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三回 君醉狠战浑耶王 花翟重逢老兄弟(1/2)

加入书签

  壮士相搏入山林,烟盖平沙草木深;酣战汗落如雨滴,战罢轻笑看流云。 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儿君醉表面上糊涂,心里却十分的清楚,这什么浑耶王绝不好对付的,从他的几个手下的情况看,那几人虽然在他手里吃了亏,可是不是他们学艺不精,而是他们小看了自己,才满盘皆输的,如果他们一开始就下杀手,吃亏的不一定是谁呢!这浑耶王看起来细皮嫩肉的,但隐隐的有渊渟岳峙的感觉,好像还在认识的几个高手之上,绝不是他几个手下所能比的。

  浑耶王心中也在掂算,对面这人穿得破破烂烂的,脸上也看不出本来的面目,说他是故意的吧,又不像;说他不是吧,却总是透着股子邪气,什么时候突然出现了个如此高手,自己平时依仗的几个得力手下竟然在他手上吃了大亏,这是前所未有的。他摆手道:“你们几个回去吧。注意周围,不要被陌生人走近了。”那几个心领神会,知道他怕儿君醉还有同伴,他已经这么厉害了,他的同伴也不会弱到哪里去!几人虽然都不怎么利索了,还是迅速地离开了,仿佛他们对浑耶王非常放心,知道他不会让儿君醉得了便宜的。

  浑耶王对儿君醉微笑道:“请!”

  儿君醉可没有这么客气,他和人打架,从来没有人说“请”的,都是说打就打,他也不例外,在浑耶王靠近身边三步之遥时,已经凝聚身上的气力,在浑耶王说“请”的时候。双手推出。一道骇浪滚滚而来。浑耶王大吃一惊。他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不打招呼就动手的,根本不像是高手的所为!他哪里知道儿君醉自打小就是跟人糊里糊涂的打架,不管对方多少人,也不管最后的输赢胜败,他总是不由分说的往前冲!冲!见不是路,浑耶王不敢硬接,身子滴溜溜的一转,让过了儿君醉一掌。儿君醉得理不饶人。在一掌没有得手后,接着一掌推出,又是一股惊涛骇浪击来,打的地上的沙石扬起多高!浑耶王没有退,仍然身子滴溜溜一转,躲开了又一掌。儿君醉猛冲猛打,不由分说就接连打出了十三掌,每一掌都气势惊人,若是寻常人,早被打成了肉饼了!在他一阵高过一阵的掌风拳浪下。浑耶王却是泰然自若,没有后退半步。不过已是身上见汗,身上雪白的锦包也已经变了颜色了,被尘沙全部覆盖了一层。儿君醉叫道:“小子!你怎么不动手?让老子白费力气!”

  浑耶王长舒了一口气,微笑道:“阁下只管打来,不用跟我客气的。”

  儿君醉气道:“打了这么半天,你他妈一下子不出手,好像老子欺负你了!快快快!动手!”

  浑耶王又气又乐,觉得对方哪里都透着股子可爱,混得可爱!心里却清楚,对方虽然拳掌气势极大,却好像并不高明,每一招每一势都好像是随随便便的击出的,就像是小孩子间胡乱打闹似的,没有什么章法。他虽然看出了儿君醉没有章法,心里却更加的觉得不对劲,觉得有什么阴谋在等着自己!他可不知道儿君醉乃是一个苦孩子,根本就没有机会学得高明的功夫。只是在长期的与人撕斗中,慢慢的长大了,到了匈奴之后,因为逃命跑进了一个大山之中,机缘巧合,吃了一条巨蟒的胆,又吃了鸟儿送给他的山中奇果,那长春谷里面还有奇异的热水潭、冷水潭,里面有着奇异的可以强身健体的东西,都被他在不知不觉中得到了,才在山中鸟儿的帮助下炼成了一身神奇的功夫。只是功夫虽然神奇,他自己并不自知,别人也不知道,而且他的功夫是自保有余,跟人打架却不怎么样了,遇上一般的人物,他自然可以手到擒来,不过遇见了浑耶王这样的高明人物,就丝毫起不了作用啦!如果浑耶王心中没有顾忌,这时候拿出真本领,他早就不敌了。

  浑耶王看着他跃跃欲试的,反而后退了一步,打了半天,如果儿君醉是个明白人,已经自知不敌了,可是他并不明白自己不是对手,反而觉得对方是怕了自己了。跨上一步,竟然逼近了浑耶王,他就没想想打了十几下对方没有退一步,这时候往后退,哪里是怕了他。浑耶王又退了一步,看着对方,“你怎么不打了?继续呀!”

