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砸车(1/2)

加入书签

  说完了正事,温谅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便起身告辞。姜芷兰眼中闪过一丝不舍,但她一人在家,没有任何理由留客,跟着将他送到门口,问道:“这个点公交都停了,出租也不好打,你怎么回去?”

  温谅拍了拍裤腿,笑道:“劳动人民嘛,只要11路公交还在,路再远都不是问题……”

  一边说着一边拉开了门,姜芷兰被他逗的扑哧一笑,这时对面户家走出来一个妇女,手中端着一盆洗过的衣服,看到温谅和姜芷兰前后脚挨的挺近,脸上都挂着笑,不由愣了愣,突然一拍额头,自言自语的道:“忘了晾衣架了,瞧这记xing……”跟没看见温姜两人似的,掉头又回了屋。

  这种yu盖弥彰的举动让温谅眉头一皱,他很敬重姜芷兰,分外不愿看到她被流言蜚语伤了名声,低声道:“没麻烦吧?”

  那妇女正是芳嫂,姜芷兰又羞又恼,没有的事被她这样一搞,也跟有什么事似的,道:“没关系,都是老邻居,可能误会了,没事!”

  温谅点点头,道:“嫂子你留步,我自己下去就成。对了,我才想起你这边没有电话,联系起来不方便,这样吧,明天中午11点,我让朋友来工体,你在姜记等着就行。”

  姜芷兰答应一声,看着温谅下楼而去,刚准备回屋,芳嫂做贼似的拉开一道缝隙,探出头看了看,道:“人走了?”

  姜芷兰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转身回房,芳嫂嘿嘿笑着跟了过来,踮着脚尖就往卧室的床上不怀好意的张望,道:“好啊你。我说给你介绍人从来都看不上。原来不声不响偷偷找了个。看这小脸美的,是不是刚刚那个完啊?嘿,我看成,这人挺jing神。看面相心底该不错,哪里人啊,做什么的,结没结过婚?”

  “说什么疯话呢?”姜芷兰脸红的跟布染过一样。道:“我看你的记xing真不行了,他不是上次那个帮我的人……”

  芳嫂恍然大悟,那天早上温谅特地过来看着牛贵方给姜芷兰换了现在这个摊位,街坊们围了一大堆,她也在场见过温谅,道:“原来是他啊,这么久没见,我还真想不起来。”

  眼珠子一转,附到姜芷兰耳边说了什么,把姜芷兰臊的身子都要软了。推了她一把,嗔道:“那是我的恩人。千万别胡说。要是传到他耳朵里,你让我做不做人了?”

  芳嫂浑不在意,道:“天下哪有不吃腥的猫,我看他早看上你了,要不然怎么不见来跟我有说有笑的?”

  “好了好了,赶紧回去晾你的衣服吧。”

  姜芷兰实在受不了她捉弄,连推带赶把芳嫂撵出了家,刚关上门,身子已经软绵绵的后靠在了门上,想着芳嫂那些让人面红耳赤的玩笑话,心口噗通噗通跳动的极快,秀美的胸口不停的起伏,竟然遏制不住的想起了温谅的脸和在外面躲避时那腹腿紧贴的chao热。

  “妹子开开门,晾衣架不够了,借我两个。”

  姜芷兰悚然一惊,狠狠的掐了下大腿,剧烈的疼痛让她从某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