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司马谈陇西话匈奴(1/2)

加入书签

  楔子司马谈陇西话匈奴大汉朝倾情怀远人悠悠中华五千年,说不尽的帝王事;秦皇开国二十载,怒火焚灭咸阳宫;汉武拓地几千里,茂陵胡马沐秋风;帝王将相身名灭,闾阎小儿起高楼。胡诌几韵,感慨千年家国之事。话说盘古开辟天地,传到女娲,此时天地清明,娲皇一日忽感寂寞,就在水边水拌黄土,照着水中自己的模样,捏成一个个小人儿,吹口仙气,小人儿满地乱走,这些人由于是得到了娲皇的仙气,成为了王侯将相等富贵之人,他们迅速的占领了大地;娲皇造人之时,许多的泥点飞散,也得了仙气,成了人,后世才有许多的残障之人;娲皇有时用力过猛,把一些人儿甩到偏僻穷荒之地,这些人有的成了穷苦之人,有的就成了四夷蛮荒之人。娲皇之后,伏羲氏出,教人文明;神农氏教人农桑;燧人氏教人用火。再传到了五帝,定下了人世间的规矩,制度,人之所以为人,中国者之所以为中国的道理深入人心。后来有的帝王背弃仁义,又有帝王驱逐了他,取而代之;辗转相因,到了秦朝,出了个不世出的强人,他横扫八荒,吞并,把四分八落的天下重整为一。一时间,他觉得自己德超三皇,功盖五帝,遂自称皇帝,而且是始皇帝,要把天下世世代代的传下去。有几个氓隶之人,有几个散在民间的公子王孙,看了始皇帝的威风,心中艳羡。一个说:大丈夫当如是也;一个说:彼可取而代之;一个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乐极生悲,始皇帝死后,二世为夺皇帝之位,把兄弟子侄们杀了个精光。始皇帝当初不知道想到他的儿孙没有?一瞬间,豪杰蜂起,天下土崩瓦解,秦二世而亡。汉高祖和楚霸王逐鹿天下,最后楚霸王乌江自刎,汉高祖做了天下。有的说了,为什么始皇帝能平定天下?为什么汉高祖能夺得天下?为什么其他人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做天下?岂非上天的安排,命运的造化?又有一等人推想开来,人生的穷通祸福,若非天定,又为何他生长帝王豪富之室,一顺百顺;我却是生在远恶荒村,贫民窟中,百事无成?有的人围在街头,请人算命;有的人烧香拜佛,祈求保佑;有的人自暴自弃,不在追求;有的人干脆干起了非法的勾当,最后是家破人亡。其实前世的一个大儒,名字叫做范缜的有过精辟的论说:人生天地间,譬如花开一树,有什么高低贵贱?忽然一阵风儿,花落满地,有几片拂过帘栊落入室内的美丽的丝锦之上,像是一个人生在富商官贵之家;又有几片晃晃悠悠落在大路上,落在粪堆上,片刻间混为泥土,就好似一个人生在贫民窟中,穷困潦倒。哪里看得出哪个高贵,哪个贫贱?当始皇帝扫灭六国之时,他哪里想到了他的儿孙不久后就伸头就戮?当那个泗水亭长刘季逃亡在芒砀山时,谁想到了他能挣得天下?所谓的成功者,是选择了恰当的时机做了恰当的事,所以一顺百顺;所谓的失败者,或者是时机不当,或者是地点失误,或者是没有找对人,总之是一错再错,最后满盘皆输。又有谁知道成功者付出的代价?正是:穷通祸福哪有定,人生命运在己手。先贤有诗说道:坑灰未烬山东乱,自古刘项不读书。却说,这汉高祖坐天下一十二年,驾崩了;他老婆吕太后帮助儿子惠帝一块坐了八年,几乎把汉高祖的儿孙杀尽,这又不是汉高祖能想到的,母子二人先后崩了;朝中几个老成的大臣想来想去,最后把一个没有势力的代王请上皇位,是为汉文帝;汉文帝在位二十三年,传位给了儿子汉景帝;汉景帝在位十六年,传位给了儿子汉武帝。这汉武帝即位之时年方一十六岁,虽是刚及弱冠,却是雄才大略,有超祖越父的雄心。朝中几个老臣帮扶,宫中他奶奶太皇太后撑腰,年轻的皇帝要大展拳脚。于是,一纸诏令,征集“贤良方正”,要天下的能人异士出山,效命朝廷。一时间各郡各县的才子、硕儒,行伍间的壮士、英杰,纷纷打点行装,要到朝廷博取功名富贵。消息传到陇西,惊动了一个饱读经书,学究天人,通天文识地理的大才子。陇西的早春,寒风凛冽,太阳老高了,店铺还都没开门。街上不多的几个行人瑟缩着脖子匆匆而行。忽然,西城门哄哄打开,几骑马杂沓而行,马上的军官高喝道:“所有人等避让!匈奴来降!”一路呼喝而去。荒僻的陇西城一下热闹起来。匈奴入侵的消息,陇西人司空见惯,倒有些见怪不怪了,乍一听匈奴来降,很多人觉得听错了,不信有这样的事。东城门边几个等待出城的人停了下来,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向一个儒生模样的人说道:“父亲,我还没有见过匈奴人的样子。我们停下来看看匈奴人好不好?”儒生说:“匈奴人和我们中国人没有两样。只不过穿戴不同罢了。”