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马离烟深山遇险齐眉儿救人受伤(1/2)

加入书签

  深山藏宝几人识,寒潭清清惹幽思;修道空谷食草露,抬头冷月问可知。

  却说单于带着手下的各路人马回到单于庭,各路的王将带着手下回归各自的部落领地。张骞无可奈何地跟着单于来到单于庭,单于和公主刘姚不再见他,每天只能在单于庭苦闷度日。正所谓,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看看囊中金近,从长安出发的时候带的各种财宝已经散尽,身边汉地出产的东西也被人全部当做宝贝要去。手里没有像样的、拿得出手的东西,张骞也不好意思再到别人帐幕去玩耍。所幸的是,他觐见单于、公主右贤王的时候,虽然进献了一些财宝,单于等也回赐了很多的牲口,有牛、有羊、有马、还有骆驼、驴、骡子。这时,正是冰雪严寒的季节,匈奴人都不怎么出门,窝在帐幕里。张骞两人,也只好关在帐内,不敢出门,每天咬着牙吃些牛羊肉,喝着奶,苦挨。

  不说张骞在单于庭等待时机,却说那一天汉人众英雄在匈奴蹛林大会上,见单于要对张骞下手,众人是放火烧了单于的大帐,动手冲击单于的卫士,杀死杀伤匈奴人众不知多少,但是毕竟是乌合之众,没能救下汉使张骞,反而在匈奴武士的反击之下,做了鸟兽散。

  这些壮士本来是张骞带入匈奴,用来照顾张骞的生活的,他们在汉地的时候因为不同的原因,犯下了大罪,被打入各地的狱中,张骞因为出使,征集亡命,让他们戴罪立功。结果在河西被匈奴邀劫,又碰上羌人偷袭匈奴,张骞让他们各自逃命。这些人感怀张骞的恩义,决定在匈奴中把张骞救出。这些人协商好了要救张骞,一路到了匈奴蹛林大会之处。本来挺好的事,但是这些人在张骞那天子使臣跟前还有个正型,离开张骞之后,各人的本来面目就暴露无遗,每个人是各行其是,互不统属。三河的英雄有麻子、驼子、马蹄等人,觉得自己英雄无畏,可以统领众人;三辅的豪杰有鸢故生、门先生等,自以为在天子脚下成长,见多识广,别人都应该听他们的号令各人;各郡国的勇士自然也抱成了团,形成了各个小圈子。到了单于大帐,因为没有人带头,所以只管胡乱出手,打的痛快、高兴。一见匈奴武士兵马冲动,乱箭射来,四处奔逃,只管自己逃命,顾不了别人,也不知道别人在哪。三河的众人乱哄哄的跟着人流跑到空旷之处,一队匈奴武士看这些人很多,在后紧紧追赶,大伙是玩命的奔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马蹄马离烟一看,不说什么帐幕,周围是没有一个人了,周围都是群山,只有自己独自一人,听得远处有狼嚎叫,心中打颤,不知如何是好。不小心碰了一下马肚子,马以为还要让它跑,心说,这小子怎么一点都不会体谅马呢?我已经跑了半天了,刚想歇一会,又让跑!没办法,那就跑吧。马是一溜烟跑进了一片树林,才停了下来。马蹄下了马,坐在一棵大树下,让马自己吃草,他拿出干粮,随便吃了几口,头一歪睡着了。

