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四回金日升初登王位浑耶部要降汉庭(1/2)

加入书签

  黄尘飞骑鹰高翔,少年跋扈眉眼扬;雄心抵定塞上事,款言斗酒忘斜阳。

  花翟、金日升还有众武士只见大火瞬间就封堵了洞口,花翟心头一寒,知道里面的人凶多吉少了!却束手无策,只是干跺脚!

  却说儿君醉、金日亮两个,用力过大,脚下呲滑,重新跌落洞底,眼见着大火封住了出口,两人刹那间身在火窟心却如堕冰窟!也是命不该绝,两人跌落洞底,却觉得身上一凉,鼻中微微有一丝凉气,原来大火只是往上烧,底下留了一点凉气,也是两人的错觉,他们从大火中离开了,就觉得有一点凉意了。两人得了一点凉意,就没有那么慌乱,儿君醉摸到身下一条软软的东西,拽过来,却是坚芒的马鞭,挥手缠住了金日亮。金日亮马上明白了,脚点儿君醉的肩头,儿君醉一晃肩膀,两人力往一处使,金日亮闭住了气,身子直直钻入火中,人带着一团火球冲出了地洞!花翟正在愣怔,见有火球飞出,恍惚觉得里面是个人形,上前抓住了,摔到地上!众武士急忙上前帮忙,扑打火。花翟眼睛一扫,看见了马鞭,再一把抓起,觉得沉重,心中一喜,奋力拉起,又一个火球拉了出来!

  地洞的火慢慢熄了,儿君醉和金日亮两个身上的火也都扑灭了,众人再看,两人的头发、眉毛都光了,身上也烧光了,满身的燎泡!军中有巫医上前,给他们满身摸满狗油。两人能够暂时逃得一死,儿君醉在长春谷时学得熊跌的法门。内息深厚至极。才能在大火中没有吸入过多地烟火气;金日亮更是打小就修炼浑耶王教的偷天换日神功。一次次靠着闭息的功夫,躲开了多少暗算!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再次逃了出来。

  且不说巫医救治休屠金雕、金日亮、儿君醉几人,却说坚芒王子手下的武士,此时一片汹汹,他们不知道地洞里面发生了什么,也不知怎么起的大火,只是看到几人都出来了。只剩下他们王子还有浑耶王没有出现,人人都知道他们两个已经万难幸免了。匈奴有严命的,出征打仗,主将死了,下面的军兵可都是要跟着抵偿的!更不要说他们此次只是跟着坚芒王子巡游的,现在王子没了,他们还能有好吗?他们此时的感受已经不是兔死狐悲了,而是大难临头的恐怖了!刀剑环伺,弓弦拉得“咯嘣嘣”响,只等有人一声吼。花翟等人就要死于乱军之中!

  那休屠王的武士也没有闲着,他们的王爷命在须臾。回去怎么交待,可没有人知道了,今后的命运就交给了别人了,一个个心中惴惴不安。花翟和金日升两个感觉到浑身都湿透了,客气都凝固了,那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远没有接下来要到来的大火更加可怖。一个中年将军手扶刀把,慢慢的走近,眼中是怒火,也是恐惧,嘴唇颤抖,已经快要说不出话了:“底……下,底下,发……生了什么事?我……我们殿下……殿下怎么样了?”

  他的眼睛紧瞪着花翟,根本不敢看其他人,花翟也只看着他的眼睛,慢慢的、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们王子殿下,恐怕已经归天了!”

  “啊!”那人发出了怪兽一般的嚎叫,刀拔出来,迅疾的劈向花翟,花翟虽然一直在注视着,也没有想到对方的出刀是如此的快。他见过了坚芒和别的武士出刀,有迹可循。此人的刀已经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了,刀随着他身体的移动,自然而然的出现了,劈下了,看不到他的动作、手势、刀法!此人居然是一个一等一的用刀高手!花翟挡无可挡,退也不是办法,手中又空空如也,没办法,只得和身扑倒地上,恰恰从对方刀下窜过,在地上打了个滚,避开了是无可避的一刀,虽然狼狈,却逃得一命。两个休屠王的武士拔刀相助花翟,他们此时也不知应该怎样,只是知道对方杀得兴起时,他们也逃脱不了,只能此时出手,说不定侥幸可以活命。这时候,别的武士已经杀在了一起,血光闪闪,嚎叫连连,不知多少人就此枉死当场!