“我知道!”孩子有些逞能的意思,“匈奴人穿裘皮之衣,戴狐貉之帽。我就想看看他们这个样子。”儒生慈爱的点点头,表示同意。孩子兴奋地往大街的另一头使劲望去。旁边一个老头摇摇头,叹了口气:“小孩子不知道厉害!匈奴人有甚好看的?那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吃人不吐骨头的强盗!他们祸害了不知道多少人家!”旁边的人也随声附和,惊恐的一窝蜂的匆忙离去。很多的戍卒和陇西郡的吏人站满街边,有吏人沿街宣告:“天子诏:匈奴来降,大汉天威远播。为显我大汉怀远人,思来者之意,匈奴所到之处,官府、商贾、人民倾情相待,予取予求。有人侵犯匈奴人者,诛;有人不倾心相待者,诛;有人阻挡匈奴者,诛;…”那孩子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看他父亲,又看看匆忙离开的人群。“为什么?”他终于问了出口。儒生抬头看看天尚早,又望望街的西头没有一点动静,转过身来对孩子说:“我们今天不走了。再待一天,看看匈奴人物。恐怕他们一时半会不会到,我们找个地方等。”爷儿俩回过头往西走,一个酒铺刚刚开门,卖酒的站在门口也在往西看。见到二人赶快招呼。爷儿俩要了两碟菜,一碟酱羊肉,一碟盐水豆,孩子吃着;儒生要了两碗酒,放在面前,一边喝着一边给孩子讲。“迁儿,我让你读《春秋》,有“薄伐玁狁”之句,玁狁,就是今天的匈奴;匈奴的名字很多啦,什么淳维、荤粥、猃狁等等。大致就是我们史籍说的戎狄之类。他们的祖先据说也是黄帝,在三代之时,他们也是要朝贡天子;和我们中国虽然有时打仗,但多数时候互不侵犯,中国人到戎狄中去,戎狄人也到中国来。我们有很多了不起的人物、英雄,都是戎狄之人。你记得几个?”孩子转动着大眼,仰头想着,说道:“恩,秦国有个由余,来自西戎,还有个奄息,有个针虎。晋国一个狐突。”儒生颔首表示认可,“其实,不仅如此。戎狄蛮夷对中国的影响不是几个人的事。像晋文公重耳,他母亲就是翟人,还有很多啦。我们中国人的身上流的血既有伏羲、黄帝的,也可能有那些我们蛮夷戎狄的!只是我们不自知罢了。中国的南面称为蛮越,东边称为东夷,西边称为西戎,北部称为胡狄。南蛮、东夷、西戎在中国历代圣贤的诱导、劝勉、征讨之下,有的早已经成为中国人了,融入我中国,是为混一华夷;有的称臣上贡,有的避入荒山、大漠,不在困扰我华夏。唯独北胡,他们原来是逐水草而居,不似我们中国定居、耕种,他们各有统帅,各自称王。到了秦时,只剩下匈奴、东胡、白羊等几个部落,也被蒙恬赶跑到大漠以北。蒙恬筑长城,备匈奴,匈奴不敢牧马长城之下。但等到山东群豪并起,灭了秦朝;然后群雄逐鹿,楚汉争霸,戍卒逃亡,长城毁弃,无人备边,匈奴乘机坐大。这个时候是匈奴也出了个了不起的大英雄,冒顿!此人乃匈奴单于头曼之子,但母亲早逝;头曼有了新的阏氏——匈奴人的王后,爱幸新阏氏,阏氏又生了个小儿子,怎么看都是小儿子可爱,大儿子讨厌。怎么办呢?正好大月氏求和立盟,要有个人质,头曼单于就把七八岁的冒顿送到大月氏做了人质。也就你这么大吧?可怜冒顿娘死的早,被人算计,小小年纪就要深入虎穴,而头曼并不是真心和大月氏定盟。送去了儿子之后,他居然要和大月氏开战打仗!把儿子的性命完全不放在心上!”那孩子大睁着眼睛,眼里有怒火,有不解,有同情,着急的问道:“冒顿怎么办呢?冒顿知道他父亲要打仗吗?”这时候,酒铺里又来了几个人,穿戴都像是市井闲人,都围过来听儒生讲匈奴的故事。“匈奴大军开到大月氏边境,大月氏兵马齐整,一边准备应战,一边派人捉拿冒顿,要杀了祭旗。却谁也找不到冒顿了。原来,冒顿虽然年纪小,但心眼、胆量却都是一等一的,自打头曼定下那借刀杀人之计,他心里明镜也似;然后在到月氏王庭的路上,有心无心的问月氏人一路上的景物,山有多高,水有多深,聚落的多少,聚落的远近。月氏和匈奴那么多大人,居然没有一个人想到这个小孩要干啥。冒顿到了月氏,因为年纪小,月氏人也没把他放在心上,只是随便派了几个人监视他。冒顿却是随时留意着月氏人的一举一动。当他发现月氏准备出兵的意向,马上装作不经意的问监视他的人说:“匈奴兵马到了什么地方了?”月氏卫士哪想到那么多,随口说道:“匈奴兵马已经到了河西。”就没有想想他怎么知道是匈奴入侵来犯边境,也没有想想他这么问的意思。晚上,他等到月氏人都睡熟之后,拿出短刀把几人全都刺死;牵出几匹月氏骏马,都是他平日天天喂的,极通人性的;把平日准备的水、干肉放到马上。顺着平日打听的清清楚楚的往匈奴的路疾驰而去。”那叫“迁儿”的孩子拍手叫好,露出神往的表情,旁边的大人也都轰然叫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