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此情此恨死方休(1/2)

加入书签

  苏芮半躺在卧室的床上,脸色由于感冒少了往日的红润,带了点病态的苍白,长长的黑发随意的侧挽在右边,然后直直的垂到胸前,将妇人的柔媚和女性的典雅糅合在一起,依然是那般的美貌动人,纪政能最终抱得美人归,也算**丝成功逆袭了一次女神。╔ ╗

  不过苏芮的身体貌似一直不太好,上次纪政出事,就是没顶住压力差点虚脱,到医院输了几天液才好,这到了年尾年初,天气变幻不定,立刻又顶不住了。

  “妈,你看谁来了?”

  苏芮手里拿着一本杂志在翻看,听到纪苏的声音,抬起头望了过来,温谅站在门口,微笑道:“苏阿姨你好,听纪苏说你生病了,我特地过来看看。”

  这样的谎言纪苏听了只有高兴,哪里会闲的无聊去揭穿,柔情似水的大眼睛飞快的瞄了他一眼,然后急忙又躲了开去。苏芮再了解女儿不过,扑捉到她这种微妙的小动作,不由会心一笑,她当年能在那么多的追求者中间选中不名一文的纪政,骨子里就不是多传统的人,尤其又对自己的女儿充满信心,所以并不计较小女孩的懵懂情思。

  谁没有十六七岁的年华,对优秀男孩的一点心动和些许好感,会是将来很美好的回忆。╔ ╗不过还是应该抽点时间跟女儿好好聊聊,苏芮心中掠过这样一丝念头,放下手中的杂志,身子往上坐起了一点,白色碎格花纹的睡衣领口露出一点雪白的肌肤,浑不似这个年纪该有的润泽。

  温谅束手而立,表现的极有礼貌,苏芮掀开被子就要下床,热情的说:“温谅来了啊,还没吃饭吧,阿姨这就去给你做好吃的!”

  纪苏嗔道:“妈。你还生着病呢,做什么饭,温谅还有正事,哪有时间在咱们家吃饭?”

  “是啊阿姨。我就来看看你,可千万别忙乎了,”温谅又笑对着纪苏道:“不过纪苏同学,我得批评批评你,这是怕我在你家吃饭还是怎么滴,我今天还真没什么事,阿姨身体不舒服。要不尝尝你的手艺?”

  纪苏一下子愣在当场,脸红红的不说什么话,苏芮扑哧一笑,道:“这会知道害羞了?以前让你学做饭就是偷懒不肯学,现在后悔了吧?”

  温谅见惯了纪苏平日里大大方方的一面,还很少见她如此小女儿的情状,也许是在父母面前的缘故,再怎么稳重的小姑娘也会变得可爱起来。╔ ╗他不想让纪苏太过尴尬。也是一笑,道:“这不能怪纪苏偷懒,要我说啊。只能怪阿姨你太疼她了,不舍得让纪苏到厨房打下手,要不然还不早十年就造就一个五星级的大厨啊?”

  苏芮笑的前仰后合,道:“原来是我的错,好,以后就听你的,家里这些活啊都让苏苏做了,我也享享清福。”

  纪苏见温谅逗的妈妈这么开心,自己窘一点被他拿来打趣又有什么大不了的,笑道:“你真要在我家吃饭啊?虽然我做不了大餐。但做一点家常便饭还是可以的。”

  “我这人有个毛病,越是听见有人吹牛,越是要试着揭穿她的牛皮,我倒要看看,这个家常便饭能不能做熟了!”

  “那……我去买菜?”

  纪苏还是有些不敢确定,直到温谅点了点头。才高兴的提着菜篮子去门去了。听到门关上的声音,苏芮的笑容不减,道:“温谅啊,你先到客厅休息一下,阿姨换件衣服就来陪你说话。╔ ╗”

  温谅叹了口气,道:“阿姨你身体不舒服,就不要来回折腾了,我这次来其实是有事问你,不过当着纪苏的面不好开口,所以才找个借口打发她出去。”

  苏芮这才知道温谅要留下来吃饭的用意在此,自己三十多岁的人了,却没有从他刚才的话里听出一点的破绽,不过这样一个心机深沉的少年,才符合苏芮印象中那个神通广大的形象。

  她疑惑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温谅往前走了几步,在苏芮床边三四步的距离停住,他心中颇有点为难,眼光在苏芮的脸上逡巡着,却始终开不了口。

  苏芮惊疑不定,身子不由自主的又挺起了几分,被子悄悄滑落,露出了曼妙曲线的上身,急急问道:“究竟怎么了,你快告诉我啊!”

  温谅一咬牙,事已至此,避讳也没什么意义,低声道:“苏阿姨,当初何晓波那件事,你告诉纪厂长了吗?”

  苏芮一时没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道:“哪件事?何晓波出卖老纪的事,他是知道的啊……”

  “我是说,何晓波那次来家里……嗯?”

  苏芮突然醒悟过来,眼中闪过一丝羞色,头别到一边,过了片刻才微微点了下头。╔ ╗温谅也松了一口气,跟长辈尤其是一个芳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