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刮骨钢刀(1/2)

加入书签

  有人说男人与女人最大的区别在于,女人为爱而xing,男人为xing而爱,归根结底,无论男或女,最后还是离不开一个“xing”字!

  xing是什么?有了一生相伴的真心,才组合成了这个字,温谅固然不是什么圣人,也有男人雄xing的本能和追逐美se的yu望,面对此时充满了挑逗xing的姚裳,更是经历着常人难以忍受的折磨。

  还有什么,能比一向端庄优雅的女子化作蚀骨**的尤物更能引起男人内心深处蠢蠢yu动的冲动吗?

  但温谅却只在刹那的失神之后,伸手扶住了姚裳的玉臂,将她逐渐俯下的身子,缓慢又坚定的挡了下来。

  细腻和冰凉,柔软和丰腴,手指尖传来的触感挑战着用前后两世的人生换来的定力所画下的红线,也许下一刻,这双手做的将不再是拒绝,而是另外一种可能xing。

  “姚主任,你喝醉了……”

  姚裳正骑坐在温谅身上,盘在脑后的长发披散在胸前,黑se的裙裾滑落到膝盖上侧的位置,露出雪白如玉的大腿,在黑暗中一下下的闪烁人心。翘起的秀臀随着真丝面料勾勒出一个宛若天成的浑圆,跟着纤细腰身在无意识的做着轻微的扭动和摩擦。

  温谅的气息是一种很好闻的味道,仿佛雨后的第一缕阳光照she在还滴着露珠的芭蕉叶上,心神迷乱的姚裳根本根本听不到他的声音,或者说借着酒意勉强压抑住的羞涩感让她自欺欺人的关闭了所有思考的能力,仅仅用身体去感觉,去体会,去述说,去交流。

  姚裳没有说话。不过那从喉咙间发出的低喘的轻吟。娇嫩酥软好似柔若无骨的身子。以及第一次呈现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的裙下的秘密,都是比任何语言都明确的回答!

  温谅的手指上移,撩起如瀑布般垂落的青丝,定定的看着她的眼睛。声音清澈却又透着几分不容置疑,道:“姚裳,你喝醉了!”

  姚裳身子一震,整个人僵在那里。好一会才转动目光,呆呆的看着温谅,他的目光明亮如今晚的月光,洁净的没有一丝的yu望。

  刚才还似乎无法遏制的chun情如同chao水般散去,红晕遍布的俏脸霎间变得煞白,羞耻,无奈,痛苦,挣扎,以及无处可逃的绝望。如此清晰的从她的眸子里投影在暗se的车内。

  这样的场合下,拒绝对一个女人的伤害。可想而知!

  温谅柔声道:“姚裳,卫衍可以对不起你,但你不能对不起自己!听我一句话,你是你,不是任何人的附庸,不要为了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有爱之xing叫做爱,

  无爱之xing叫苟合!

  温谅对姚裳的感觉很明确,维持在最基本的朋友之间,没有多一步,也没有少一分。至于姚裳,她的骨子里还是最传统的那种女人,出嫁随夫,一生一世,如果不是种种机缘巧合,如果不是白天的遭遇和晚上的酒意,很难说会有今夜这一场意乱情迷。

  做过的事从不后悔,可会后悔的事也绝对不做,温谅的人生观向来直接,但其中包含的道理却绝不简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