掉下来,心中怒骂,却听得锋刃飞来的声响。一激灵,已经明白,对方竟然敢以少击众!

      这时。白领图在前,霍去病在后,两匹马泼风一般蹄不沾地跑起,后面三百汉骑飓风样跟着刮过,那些鄯善国骑士不要说没有准备,就是有所预防,也一下子被冲得七零八落了。不知多少人瞬间成了枉死鬼。白领图在前面奔跑,哪里人多就往哪里奔。以为手下可以替他阻挡追兵,却没想他和霍去病马都快若奔雷、疾如劲风,别人没等看清楚,两人就驰过去了。人们还在怔忪之际。后面汉军也到了,劲弩射过,长刀就寒闪闪劈落了,反而是他干扰了手下,使得手下不知所措,更多人死于非命。汉天子等人稍稍后退,避开了对方的包围,再看,只见前面两个黑点瞬息来去。冲乱了鄯善国人马,后面一条长长的尾巴,扫来扫去。打翻了不知多少人。

      白领图带来的人马,有一些是他本部族的,还想要上前和人撕拼,怎奈对方倏忽来去,没等动手,不是被射杀、劈杀。就是找不到对手了。更多人却是被他裹挟的异族,心里巴不得他失败。见机后退,不愿上前,有人还故意嚷叫,混淆视听,才使得霍去病的人马如入无人之境,来去如风了!

      白领图情急中见自己的人马已经散落得不成体统了,只得死命的往远处跑了,他的手下也跟着一哄而散。汉天子见对方散了,招呼人众把无主的马匹聚拢了,收拾起对方丢下的兵器,霍去病追不上白领图,只得收拢人马,回来交令。王母和帕塔提等人交口赞叹,叹服天子和霍去病的胆色。霍去病面有愧色:“没有抓住或者砍杀了白领图!恐怕还有不少的麻烦!”

      “想来他经此一战,不敢再来吧!”天子劝慰道。

      王母说道:“我们还是快快离了这里。”众人不敢稍停,纷纷催马,走了两天,颠得人散了架,马也没了精力,也没有见到再有人来扰,众人心中慢慢认同了天子的说法,白领图怕了,不敢再来了。

      王母和天子商议,找地方歇息。正好前面一处山岗,林莽茂密,一条小溪岗下流过。众人打水生火,歇了下来。到了半夜,睡得正香,就听得一片喧嚷之声,只见山下火光冲天,火光中也不知多少人马围住了山岗!白领图在火光中大叫:“那些个汉人,快快下来受死!”

      大伙面面厮觑,不知如何是好。霍去病跳起来,提刀就要冲出去,天子止住了他:“现在不像前两天,敌我不明,还是暂避一时。”

      王母见不是事,只得戴上面具,头上插上豹尾,说道:“我去看看。”天子还没来得及拦阻,她已经飘然冲下山岗,没有见过她本领的霎时矫舌不下,恍如见鬼魅!

      白领图被霍去病一场突袭,打的大败,差点做了刀下鬼,心中气愤难平,带着人找到最近的部族,召集了更多的人马,一路循迹追来。到了这山岗下,终于追上了对手。他本想也来个偷袭,把对方一举拿下。这山下部族对王母最崇敬,听说上面还有王母的人,心中畏惧,才燃起火把,喊叫起来。

  这时见一条白衣人影从树林飞下,远远地凭虚御空而行,心头震骇,等近了,看到头上摇摆的豹尾,脸上狰狞的面目,许多人已经下马跪拜起来。白领图又惊又怒,不相信王母竟真的和对手在一起。

      王母眼睛转动,扫视众人,每个人的屏息凝神,不敢瞬目。她微笑道:“你们半夜里跑到这里,想要怎样?不怕惊扰了山上神灵吗?”

      白领图横了心,喝道:“什么人装神弄鬼的?不怕白大王劈了你?”

      王母冷笑:“你倒是上来试试!看能不能劈了本座?”

      白领图身后一个人上前说道:“没听说王母下了昆仑山啊!还从东方来,跟着大队汉人,汉人什么时候归了王母门下了?是不是有人冒充吧?”他的话引起了骚动,许多人本就将信将疑,这时更加疑惑了,那些本已跪下的,不自在的起来。

      王母见此人一身皮裘,眼睛细小,脸上涂着白粉,脑后两条貂尾,知道他不是羌人,也不是西番人,乃是匈奴贵官!鄙夷一笑:“阁下又知道什么!本座在山下多年。和这些壮士、英雄,皆是素识,哪一位不知本座的来历?岂能容人相冒?”

      那人不以为然:“英雄们知道的是真王母。不是从随便哪里跑来的!山上藏着的人怎么不下来?霍去病难道还会怕了什么人不成?还有飞狼大侠铖乙,大鹏仙人孔几近!”

      众人听了大吃一惊,此人是谁,怎么知道了大伙的底细?他没有说汉天子,是不知道汉天子来了,还是故意留了一手?天子点头,孔几近几人也下来山岗。唏女不放心,跟在他后面。那人眼睛亮了。哈哈大笑:“果然是孔几近!这驾虎的夫妻,没有二人了!”对别人却不怎么在意。霍去病冷笑道:“大爷霍去病!你不是知道了大爷吗?还不上前跪下!”

      那人瞟了他一眼,“你先不要嚣张,这里还轮不到你小子作威作福的!”

