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太公钓鱼,愿者上钩(1/2)

加入书签

  雷方想过温谅可能会多分他一点,毕竟从前到后,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但怎么也没想过竟然多了一千多万。

  一千万是什么概念?他在四九城低三下四的拉皮条求人情混来混去,一年到头能有个二三百万的纯收入也就不错了,一千多万,等于他少干了五年!

  雷方心痒之极,但还是下意识的看向宁夕,这位大小姐不发话,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额外多拿。

  宁夕笑道:“拿着吧,算是分红了,你该得的!”

  雷方当然知道这是客气话,做生意白纸黑字,权利义务写的明明白白,该多少就是多少,怎么也没有分红分了一千多万的道理,不过钱财自古动人心,他从来都不是什么圣人,哈哈一笑,拍了拍温谅的肩头,道:“既然温老弟豪爽,那我就却之不恭,受之有愧了!”

  分钱完毕,皆大欢喜,度娘下厨做了几道清爽的小菜,睡醒了一觉的朱子萱也爬起来凑个热闹,五人喝着小酒谈天说地,度过了来京之后第一个不眠之夜。

  凌晨三四点的时候,众人各去安睡,朱子萱非缠着宁夕,两人就住了一间,雷方不知又有什么急事,接了个电话出门去了。温谅看看表,懒的回房,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一晚上不睡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坐在客厅拿了张纸笔,从上到下,缓缓了画了四条线,然后在每一条线上不同的节点,画上一条横线,横线后面是数字,从200,2000到20000不等。

  六点,温谅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然后到四合院里打了套拳,正盘算着是不是先走一步的时候,宁夕推开房门走了出来。

  “怎么不睡?女孩子睡眠不足会老的快……”

  宁夕走到他身边,道:“我知道你总是六点准时起床,反正也睡不着。不如一起说说话,昨晚那么多人,许多事没来得及说。”

  温谅做了个请的手势,道:“一起走走?”

  “嗯!”

  两人沿着走廊并肩而行,宁夕突然道:“你知道的。有我在。雷方不敢有什么异动,所以没必要费心去拉拢他……”

  “一千万而已,谈不上费心……”

  宁夕摇摇头,道:“不是钱的问题。跟雷方这样的人打交道,有时候不能套用普通人的法子。对普通人多给这一千万,可能会让对方感激涕零,从此死心塌地也说不定。但对雷方来说,四亿七千万的利润。分他八千万,和一个亿,他都不会领什么情,弄不好还会觉得你软弱可欺,生了别的心思……权术你懂的比我多,也比我老练,要知道没有足够的威,胡乱施恩反而成了最危险的举动……”

  “我明白,如果不是有你在。仅仅我自己跟雷方合作,哪怕他的本金只占了18%,可最后分配利润的时候仍然要五五开,或者再狠一点,能给我留四成就不错了。”弱肉强食本就是这个社会最基本的法则。如果不是有宁夕的大旗做庇护,温谅敢一次性赚五亿,雷方就敢狮子大开口,将他吞的连渣都不剩。

  温谅耸耸肩膀。笑道:“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是有你在。我也不会拉他入伙,与虎谋皮的事不是不能做,但至少也要等自己有了自保的能力。你也知道,我这个人自信是有一点,但绝不会自大,放心吧,多给雷方一千万,他领不领情都不要紧,反正过不了几天,这笔钱还得回到我的手里。”

  宁夕这段时间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坐庄上,还真不知道他的如意算盘,眉头微微一蹙,道:“你要……”

  温谅察言观色,立刻知道她想岔了,失笑道:“你想哪里去了,我就算有这个胆子,也没这个手段去整治你们圈内的人。只是新看中了一个项目,想拉着雷方继续参一股,反正他的钱没什么急用,不如钱去生钱,总比放银行划算!”

  宁夕恍然大悟,道:“原来你早给他挖好了坑……”

  “坑倒不至于,他不负我,我不负他,不出意外的话,回报率会大的惊人,”温谅示意宁夕在走廊边的栏杆处坐了下来,将从苗清颜那里得到的褪黑激素的讯息跟宁夕做了详细的介绍,道:“苗清颜这段时间一直在帮我收集有关方面的资料,等资料到手我们可以研究一下,然后抽空跟她的导师见个面。我个人的意见,这笔生意可以做,做的好的话,一年之内可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