  两个休屠部的武士想要偷袭,杀了那个右贤王的武士,没想到此人本领高强之至,两人甫一近身,他已经发觉了,或者说就感觉了,身子没有动,刀向后一扫,一个武士就像是自己送过去的,胸口中刀,刀并没有停,划开了对手胸口,就又到了第二人脖颈,他的头就断了。花翟看得目瞪口呆,他想不到一把刀可以用的这么舒服,可以这么随心所欲地杀人!他感觉到后脊梁汗涔涔而下了。

  花翟猛想到,坚芒的意外死亡,才是大伙陪他死、觉得必死的缘故,在那将军斩了两人,刀再次冲着他过来的时候,急忙叫道:“大伙可以不死的!不用死!”那人听懂了,刀停住了,旁边一个武士见两人在说什么,以为是个好机会,刀“唰”的劈向花翟的脑袋。花翟想要躲,已然没有机会了,刀忽的从头上掠过,偷袭的武士却倒了下去,他才看到是那个将军的刀从自己腋下穿过,刺进了偷袭者的胸膛。那人竟然救了自己一命。中年将军突然跳起,手中的刀挥出,只听得“叮叮当当”,地上掉了一大堆刀剑,他大喊道:“都住手!”声音炸雷一般。附近的人都停下了,毕竟谁都不想打,也谁都不知道为什么打,只是因为恐惧,就打了起来。现在有人不让打,自然都停住了。远处的人也慢慢的住了手,伤者唉声叹气,伙伴趁机救治。

  有人在低声嘟囔:“这不是张胜吗?打也是他,不打,也是他!发什么疯啊!”

  有人低声斥责说:“你不要命了?快住嘴!”

  花翟一惊,这张胜的名字他听说过,没想到今日竟然遇见了这么个魔王!说他是魔王。一点不假。他本是匈奴人。因为一匹骏马而杀了自己的头领,投了汉庭,汉天子封了他一个将军之职。没想到他在带兵出塞时,被右贤王大军围困了,竟然又杀了身边的汉将和许多军卒,投降了右贤王!如此一个反复之人,有奶便是娘的人,花翟一下子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说动对方了!

  张胜看着他。温声说道:“阁下,怎么讲?在下张胜,现在职司右贤王大都尉之职。”

  花翟硬着头皮说道:“今日之事,恐怕很难善了!坚芒王子和浑耶王两个在地洞里面同归于尽了!右贤王知道了,各位都没有好!但是,在下有个办法,可以保全了大伙。只是,不知道当不当讲?”

  听说有活路,武士们一片声喊道:“当讲!快讲!”张胜也微微点头,他心中其实已经想到了对方可能说的话。却仍然想亲耳听到,再做定夺。

  花翟说:“如今浑耶王已经没了。步察也归了天,浑耶王阏氏也一同归天了,只剩下两个小王子。而大王子现在受伤严重,只有起金日升没完没了的,都催道:“快说正题!”

  他本不善言辞,此时生死紧要关头,逼得他没有选择了:“各位失了殿下,伤了大王,回去都难逃一死!为今之计只有一条路,可以保住大伙!”

  “什么路?快说!”

  “就是咱们一起保着金日升王子,回到浑耶部,拥立王子为王!到那时,新的浑耶王带着大伙,进可攻,退可守,右贤王能耐我何?休屠部和浑耶部合为一体,休屠王身体复原了最好,不然他也不能怪罪各位。是不是?”

  众人低头沉思,张胜听他这么说,心里一阵轻松,他本以为花翟会说投降汉庭,他不到万不得已,是万不会重走那条路的,如今这样最好,想金日升一个小孩,怎么可能控制得了自己?这个汉人日后还不是想他方他方,想他扁他扁的!打定主意,大声道:“这汉人说的有点道理,我张胜劫后余生,本应该到右贤王那里去请一刀,以赎罪愆!怎奈我若去了,大伙也要跟着毙命,上天犹有好生之德,我张胜总不能不顾大伙吧?也罢!我只好背叛了右贤王,跟着大伙一起到浑耶部了。大伙以为如何?”

  坚芒手下的武士自然一百个愿意,谁愿意不明不白的死了?能活下去自然是大伙所愿。花翟又对休屠部的武士说道:“各位呢?是送休屠王回休屠部呢,还是跟着浑耶王回浑耶部?”他已然把金日升称作浑耶王了。

  休屠部的众武士都是知道他的,也和金日升交游很多的,知道金日升是个厚道人,不像休屠王喜怒无常的,斜眼首先说道:“我愿意跟随浑耶王。”其他人见有人抢先说了,也跟着附和:“我愿意。”“我愿意!”一刹那,休屠山从愁云惨雾的修罗场变成了阳光明媚的人间仙境了!大伙欢声雷动,齐声高呼:“浑耶王!浑耶王!”

