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白衣尘垢,镜里朱颜(1/2)

加入书签

  金链子还有个“屁”字没放出来,就被耿超的神断案给震回去了。尼玛这是公安?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啊,不管好歹,我这还一脸的鼻血呢,你总该两头都问一问再决定抓谁好吗?

  最早认出刘致和的那个公安带着人如狼似虎的扑了上去,一帮熊孩子早被吓的傻了,哪里还敢反抗,一个个抱着头排着队乖乖的走出大厅。

  金链子临走的时候,扭头在温谅和刘致和脸上扫过,眼神里的嫉恨如有实质。温谅看在眼里,却没有放在心上,说到底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教训一次也就是了,不值得浪费太多jing力。

  耿超尽量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和蔼一些,道:“没吓到你们吧?这里刚开业,各种安全措施还布置的不到位,我代表公安局向同学们致歉。”

  他微微弯了下腰,又转身向周边围观的人群道:“另外,我向大家保证,三天之内,这片区域就会成立治安流动岗哨,一旦有jing情,会第一时间出jing,尽最大努力保证大家用餐休闲娱乐时的安全。”

  人群中响起热烈的掌声,不时听到有人高喊:“耿局长,好样的……”

  在公安局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能混出头的人,都是屈指可数的老油条,不过转瞬之间,搁到别人身上未必回过神来,可他却已经做了三件事:先是二话不说抓了金链子等人,然后放低姿态干脆利落的认了错,还不忘面对大众提出补救方案,单单这份处理事态的急智,就让许多后辈叹为观止。

  片刻的sao乱过后,群众们都回座继续用餐。情绪没受多大影响。耿超是跟温谅共过事的人。知道他在刘天来心目中的地位。也知道这位主心狠手辣,可不仅仅是外界传闻里的纨绔子弟那么简单。刚才的一番做作顶多能安抚下许瑶和刘致和,要想让温谅满意,估摸着得把外面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整的哭爹喊娘才算完。道:“这位同学,这件事我会让局里从严处理,至于拘留还是……”

  温谅哪里不知他在想什么,看上去像是很没礼貌的打断了他的话。实际上却是接的恰到好处,道:“多谢耿局长秉公执法,反正我们也没什么事,没必要搞那么严重……这样吧,今晚这顿饭让那小子请了,我就不跟他计较了……”

  许瑶今晚一门心思想要把温谅吃回解放前,一听这话就急了,但她知道分寸,温谅说正事的时候从不会捣乱,只好撇撇嘴。暗暗的道:葛朗台,资本家。狡猾大大地!

  经理心底的石头落了地,却没察觉到温谅和耿超间的隐秘互动,忙道:“让各位受惊了,对不住,实在对不住,大家随便点,今晚这单免了”

  这就是人跟人的差距啊,耿超肚子里骂了声娘,好不容易这位小爷松了口,你一个看门管店的小经理凑什么热闹?

  其实温谅也没耿超想的那么蛮横霸道,主要是那一夜惩治白桓的手段让他印象太过深刻,所以才以为不从严一点不足以平息此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