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六回两部兵马助汉使一众英雄祭英灵(1/2)

加入书签

  得道多助是常谈,汉使西去尚经难;可笑世人多虚妄,不知道自在心间。

  却说汉使的人众和西番各国的王子英雄,正在庆幸逃出了生天,不料想前面就传来了人喊马嘶的声响,然后是尘头大作!大伙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有人摩拳擦掌想要上前厮并,张骞止住了,吩咐甘父上前看看是哪里的人马。

  甘父刚想出去,铖乙已经一马窜出,奔到了远处。众人远远地见他和来人相见了,然后急速的飞马回来了,脸上满是兴奋:“大人!是来支援我们的。是朋友!”又对卫长风道:“大哥,你想不到是哪个来了吧?”

  卫长风淡淡一笑,莫测高深的说道:“一切都在山人意料之中。”

  “嗯?你知道?嗨!你当然应该知道了!”说着话,那一队人马就到了近前,为首的是一位英姿勃勃的女将军,粉脸蛾眉却不减英雄之气。卫长风策马上前,带着女将军来到了汉使面前,翻身下马,张骞也急忙下了马,心中已经明白,来者可能就是卫长风那个做女王的老婆了。

  来的正是难部女王难容,笑盈盈的对着张骞施礼,卫长风笑道:“大人,这是拙那个什么荆,我老婆!跟大人见礼了。”难容也笑道:“小女子难容,见过汉天使大人!大人的风采依旧,不减当年!是小女子的荣幸得能再见大人。”

  “哦!你什么时候还见过大人了?”卫长风奇怪,特别是难容眼中的热烈,让他觉得莫名的有点不是味。张骞也是奇怪。他没有印象曾经见到过这么一位女英雄。

  难容有点羞涩了。随即抬头笑道:“当初大人刚进草原的时候。草原女子哪一个不心折?小女子自然也是其中对大人风采倾折的一个!大人自然不会对人群中一个小女孩注意的。这么多年过去了,藏在心中的梦想,想要接近大人的,今日竟然实现了!小女子何幸!”大伙听明白了,她是若干年前,在人群中见到了张骞长身玉立的丰神俊秀形象,心中折服。她是草原生,马上长的异族女子。最是心直口快,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没有半点顾忌的,今日一见张骞,心中喜欢,就说了出来。丝毫没有顾忌张骞和卫长风等人的感受。张骞经历了这么些年的风霜,虽然稍有一点羞赧,也随即就烟消云散了;卫长风更是豪杰心性,知道妻子只是当初的少女心兴,张骞乃是当世豪杰。一个年未及笄的怀春少女若不对他心动,反倒有毛病了!卫长风大度一笑。张骞也笑了:“女王殿下和我们卫大侠两个在草原上是创下了非凡的业绩,更加风华绝代,伉俪情深,都让人羡慕不已!今日何幸,竟然能够结识了殿下!”难容很高兴张骞对他们夫妻的评价。

  铖乙道:“大姐,你是怎么到的这里?难道你未卜先知。就知道我们要出来,才带着人马前来接应的?”

  张骞微笑道:“恐怕不是。卫大侠两个异军突起,打乱了伊雉邪的安排,才使我们能顺利的杀出单于庭。”

  卫长风笑道:“送别了乌丹太子,回到草原,就听说了伊雉邪还要比什么蹴鞠之戏。我知道大人一定要和他虚与委蛇的,才和大伙商议,要助大人一臂之力。她带着大队人马埋伏在单于庭外面,伺机搞乱形势,我自己进入单于庭,搅闹一场。”

  难容满脸的兴奋:“我们的人已经有很多进了单于庭,深入到伊雉邪左近了。听到你们那里传来了喊杀声,就开始到处放火!”

  众人才知道原来是有人帮忙放火,才使得伊雉邪顾了头,顾不了脚,给了他们空当和机会。

  张骞和众人谈了一会,说道:“我们还是走嫣然山一趟。不知大伙意下如何?”众人有的微微一愣,帕塔提等西番人不置可否,铖铁旋看着张骞,疑惑道:“大人是要凭吊十年前的故地吗?”

  张骞点头,有点伤感:“这一次是要彻底离开匈奴了!以后还有没有再来的机会就说不了了!那些兄弟葬身瀚海狂沙,是我的不是。”见他仍然把当初的失败当做自己的失误,甘父说道:“大人,那根本不是哪一个人的事,那是大伙的事,是每个人的事!大人不必自责过甚!只要我们能找到大月氏,完成了天子的使命,就是我们所有人都死了,也心甘情愿!”

  一众汉人都纷纷称道:“是!我们跟着大人出关,就没有想到能顺利地到达月氏。牺牲是我们意料中事,没有人怪大人,没有人说是大人的缘故的!”

  大伙向着嫣然山进发,就听得身后一阵急骤的马蹄声传来,回头看去,一彪人马在尘土飞扬中驰近了。张骞刚要让人前去打探,马蹄马离烟笑道:“恐怕是我们的人赶上来了。”王仲点头,马离烟对大伙和张骞说道:“我两个离开祁连山的时候,仲哥家大嫂也调动了人马,安排了不少的人手进了单于庭,以做策应。”张骞点头,“嫣然女王的大名,我是早有耳闻,一直缘悭一面,没想到今日才得见。”大伙知道嫣然公主乃是焉耆王的公主,在焉耆王被害后失踪了,后来突然出现,占了原来焉耆王的大片领地,自称嫣然女王,霸住了祁连山下西羌和西番与匈奴的通道,这些年听说是富可敌国了。帕塔提等西番人提起了她,都是既恨又怕,难道她和汉使也是一伙的?那个脸上好像带着东西,一脸的高深莫测的家伙,是女王的丈夫吗?他们有些糊涂了,匈奴人和汉人怎么这么复杂!