  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只觉得口渴难忍,正看到一条小溪,溪水清洌,奔过去,要捧水喝水,这时他听到了马的愤怒的嘶鸣,勉强睁开眼,见到头上月牙儿清泠泠的在树缝隙间照下,他还在迷糊,马再次嘶鸣,马蹄杂沓,他一惊,看到十多步远处,他的马正和一头黑熊争斗!黑熊扑在马身上撕咬,马乱转,用蹄子想踢中黑熊。显然是黑熊出来寻食,见有人,就想抓住马蹄饱餐一顿,却被马蹄的马挡住,原来马蹄自小养马,放马,对马非常熟悉,也非常尽心,所以他的马对他也是十分的忠诚。这马见有东西要对主人不利,也不管对方是什么,只顾上前护主,一边嘶鸣,叫醒主人。马蹄腾地跳起,一摸,叫声苦,如今是赤手空拳,如何去斗这一只大熊?还有没有别的什么动物?这时候,他的马已经不支倒地,黑熊转过身来,瞪着他。马蹄想跑,腿像灌了铅一样,身子发硬,浑身僵直,原来在树下睡这么一觉,已然是着了凉了。马蹄一闭眼:“嘿!想不到我马蹄一天的好日子都没有过,没有死在狱中,却膏了黑熊之口!”黑熊可不管他有什么想法,一头扑来,把他扑倒在地。马蹄是平心静气,一动不动,大气不出,一心等死。你说怪不怪,黑熊扑倒他之后,只是鼻子嗅来嗅去,却不动口,原来这熊虽然凶暴,吃东西却非常讲究,一般不吃不新鲜的东西。马蹄平息等死,黑熊误会了,以为他是个死尸,就不再吃他,回头去吃刚刚打死的马,心说,那才是新鲜的食物。马蹄被黑熊扑倒,虽然一心等死,身边有一个东西掉了出来,却是一个吹筒,装着飞针。是他的主人马王孙花重金从一个据说是王府管家的手中买的,却被他的小妾偷出,送与了马蹄,在家乡的时候,他没敢拿出,出了长安,才偷偷拿出使用,却已经是练得可以十步以内指哪打哪,马蹄拿到了针筒,不禁心中一喜。刚才慌乱,没有想起这东西,被熊扑倒,自己掉了出来。马蹄站了起来,黑熊听到动静,回过身来,见他站了起来,心中奇怪,怎么是个活物?管他呢,大步奔来。马蹄不慌不忙,把吹筒放在嘴边,“噗”“噗”两声,黑熊只觉得两眼痛苦,却看不到对面的站着的东西了,它又疼又急又气,双掌挥动,击打在身边的大树上,砰砰砰,马蹄看的真切,又吹了一针,正中黑熊的心脏!黑熊挣扎着,终于倒下。马蹄等它不动半天之后,从死去的马身上找出一支短剑,小心地走近黑熊,用剑捅捅黑熊是一动不动,真的死了。他割开黑熊的颈部,趴上去痛快的喝了几口熊血,润了润冒烟的喉咙;先把三根针找着收起,然后划开熊腹,挖出熊胆,一口吞下;切下熊掌,收起。打起火来,烤熊肉,吃了。把熊皮剥下,在火堆边烘干,铺在火边,重新躺下,却不敢再睡,听着山间林涛,远处若有若无的动物的叫声,浮想联翩。

  看看天明,马没了,把几块烤好的熊肉带着,把熊皮和熊掌打包带着,背在肩头,其他东西,包好,挖个坑埋了;踏灭了火堆,迈开大步,走出树林,不管方向,信步走去。走了半天,没有见到一个人影,只是头上的鹰隼,飞过,身边不时有鹿兔跑过,他也不管,见到一条小溪,溪水清洌,喝了几口水,吃了几口熊肉,沿着小溪走。看看天色又晚,在溪边一块干地处,捡拾些干草,生起火来。吃了喝了,铺开熊皮,躺下,虽然明知道荒山野岭毒虫猛兽多,但挡不住一天走路的辛苦,加上昨晚的受凉,虽然出了汗,又吞吃了熊胆,那熊胆对人确实是排毒清火,浑身酸痛消除,舒服了许多,躺下之后,就不想再动,是呼呼大睡。睡到半夜,被狼嚎声惊醒,把火堆重新拢旺,远处狼的眼睛碧绿瘆人,但是有火,它们也不敢逼得太近。马蹄不管不顾,埋头又睡。

