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青牛东去(1/2)

加入书签

  宁夕接连提了五个难题,从取得当地zheng fu全力支持到推动国家矿产资源立法,任何一条拿出来都是了不得的动静,对绝大部分的从业者来说都是难以逾越的天堑,更别说将这五条凑到一起,单单从字面上理解,就会让人望而却步,壮志雄心化水东流!

  不过正因为太难,准入的门槛太高,需要调动的社会资源和人脉资源太乱太杂,一旦你能人所不能,天大的收益立刻在等着你!

  宁虎臣听完宁夕的话,转头看向温谅,眼神并没有什么变化,可突然之间温谅觉得有无数道利刃刺在身上,一点点的将他整个人刨开两半,没有秘密,没有遮掩,心中所想,脑中算计,都被人轻易的一览无余。(首  发)

  “年轻人,你说说看,为什么选这个时间来做这个钼矿项目?”

  为什么选现在,您老还不知道?不过大家都是聪明人,既然老爷子装傻,温谅现在还没摸清楚他的底牌,自然乐得也装傻,答道:“从93年开始,受经济飞速发展的影响,钼矿价格连年翻番,到去年年初,涨到了十五万的高位,不过在维持了两个月的高位后逐渐下滑,中间略有反复,于去年年底最终稳定在十万左右。但从chun节过后,又有新一轮的下降行情,截至昨天,价格已经跌倒了八万一吨。从整体来看,我们认为价格已经跌至到谷底,选在这个时间进入,不仅能节省大量成本,也可以在理顺各方面的关系时减少点阻力……”

  “既然都到谷底了,干吗还做这笔生意?你怎么能断定接手之后,价格就能立刻反弹?”

  温谅对这样的问题早有准备,看都不用看宁夕,就将皮球踢了过去,自己却毕恭毕敬的道:“有跌才有涨,这是由经济规律决定……”

  二人转的好处便在于此,面对宁虎臣。那种无处不在的压力不是言语所能表达,一次对话所耗费的心力,几乎可以顶的上过往的总和。如果被他连着追问,连腿肚子都要禁不住打颤,还怎么斗智斗勇?

  所以两人来之前就定好了策略。如同沙盘推演般将所有的可能xing全都预演了一遍。然后全凭默契,适时的你进我退,轮流上阵,让另一个人缓口气。定定神!

  宁夕在心里给自己悄悄打了气,事到临头,容不得半分的迟疑和退缩,反正爷爷能心平气和的听她和温谅将话说到这个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了她事先的预估。

  以往的宁虎臣最忌讳的三件事之一。就是汇报工作时拖沓冗长,一般情况下只听原因和结论,然后由他签个同意或再议。这一次能容忍他们两个逐条逐项的汇报已是意外之喜,更别提竟然还有问有答,就某些逻辑xing的问题提出反问,而不是直接否决,这在往常,都是不可想象的事!

  想起和温谅事先商议的计策,这一步走的有点冒险。可她站在这里,本身就是最大的冒险,还有什么可怕的呢?神棍就神棍吧,反正当初温谅怎么忽悠自己的,这次就怎么忽悠爷爷。当然,难度会翻了十倍,不过她另有杀手锏在握,咬牙赌一把好了。如果真的成了,ri后的好处不可限量!

  “经过深入分析。结合每十年一个经济周期,我认为明年东南亚很可能会发生极其严重的经济危机,也势必对我国造成严重影响。为了应对经济危机,国家必定会采取一系列刺激经济的措施,比如积极的财政政策和较稳健的货币政策,瞖徊郊哟筇贰9贰9ㄑ丁11繁!3鞘小1┝帧7然n枋┓矫娴慕ㄉ瑁源死蠢┐竽谛瑁碳は训鹊取6饪笾破芳瓤梢杂美粗圃煸耸渥爸谩11怠9ひ祷担约案髦志芤瞧鳎部梢灾圃炀1箍恕3古凇11鸺10佬堑暮辖鸸辜土悴考鼓苡米鞲呶碌缏姆4炔牧虾徒峁共牧稀17婵展艿拇笮偷缂驼ぜ氲继寮暗绻庠床牧希獾哪承┗衔镌谂┮捣柿现幸灿泻芄惴旱挠猛尽r簿褪撬担灰?7年我们彻底控制沙河钼矿资源,在接下来的两三年内,应该有一个可以盈利的前景,一旦危机度过,经济开始复苏,我们就能用最低价收购的矿产,去赚取五六倍的收益!”

  “东南亚?经济危机?”

  宁虎臣虽然不懂经济,但久在枢要,对经济的敏感xing异乎常人。如今各国都在看好未来十年的发展,明年国内也将再次上调gdp增速预期,哪里来的经济危机,这不是乱弹琴吗?

  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