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比翼飞(1/2)

加入书签

  离开了青河总部,温谅没有在市内停留,给钟从江打了个电话,然后驱车去了依山县。经过孔朴舟纪念馆时,停车下来驻足了片刻,秋游时的景致已经寻觅不见,周边尽是热火朝天的施工景象,各种大型车辆来回往返,沙泥成堆,钢筋如林,五星级大酒店的骨架初显规模。

  抵达仙贝乡将近下午两点,钟从江和傅进京一直候在乡里主街道的入口边,温谅从车内远远的看到两人,大切缓缓的停在他们身边。

  温谅从车窗探出头去,道:“都没吃饭吧?先找个地吃饭,我一路上赶着过来,快要饿死了。”

  钟傅两人显然没料到温谅这个点了还没有吃饭,以仙贝乡的条件,还真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做招待。他们对视一眼,还是钟从江有急智,笑道:“温总,这里不比青州,仅有的几个小饭馆不说菜怎么样,卫生都说不过去。要不咱们去老傅家里,尝尝嫂子的手艺?”

  钟从江如今jing神饱满,容光焕发,身上透着一股干劲,比起刚进青河时的yin柔和桀骜,实在好太多了。

  温谅看向傅进京,开玩笑道:“傅厂长,讨口饭吃,不麻烦吧?”

  傅进京忙不迭的点头,道:“只要温总不嫌弃,天天住我家吃饭都成。”

  “真要天天去吃,我怕嫂子晚上会让你睡墙角啊,还是不用了!”

  “她敢,信我不大耳光子抽她!”

  温谅哈哈大笑,指着傅进京道:“这个习惯可不好,今后我给嫂子做主了,你要欺负她,我可是要扣工资的!”

  傅进京的家就在附近不远。第一次上门。温谅总不能空着手去。经过乡zheng fu边上时看到一家代销店,便下去买了礼物,也没什么值钱的,都是些糕点烟酒之类的ri常用品。

  傅进京硬是拦着不让。还是钟从江从背后拉了拉他,使了个眼se,道:“老傅,这是温总买给嫂子的。关你什么事。这样吧,你先带温总过去,我再去转转买点菜。”

  傅进京这才没二话,从温谅手中接过装礼物的袋子,道:“你快点啊,温总还饿着呢。”

  温谅饶有兴致的看着钟傅二人,一个野心勃勃,一个脚踏实地,一个城府深沉,一个本xing憨厚。当初把他俩放到一起,也是没人可用的无奈之举。本来还打算等开荒阶段过去,另外寻找合适的人选取而代之,却没想到竟然相处的这样和谐,没有因为xing格和观念的不同产生冲突,反而很好的融合互补,显得生机旺盛,斗志昂扬。

  再等等看,说不定无心插柳,还真的为自己找来了哼哈二将,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

  傅进京的老婆叫刘红梅,是典型的农村妇女,听说温谅是自家男人的领导,热情中透着拘束,局促中略带不安,一边招呼温谅入座,一边将傅进京拉到门口,偷偷的埋怨道:“你也真是的,温总要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家里什么也没准备……”

  温谅正在打量屋子,闻言扭头笑道:“嫂子,这跟傅厂长没关系,都是我临时决定过来,给你添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刘红梅搓着手,道:“温总,您快坐,我去给您倒杯水。”

  “谢谢嫂子了。”

  其实以刘红梅的年纪,温谅叫声阿姨都是应该的,但傅进京不能跟李胜利比,要是以长辈的身份来称呼,想必吓也吓的他够呛。

  “傅厂长,你的家可跟我想象中有区别啊!”

  傅进京毕竟做了多年厂长,以依山矿泉水的知名度和经济效益来讲,他的家里不说富丽堂皇,但也应该比一般老百姓好的没边。可一路所见,跟周边的民居没什么两样,甚至还略显寒酸。

  傅进京哪里不明白温谅的意思,第一次来他家的领导,有许多都有这样的疑问,似乎当了厂长,他就该是个有钱人,家里也该高门大院,否则就不正常一样,道:“水厂是集体企业,我做厂长是父老乡亲们信任,工资已经拿的不少了,我也知足了!”

  温谅对傅进京的认识更深了一层,《冰鉴》里曾说“初识一个人要看情态,认识久了就要看jing神”,真的是极有道理。比如对傅进京,他的第一印象不过是此人有几分才干,是可以用的人,到今ri才发现此人不仅可用,而且将来可以用到更重要的位置。

  等钟从江提着鸡鸭鱼肉回来,刘红梅手脚麻利的做了一桌的丰盛的午餐,吃过了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