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男人的底线(1/2)

加入书签

  敢仗义执言。

  温谅让两个女孩留在身后,往前走了几步,正好挡住白秃鹫等人的去路,卢头发散乱,花容失se,眼眶含着泪水,裙子的肩带从肩头脱落了寸许,露出肩颈处雪白的肌肤,因为紧张,薄薄上翘的红唇都在微微的颤抖,看见温谅出现并没有像其他女人那样的大声呼救,反而别过头去,仿佛怕再像白天那样连累他似的。

  莫骏也看到了温谅,对这个造成他所有困扰的罪魁祸首,真是咬牙切齿也不能解其恨,指着他怒道:“七哥,就是他,就是这小子!”

  白秃鹫冷哼一声:“就是跟你在学校里争风吃醋那家伙?看你那点出息,就这么个娘希匹的东西,我还以为有三头六臂呢!”

  不等莫骏回答,温谅淡淡道:“一个只会在十几岁的娃娃面前摆威风的人·又算什么?我看连个屁也不算!”

  众人齐齐一呆,没人敢去看白秃鹫的脸se,谁都知道这位主怎样的xing子,惹上就是个鬼难缠·跟他那位已经离开京城的堂兄一个路数,除了有数的那几个人,其他能压过一头的也都轻易不会当面这么羞辱他,不是怕,而是怕麻烦!

  可四九城就这么大的地方,这个人如论如何不是能惹得起白秃鹫的人之一,敢这样说话·今晚恐怕不只是找几个大学生妹子开开荤,而是动真格的要见血了。

  从温谅出现,一直陷入沉默的卢也突的抬起头来,一双妙-目看着温谅,呆呆的默不作声!

  前头抓着卢的两个壮汉,一人不等白秃鹫吩咐,松开了手,正准备用拳头招呼温谅。白秃鹫分开众人·走到温谅面前站住,yin着脸道:“住手!”

  他打量着温谅,眼前这个人的淡定应该不是装出来的·装的人装不了这么从容,当然也不是无知者无畏的那种傻逼,对方看起来,似乎胸有成竹,真的不怕事的那种人。

  白秃鹫皱着眉道:“你什么来头,敢挡爷的路,你挡的起吗?”

  温谅好整以暇的道:“不如先说说看你什么来头,惹得起的话,自然我就挡的起!惹不起,我立马赔礼道歉·掉头就走,你说怎么样?”

  白秃鹫眉头皱的更深,没有说话,莫骏却忍不住了,骂道:“装什么熊样,凭你也配跟七哥叫板?先打他丫的·一个土财主能有什么来头,打的他叫爷爷了,看看还能不能装的下去!”

  温谅看都懒的看莫骏一眼,无论卢与他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都是同龄人之间的小恩怨,大可以在校园里解决,不该牵扯到社会上的人,

  旁边的珠光宝气男看了下白秃鹫的脸se,道:“小子,这是莫家老七,七哥!不知天高地厚,除了小安哥,满京城打听打听,就数我们七哥的门面亮堂。你要懂事,现在道个歉,出门右拐,我做主让七哥放你一马,要不然,嘿嘿,别怪爷们不客气!”

  温谅哦了一声,笑道:“原来是莫小安一路的······”

  这下珠光男吃了一惊,声音不由自主的小了点,道:“你,你认识小安哥?”

  莫老七也支起了耳朵,yin晴不定的眼神没理开过温谅的脸,温谅仰天打了个哈哈,道:“认识,太认识了!不过我好像听说他得罪了一个外地来的土财主,然后跟一头褪了毛的流浪狗一样被赶出了京城,这位七哥连莫小安都比不了,还有脸在这里耀武扬威?”

  莫老七的脸se顿时变得铁青,珠光男张大了嘴,不敢置信的看着温谅,唯有莫骏还傻乎乎的左看右看,不明白为什么一向行事干脆的七哥这次却磨磨唧唧的不动手。

  珠光男凑到莫老七耳边,低声道:“真的假的?是那个人?”

  莫老七也拿不定主意,虽然莫小安离开京城很多人都知道,但里面的内幕,除了圈子里的人,外人知道的很少,更不可能知道是因为得罪了一个外来户才落的那样的下场。

  但眼前这个人,怎么看,怎么不像手段和关系都能通天的人物,毕竟一个能让燕奇秀和宁夕同时出手的人,很难想象会是这样······这样的平淡无奇!

  “七哥,怎么了?”

  莫骏终于看出点猫腻,貌似对方把自己这边的人给吓住了,这,怎么可能?

  莫老七的威风他是亲眼见过的,作为京城莫家远的快要挨不上边的远房亲戚,他比普通人更加明白这种从建国延续至今的家族到底有多大的势力,如今固然已经没落了,但也比大多数人要厉害的多。

  所以来京之后,在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莫老七,莫骏便如同抓了一把好牌,靠着同姓同宗的优势,又花了不少钱,才勉强跟他拉近了一点关系。不过靠这点关系想要人家帮多大的忙是不可能了,但偶尔也能带朋友出去的时候狐假虎威报下名头打个折什么的,某些时候还真的挺有效果。

  今天他吃了这么大的亏,又在教务处被训的狗血喷头,不仅要当着全系学生做检查·还要背一个处分,毕业了也不能核销,对他以后的前程必然会有影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