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落花有意随流水(1/2)

加入书签

  “时不我待啊,”温谅站起身,慢慢踱到明亮的落地窗前,城市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无数张玻璃来回折she着午后的阳光,马路上的行人如同一个个勤劳的工蚁,前行,奋进,或成功,或死去。

  天愈高,心愈大!

  少年的脸上露出几分不多见的惆怅,轻声道:“范老师,看看脚下这片土地,它今ri的繁华,谁能想到十年前还是一片荒芜,可今ri这点繁华,也远远比不上来ri它的鼎盛。咱们的步子不快一点,就会被甩在身后,是作为一个开拓者,引领并制定规则,还是做一个追赶者,在既定的规则下适应和生存,答案其实很简单,不是吗?”

  范博站在他的身后,困惑道:“可温少你不总是强调,发展的第一要素是稳健,只有扎好了根,才能生长的更高,这不是……不是……”

  “自相矛盾?是吧?”温谅微微笑道:“范老师,知道我现在对你最不满意的地方在哪里吗?”

  范博jing神一振,他是真的对温谅感觉莫测高深,也极其想知道自己在他心目里究竟还有那些不足,忙恭敬的道:“请温少指点!”

  “指点谈不上,只是谈谈我的看法。你啊,你的思维总是太线xing而显得单一,或许是在学校呆了太久的缘故,讲课就是讲课,做学问就是做学问,包括在外面做个枪手发点文章赚点稿费,都是一个个du li的、没有直接关联的事。但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战略决策者。而不是仅仅做一个合格的战术执行者,区别就在于。是否具有通观全局的眼光和心胸,将线连成片,再由片成面,每一个环节,每一个关隘,每一个部分,都要了然于胸,如臂使指。这样才可能成为我希望你成为的那个人,将来也好独当一面……”

  “当现实的时间逼得我们需要快速发展,可企业的规律又要求我们必须稳健,两者产生矛盾的时候,该怎么样去解决这个矛盾?你的想法,还停留在单一的层面,要在二中选一。非此即彼,放弃一个,而选择另一个。可你有没有想过,会不会有另外一种可能xing,不用去做选择,也可以完美的解决这个矛盾?”

  范博似乎明白了些。但还有一层薄雾挡在眼前,只差一点点就可以一步跨入此门,急急道:“是什么呢?”

  温谅指了指桌子上那厚厚的一大堆资料,笑而不语。范博愣了愣,猛一下恍然大悟。道:“局部稳健,整体提速?”

  温谅拍了下手。笑道:“不错,不管是豆浆,水厂,化工,传媒,保健品或者程控机,每一家都要一步一个脚印,稳稳当当的往前走。但从整体来看,当它们发展到一定程度,主营业务产生了交集和重合,就可以适时的进行重组和合并。归根结底,那是那句话,眼光要放的长远,比如说,有了新兴厂和青化厂相结合的水处理技术,对依山水厂的未来也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有了青河豆浆和保健品公司,对以依山水厂为核心的食品产业链结构进行有效的补充;有了凤凰鸟文化公司,可以在文案宣传、广告策划、市场营销等方面,对其他公司做一个全方面的包装和推广;至于电子设备这个行业,如果仅仅是为了积累财富,我本可以不去涉足,因为单单‘水”这个市场,就可以赚到取之不尽的金钱,但21世纪必然是电子网络的世纪,缺席了这一场盛事,人生未免会留下许多遗憾……所以你看,到了最后,其实也只有两家公司而已,一家专注于传统领域,一家专注于高科技领域,两条腿走路,才不用怕跌倒啊!”

  范博听的心旷神怡,如痴如醉,当所有人都只看到温谅东一榔头,西一板斧的乱冲乱撞的时候,却没人想到在他心中其实早已经铺开了一幅辽阔雄伟的产业蓝图。看似分散的投资计划,看似杂乱的多元化战略,互相之间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永远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为了这个目标的实现去迎战一个又一个难关,去解决一个接一个难题,这样的人,每当你以为足够追赶上他的脚步的时候,却发现那不过是一种错觉,自己的脚尖,还远远不够触摸到他迎着阳光洒在身后的倒影!

  “当然了,理想很丰满,而现实很骨感,你的顾虑也不是没有道理,”温谅的眉心凝聚着坚毅和果决,道:“想要同时发展,齐头并进,需要极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做支撑,做后台,作为你我的底气和信心的来源,所以有许多事不得不做……”

  “不过有了这次赚的4个亿,足以支撑一阵子了。”温谅话题一转,笑道:“范老师,你也做好准备,等《中国可以说不》告一段落,凤凰鸟的工作重心要转移到其他方面,我对你另有重用……”

  范博心中也不知是喜是忧,他如今在京城混的风生水起,正是得意的时候,乍然听到这个消息,未免有片刻的惆怅,但在温谅清冷的眸子注视下,瞬间反应过来,忙应承道:“一切听温少吩咐!”

  从凤凰鸟出来,温谅接到宁夕的电话,开车赶回了四合院。今天香榭居开业,不过并不像普通商家那样敲锣打鼓放鞭炮图个喜庆热闹,而是筹备了一个自助酒会,邀请京城的名媛贵妇以及各个行业的女xingjing英前来捧场。到了院里

  各种准备工作正有条不紊的进行,度娘迎了过来,把他往后院的房间里领,突然低声道:“温少您要回青州了?”

  “嗯,今天下午就走!”

  度娘抿嘴一笑道:“怪不得刚才听朱小姐发了好大一通脾气,原来是真的啊。其实……如果不是什么急事的话,还是留下来热闹一下。毕竟这个院子能有今天,温少您也出了不少力,用朱小姐私下对我说的话,是居功甚伟。”

  温谅微笑道:“度娘,你以前跟我说话可从不拐弯抹角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