  儿君醉爆喝一声,果然又打出了几拳,还是没有沾着对方半点。他颓丧的停住了,睁大眼睛,说道:“你是不是会魔法?怎么我总是打不到你?”

  浑耶王笑道:“你差一点就打到我啦!喂,兄弟,你的伙伴在哪里?怎么还不出来?”

  儿君醉再次睁大了莫名其妙的眼睛,“我的伙伴?我哪里有伙伴了!你真是莫名其妙!”

  浑耶王就等他说这句话的,他已经急了,不管对方有什么阴谋,也不管对方的同伴埋伏在什么地方,还是先结果了这个家伙的是。他的双手无声无息的推打出去,一上一下,一左一右,一击打儿君醉的胸口,一击打他的肚腹。儿君醉几曾见过如此高明的拳艺,只觉得眼前都是对方的拳头、掌影,不知道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也不知往哪边去躲避,只是呆愣愣的站着,双手也摆出了架势,却只是胡乱的推挡,“嘭嘭”两声极大的响声,儿君醉晃了三晃,摇了几摇,却没有倒下。这一下大出浑耶王的意料之外,他这两下,就是狮子、老虎也受不了,必定吐血而

  亡;奔马野牛挨了,也会筋断骨折的。而这个小子,竟然好像无动于衷的样子,只是咧咧嘴,有一点点难受的表现。

  儿君醉叫道:“小子!你有种!真敢打老子!来来来!再来,看老子怕不怕你?”他竟然还是小时候的表现,还和小时候与别的孩子打了之后的感觉。浑耶王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家伙是什么情况?他的身子是铁打的。还是石雕的?就是铁打的。他的两下也应该留下掌印;石刻的,他的拳掌落下,也应该掉下石粉、石渣!这小子却浑如未觉。

  其实儿君醉挨了两下,也并不好受,只是在长春谷中,每天从几丈高、十几丈高处跌落,他身体的机能已经远超出常人了,就是那些练气之士所谓的先天真气。他也不遑多让。不过毕竟是第一次受到这么沉重的打击,他还是觉得有点不舒服。

  浑耶王眼中的冷意越来越重,儿君醉眼中的狂野也是越来越重,他拍打着胸脯,高声叫道:“来呀!打呀!”一步步向对方逼近。浑耶王的双手再次无声无息的挥出,这一次不是他的身上了,而是他的头上。儿君醉还是没能躲开,也没能挡住,对手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了他头上。他感觉到眼睛有点花,鼻子有点酸。嘴角有咸咸的东西流过。他没有退缩,还是往前趋。浑耶王的拳头和掌不停地落在他的头上、脖子上、身上。他的衣服碎片一般的飞起,那些本来就破败不堪的衣物,经不起浑耶王的拳风、掌风的。不一刻,儿君醉身上已经清洁溜溜了。浑耶王越打越是心神不安起来,对方眼睛里面的狂热让他觉得恐怖,仿佛现在挨打的是他而不是对方了。浑耶王步察并不敢过于逼近了打,毕竟他是见识了儿君醉的拳掌的劲道的,那可不是随随便便挨上一下就好受的。因此,只是不紧不慢的在三尺外转着圈的东一拳,西一掌的。每一下都没有落空,都打中了儿君醉,却也都没有命中到要害之处。

  忽然,浑耶王觉得身子一窒,低头看去,原来他只顾打了,没想到儿君醉竟然抓住了他的衣服,他一急,手一挥,衣襟“嘶”的裂开了,他引以为傲的锦袍就不完整了。但是,就这么一呼吸的功夫,儿君醉却抓住了他的胳膊!这一惊非同小可,浑耶王急忙挥拳打向对方的脸,以为对方会躲避的,就可以挣脱自己被抓住的胳膊。本来这一招攻敌之必救,只是在匆忙中,他忘了已经打了半天了,对方都没有去救,这时候他会为了自己的脸上挨一拳放了到手的猎物?浑耶王只觉得一阵钻心刺骨的疼痛从被对手抓住的左臂传来,好像撕裂一般的痛楚,即使是他这样的人也忍受不住了!不由得高声叫道:“呀!”