  一连几天,白天赶路,夜晚睡觉,也不知身在何处,现在何时,只是看到头上的月亮圆了。马蹄恢复了精神、体力,又感觉的浑身有劲,知道风寒已经好了。小溪已经消失,山间出现了一个大水塘,塘里的水刺骨的凉,抬头往上看,山峰直插云霄,山上不知几千几万年的冰雪,在月光下发着清冷的寒光。马蹄在水塘边铺下熊皮,打火吃了些熊掌,熊肉早已吃完了,把师傅教授的拳脚功夫使了一通,微微出了些汗。躺下,看着天上的月亮从东往西慢慢移动,不知不觉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候,听到不远处有沙沙声,他一机灵,坐了起来,只见一条胳膊粗的大蛇从旁边游过,这时候却是蛇虫渐渐稀少的时候了,在这山间,却有这么大的蛇出现。马蹄站了起来,看那条蛇竟然是在逃命一般,浑身抖动,像是极怕,心中好奇,不由得跟在后面,仔细一看,不由得心中大呼奇怪,原来那大蛇的尾巴上竟然钉着一只小龟,约莫拳头大小。那蛇爬了一会,竟然不动了,却见那只小龟身子渐渐涨大,竟是吸食了蛇身。马蹄见如此的古怪,不敢上前,躲在旁边,一会又见有几只小龟爬来,先前的小龟松了口,别的龟咬住蛇尾,吸食,一只一只交替吸食,不到半天,一条大蛇,竟然只剩下一条蛇皮,精血被小龟吸食的干干净净!如此恐怖的景象,马蹄吓的四下扫视,看有没有别的龟伏击自己。

  接下来更是惊人,几只小龟没有离开,各个伏在当地,只见草丛中一只更小的龟爬了出来,这一只龟浑身金色,在月光下闪着迷人的金光,显然它是众龟的首领,它一爬近,其他小龟纷纷聚拢在它身边,几只龟张开口来,吐出一个个白色的珠子,荧光闪烁,这金龟把几个珠子全部吞进肚里。

  原来这些小龟,叫做摄龟,专能吃蛇,是剧毒无比;因此他们吸食了蛇后,在十五月圆之夜,要对着月光吞吐天地至重的阴寒之气,把剧毒化去,不知经过几十上百年的岁月,在腹中炼成丹,如今被首领抢去。那几个小龟伏在远处,看首领金龟在月光下,对着月亮吞吐着丹珠。

  马蹄不知道这些小龟在干啥,只是觉得好玩,他见金龟吞吐的丹珠莹润光洁,闪烁着迷人的光芒,想要跟它开个玩笑。瞅瞅水塘边有一丛芦苇,悄悄地过去,用短剑割了一根指头粗细的,有一仗多长,用细树枝打通了,回到金龟所在的地方,金龟还在。刚开始的时候,金龟吞吐丹珠是瞬息之间就是一个来回,这么半天的功夫,它吞吐的时间长了许多,只见它吐出丹珠,丹珠停在空中,然后它不停地吐气,丹珠在空中旋转闪烁;约莫有一盏茶的时候,它把丹珠吞进口中,在口中停滞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其间是闭口不动。然后吐出。如此往复。马蹄瞅准时机,悄悄地爬近,把芦管轻轻地送近金龟的前面,金龟再次吐出丹珠在空中,说时迟那时快,马蹄举起芦管,对准丹珠长吸了一口气,那丹珠“噌”的进了芦管,瞬间穿过芦管进了马蹄的口中,也是他用劲太大,丹珠到了口中没有停留,直接进了肚子!马蹄大惊失色,只觉得一股极凉的带着些微的腥气的气息从口中直至胸腹,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再看金龟,它的金丹被人生生的抢去,它没想到它抢自己伙伴的丹珠的事,是暴怒,对着马蹄的方向吐出一口恶气,马蹄只见一股黑气扑面而来,马蹄瞬息被熏晕在地。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马蹄只觉浑身懒洋洋的,不想睁眼。他赖了一会,张开眼,只见阳光在树缝间射下来,照在身上。他想起晚上的事,赶忙想要站起,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而且被人捆上了。扫视周围,只见一只金龟伏在草丛中一动不动,周围再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