  果然,嫣然骑着一匹胭脂马出现在众人面前,身后是几百骑士,气势昂昂的纵马到了跟前。王仲和马蹄两个上前接着了。三人并马驰来。到了张骞马前跳下马来。张骞和大伙也都下了马,众人相见了。嫣然大大方方上前给张骞磕头:“阿叔!多年不见,阿叔还是玉树临风,令小女孩魂牵梦绕的!”张骞一乐,“小丫头,嘴尖牙利,是要被人修理的。”

  帕塔提忍不住说道:“你不是说没有见过她吗?怎么又好像很熟的样子?”

  张骞笑道:“我是没有见过女王嫣然。她没有当女王前,就喊我阿叔了。”

  帕塔提由衷的叹道:“怪不得你老兄在匈奴予取予求的。到处都是愿意帮助你的人!你倒是真有两下子。”

  张骞引见王子和嫣然相见了,说道:“女王殿下,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女王殿下是不是能给我个面子?”

  嫣然看了帕塔提一眼:“让他们可以经过我的地界不是?行啊,哪里来的都是客,只要各位不扰民,愿意出过路钱,谁都行。”帕塔提默默退开了。

  一旁的难容却是冷笑不已,忍不住叫道:“婢子!是你焉耆王侵入了我难部,杀人放火。毁了我难部!天意难违,你那个什么焉耆王早早的归了天。也是天意,让我今天遇见了你!来来来,我们两个了结了我们两族的恩怨吧!”拉开了架势,手中长刀左右虚劈了几下。

  嫣然冷笑道:“哪个还怕了你?别以为我焉耆部落魄了,就敢前来找事!来来来,我接着就是。”大伙啥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场面。张骞急忙给马蹄和铖乙使眼色,知道他两个与两个女王关系匪浅。

  铖乙和马蹄会意,各自站到难容和嫣然身前,卫长风和王仲两人却有些尴尬,卫长风不停地搓手,王仲脸上虽然没有表情,筋肉却是急跳。

  马离烟微笑道:“大姐,过去的事毕竟你们都知道的不多,也不要急着接仗啊!先熄了这口气,不要自己乱了阵势。毕竟我们还在伊雉邪的跟前,还没有脱离了危险。”

  那边铖乙也劝说道:“伊雉邪的人马虎视眈眈的,咱们本来是帮忙来了,结果自己人打了起来,让伊雉邪得了好处。何况这里还有不少的外人,我们朋友、兄弟的内斗,让人笑话。啊,咱们有什么恩怨情仇的,以后找机会解决。怎么样?”难容心知今天是打不起来了,她只是觉得窝火、憋屈,对自己部族的遭遇耿耿于怀,心中一口气放不下,才冲到的一见嫣然,就要动手。

  两方被劝开了,张骞觉得不是事,催着众人赶快到了嫣然山,祭拜了死去的英灵,他们各自回去,一个在祁连山,一个在难部,自然就打不起来了。众人默默催马,第二天午后,才到了嫣然山下。

  山坡下一个人探头探脑的迎上来,铖乙叫道:“小车!果然是你。我说呢,怎么一直没有见到小车的影子,原来你小子在这躲着呢!”

  小车呲牙一笑,急忙到了张骞马前,“大人安然无恙,我们就放心了。夫人这两天一直没有吃一口饭,喝一口水,一直在担心大人的安危。”

  张骞听了,来不及多说,催马转过了山坡,山坡后一片密林,几个人在林子边说话,见了他大喜过望,奔了过来,一边大声喊:“夫人!夫人!大人到了!”

  菱叶和白狐菊儿,还有几个孩子都从林子里出来了,那几个人一瘸一拐的待在一边,正是韩瘸子几个。张骞拉着几个孩子,对菱叶笑道:“我们是得道多助,到处都是朋友,大伙齐心协力,没有做不好的事,也就没有什么危险了。我听说你又不吃不喝了,以后再不敢这样了!把身体弄坏了,还怎么跟我一起西去?怎么回长安啊?”菱叶眼圈一红,低头微笑。白狐菊儿笑道:“你们男人以为自己出去做事,就是大丈夫大英雄大豪杰了!却不知我们女人心中的煎熬!你们在出生入死,我们又岂能轻松了?”

  张骞点头称是,“也不是责备你们。只是还是要保养好自己的身体,才能做事不是?身体垮了,什么都做不成了。”甘父等人也赶了过来。众人扎下营帐,派出了哨探。

  孔几近夫妻两个对张骞道:“我们在山中还有朋友。孩子也在那里,。安置了。再来。”张骞道:“需要些什么。只管跟甘父拿。”

  “她们自己都能解决的。不用了。”两夫妻一个骑虎,一个驾鸟,拜别了汉使,寻路进山,到了蛾眉谷。芫莪和众女见他们两个回来了,都是兴奋不已。孔几近四下打量,见虽然只是几天功夫,谷中精壮却是大变了。规整有致,整洁清新,不禁点头。唏女却不知这些,搂着孔北极几个,唧唧咕咕说个不休。

  他问芫莪等人:“这些天,那个什么黑木又来了没有?还有没有别的人过来扰乱?”众女都摇头,“没有。大哥教给我们布下的网罗,都没有人动,只是有几头野兽进了陷坑,被我们逮住了。肉还有一些呢!大哥、大姐要不要吃?”孔几近摇头道:“我们刚刚吃过了。这一次回来,是大伙告别的。这次远行。不知要经过多少时候,也不知还能不能再见到各位姐妹了!你们在这里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要跟人争竞什么,遇见了外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