  金日升如在梦中,他眼中含泪,对众武士深深一揖,抬头说道:“各位,在下一定不负各位的重托,带大伙走出困境!”众人自张胜、花翟以下都跪倒拜舞。金日升这就算即了浑耶王的大位了。他安排几个武士重新下到洞底,寻找浑耶王和坚芒的尸骨。武士到了洞底,只找到几具烧得焦黑的人形黑炭,拿了出来,也不知哪个是大王,哪个是殿下,还有哪个是寻常武士了!金日升忠厚,把这些都分开重新点火烧了,每个都磕了头,心中默祷:“不管是阿爹,还是哪位阿叔,你们都一路走好!到了天宫,好好相处,远离了刀兵,安心静养,享受清福!”

  有人已经用皮条扎好了几个网子,把金日亮、休屠金雕、儿君醉放到网中,两匹马、两个武士兜着一个,花翟亲自看着慢慢离开了休屠山藏宝的山峰,回到了他们往日所在的山谷。银铃儿和步察、步聪兄弟的尸身在他们离开之后,没有了人,花翟留金雕在此看护。却也没有人兽敢骚扰。金日升见了银铃儿的尸身。再次痛哭失声。众人把三人也化了尸骨。把灰烬撒于山谷中。金日升最后跪倒,磕了几个头,毅然站起,“我们走!”检点了人马,两处合兵,还有不足三千人马。一起奔向了浑耶部。

  到了离浑耶部不远处,大伙停住了,金日升说:“拜托哪位兄弟。到我部晓谕部众一声,就说是我金日升回来了!”张胜一愣,马上明白了,这孩子太忠厚了,他可以趁族人不备,突然闯进去,族中长老见了,来不及反对,就该拥戴他为王了。他这么一弄,人家有了准备。那些心怀叵测的可以很容易的对付他的。斜眼上前说:“小人愿意去。”他和金日升在一起时间长了,知道王子的不易。诚心诚意想要帮助他。

  “大哥,你要。”

  “明白。想他们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斜眼去了。

  大伙都静静地等,张胜说:“怎么不趁其不备,闯进去就是!”

  金日升摇头,“这里是我的母邦,每一个人都是我的族人,我只能为族人做事,怎么可以去伤害族人?”

  张胜讷讷退开了。

  过了半晌,只见远处尘头飞扬,渐渐地尘烟漫天,震耳欲聋的马蹄声每一下都打在众人的心上。这些武士虽然都久经沙场,此时也不禁心头震恐,不知是福是祸。张胜静静地骑在马上,斜睨着金日升,心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看你怎么收场。”

  看不到边际的人马黄沙一样滚滚涌来,塞满了天地,只听得响雷一样的欢呼声:“浑耶王!浑耶王!浑耶王!”隐约中,大伙看到前面是斜眼骑着马,后面是一群武士,渐渐地看清了,斜眼面有得色,显然是不辱使命。在离他们还有一箭之遥时,武士们跳下来马,为首的是几个须发花白的长老,已经蹒跚着走来了。金日升急忙跳下马,疾步上前。众人都跟着跳下马,随着金日升走过去。

  长老们到了金日升跟前,都噗通跪倒,大放悲声,金日升也不由得泪水夺眶而出,上前抱着几个长老,哽咽不止。斜眼在一旁劝慰道:“我说,大王,还有各位长老,今日是我们族里大喜的日子,怎么大伙倒哭开了?”

  几个长老听了,赶忙止住悲声,对金日升道:“王子殿下,哦,不不不!浑耶王,大王,您能重回部族,真是我族的大幸!族人听说是大王回来了,都自觉赶来迎接了。没有吓着各位吧?”

  斜眼这时候在花翟等人那里口沫横飞,说自己是如何的勇敢,那些浑耶部武士如何的架起刀阵枪林,自己是怎样的临危不惧,大摇大摆的进了他们族中议会的帐幕,怎么鼓动唇舌,说动了族里长老,说金日升王子如何的仁义、忠厚,如何的侠肝义胆!他正在胡吹,那边金日升叫道:“斜眼大哥,过来!”众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都跟着过来。

  金日升面带春风,对斜眼说:“赶快把你们休屠王送到医士的大帐,请他们好好医治。”休屠部的武士见他第一件事就是医治与他无干的休屠王,都心中感动。他们一路奔波,这几个烧伤的人,竟然还能活着已经是奇迹了。金日升一见族人,马上就安排了先救治伤者,其他的慢慢再说。

  浑耶部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