  儿君醉在对方疾风骤雨般的攻击下,完全是被动挨打的形势,身上、头上不知挨了多少下,好的是皮粗肉糙,没有受严重的内伤,只是免不了皮青脸肿。即使在这么不利的局面下,他并没有慌乱,还是在寻找着对敌致命一击的机会。终于,这个机会被他等到了。浑耶王本来稳操胜券的,打倒对手只是时间上的关系了,在好整以暇的要保留自己的精致形象时,却被儿君醉抓住了难得的机会,抓住了他一条胳膊!儿君醉好像濒死的人捉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抓住胳膊就不放手了,也是他力大无比,抓住了之后,任由浑耶王如何的想办法,也摆脱不了,他只是死命的拉扯,想要给他拉下来!浑耶王剩下的一只手,两只脚更是肆无忌惮的落在了儿君醉身上了,只听得“嘭嘭啪啪”的响声不绝于耳。

  终于,儿君醉在对方狂风暴雨般的击打下,脑后要害处挨了重重的一下,双手不由得松开了,他也是一个踉跄,坐到了地上。眼前一阵阵的发黑,耳朵不停地鸣响,现在他的样子,就是他娘活着也认不出来了!就不是一个鼻青脸肿、皮破血流所能形容的。

  浑耶王也是大口的喘气,狠揉自己的左膀,再也没有了那一股潇洒傲岸的模样了。他把体内的真气游走一遍,在肩膀停留片刻,觉得真气没有停滞,才略略放了心。他踏上一步,就想给儿君醉一下,彻底的结果了他。这时候,有人在附近冷笑道:“步察!没想到你也有今日!还不纳命来!”

  浑耶王步察好像听到了索命的鬼魂一般,脸色大变,顾不上再理会儿君醉了。转身就跑。好像见了鬼一般。瞬息间就没了踪影,躲进了那一大片帐幕群中了。

  儿君醉勉强睁开肿胀的眼睛,想要看看是什么人来了,却怎么也看不清,只隐约听到有人走近了自己身旁,是几个人,他们一边走,还在说着:“又一次让他逃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遇见他落单!”听声音竟然像是个汉人。

  一个有点稚气的声音说道:“这个人是不是死了?怎么一动不动的?呀!他、他怎么了?吓死人了!”好像还是个孩子。

  旁边又有一人说道:“他竟然能和步察打成这样。也算是一个英雄了。不过也够惨的了,啧啧,看看,身上没有一处好地方了!”

  起先的那个汉人说道:“朋友,你怎么样?还能不能起来?要不要我们帮你?”

  儿君醉咧咧嘴,吸溜着凉气,却还不忘对方挖苦自己,要找回来:“哈!小贼,你们还不赶快自己逃命,还来消遣老子!啊。那个什么浑耶王跑回去

  了,带着大队人马。捉了你几个小贼,烤吃了你们!”

  一个孩子“呀”的惊叫,另外一个却“啪”的一脚踢中了儿君醉,笑道:“你自己被人打成了牛屎一般,还敢说风凉话!”

  那个汉人却惊异的叫道:“你是个汉人?哪里来的?准备到哪里去?你是哪个?”接连问了几个问题。

  儿君醉咧嘴笑道:“你先不要急着问,咱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小心那小子回头来,我可不想再被他打了。”

  那人也笑道:“也是。虽然他吓跑了,不过我们还是不能大意。走吧。”上前扶起了儿君醉。儿君醉挣脱了,“不用。老子还能走。”

  那人这时候才第一次惊叹道:“被步察打了这么多下,还能起来的,你是第一个!我第一次被他打了一掌,就躺了半年;第二次,躺了三个月,断了六根骨头;第三次,躺了一个月,断了三根骨头。好!你是个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