      霍去病气愤填膺。就要拔刀,孔几近拦住了他,“小爷,稍安勿躁!不要中了对方奸计。”霍去病心中一震,安定了下来。“看阁下好像对我等挺熟的,那一定是熟人了?恕在下昏聩,看不出老朋友是哪个!请阁下自报家门。”

      那人气得,怒啸道:“孔几近,怪不得都说你牙尖嘴利。刻薄得很!哼哼,你不怕被恶鬼拔舌吗?”

      没等孔几近答话,唏女已经怒吼道:“我先拔了你的舌头!”手中长鞭搂头打下。

      那人并不在意。对疾风般的鞭子视若未见,在鞭子着头时,头微微一偏鞭子落空,他的头在鞭子落下时,一歪,夹住了鞭子!唏女自从出道。还没有人能躲过她的鞭子的,更不要说一招就夹住了她的鞭子!她狠劲后拉。对方只是头轻轻的夹着,她却不能拽动分毫。

      孔几近恍然大悟:“是你!你竟然还不死心,还想胡乱出头,真是不知死活!”

      王母也好像明白了对方的身份,“以你的声望,在这里颐享天年,何苦再出来代人受过呢!”

      那人原来是匈奴大巫地正,他和天尊在帮助乌丹太子败了之后,天尊心灰意冷进了南山不出来了;他跑到这里,白领图曾经见过他,知道他的本事,卑辞厚货请他出手相助。地正虽然年纪大了,却有一样爱好,就是女色,不能一天没有的。以他的本领,自然可以随处得到女子,但越是如此,他越是想要对方自愿在他身前宽衣解带,不愿以武力强求。白领图知道他的问题,所以把抢掠的金玉珠宝,毫不吝惜的拿出来,供他送与心仪的女子。因此,他才不得不到处为白领图出头。这一次白领图吃了大亏,快马请来了他,说了经过。他知道米叶尔的来历,也知道银狸的打算,前后一推,知道王母已经死了,现在的王母乃是米叶尔!王母活着,他还忌惮,米叶尔他就不放在心上了。孔几近虽然厉害,不过是仗着天上的大鹏,如果能是他招来大鹏之前制住他,他就无能为力了。别的人,他更是不以为意了,但是霍去病的出现,使得他不得不认真思索,他为什么到了西番?而且带着极精锐的骑士?难道他们有意于昆仑山?昆仑山还有什么值得汉军前来的东西?所以才动了去昆仑山的念头。白领图还以为他是为了自己而来的,孔几近他们也想不到此人已经想到了昆仑山上面的物件了,还以为他不过是帮人胡闹。

      地正笑了:“米叶尔,果然是你!”

  他在单于庭见了她之后,日思夜想怎么能和她亲密一场,却总是不能使她正眼看他一眼,心中气苦,如今她不再是太子的新娘,他也不是太子的庇护者,可以大大方方的抓住了她,既然不能用玩物讨好,他也不介意用一次强!如果再能得到昆仑山的珍宝,更好了。想到这里,他不由心花怒放了。

      米叶尔哪里知道他心中的龌龊,在这里遇见了故人,心中高兴多于感慨:“唉,想不到还能见到您老人家!老人家身体可好?”

      地正生气了,他最讨厌有人把他当做老人家了!“小丫头,怎么还是老人家长老人家短的!当初在单于庭,你可以尊重我,现在乌丹已经没了,我们可以平辈论交的。你如果不介意。可以喊我一声大哥,我就叫你小妹了。好不好?”

      米叶尔惊疑不已,她对这个阴阳怪气的老家伙。总是觉得不舒服,感觉到他的眼神怪怪的,让她喊他大哥,想想就别扭,看他热切的神色,更是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您老还是自重吧。小女子高攀不起。”

      “什么高攀不起?我说我们结拜为异性兄妹,就结拜了!谁敢放屁。说个不字!老爷扭断他的脖子。”

      两人一个要论交,一个推脱。众人看得好笑,白领图却大为吃惊,如果这俩人成了异性兄妹了,他的亏不是白吃了?还怎么找人报仇?叫道:“大国师。不要和她啰嗦,抓住了她再说!”

      地正横了他一眼,怪他多嘴。唏女拉不回自己的长鞭,驾下的猛虎不干了,窜上前,向着地正扑咬下去,唏女也丢开鞭子,双手张开,身子鹰隼般飞出。一人一虎扑向地正。地正大喝一声,撇了鞭子,脚腾空踢出。一头数百斤的猛虎根本没有近的了他的身子,就被踢中胸腹,飞了起来,“噗通”掉落在数丈远的地上,挣扎了一下,不动了!唏女眼中冒火。嘶吼着扑落。地正却也不敢小瞧了她,马轻轻后带。唏女身子在空中一个提纵,竟然没有落下,还是直直地向着对方扑去。这一招连王母米叶尔都暗暗赞叹,不知她是如何做到的。地正马向后带,却是正等她继续扑来,算准了她扑到跟前时已经前力已尽,后力没生之际。唏女虽然武艺高强,在和人打斗上经验却欠缺的很,正落了对方彀中,眼看只差一点点就可以打到对手,但也就这么一点点,却不能打到对手,身子突然下落,脑袋就暴露在对手跟前了,地正狞笑一声,手挥出,击向唏女的头顶!

      这时候、孔几近口中飞针也来不及发出,米叶尔的宝剑来不及使动,霍去病的宝刀也不能救援,众人眼睁睁看着对方一掌就要打死唏女。突然,大伙听到一声闷响,如击败草,唏女身子点地疾风般后退,身上已经被汗水湿透。孔几近睁开了惊惧的眼睛,看着发生了什么。地正也怔怔的看着手里拿着的东西,却是一个羊尿泡!已经破碎了,散出了酒香。原来有人在万不可挡之时,扔进地正的手和唏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