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皆为利来(1/2)

加入书签

  >

  回到四合院,各种消息流水价的传来,有关细节也逐一查清形势变得明朗起来。《中国可以说不》的热销一来是借助了这两年ri益高涨的民族情绪,二来是赶上台海危机的爆发点,三来有温谅的现代营销技巧、范博强悍的执行力和宁夕雷方宽广的人脉,但归根结底,这是一本充满了大国沙主义的jing神著作,当一切尘埃落定,或者说当统治者不再需要民众的这种狂热来为zheng fu增加筹码的时候,必然要被抛弃,甚或被打压。

  温谅两世为人,明白这里面暗藏的杀机和不可预知,所以在成稿的时候修改了许多激烈秋笔法将观点隐藏在看似客观的事实里,引导着读者自己去领悟,去思考,去分辨,去寻找真相;所以才会在3月8号之前就让范博减少煽动xing的宣传口号,弱化挑动对抗情绪的营销方案,顺水行舟,乘风借力,而不是劈荆斩浪,做一个露头的弄chao儿!

  可今天发生的一切,却将所有的风险扼杀在了萌芽状态!龙永图一番演讲,《中国可以说不》立刻成了代表共和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正面典型,作为九十年代中期最为重要的入世谈判,谁要再拿这本书开刀,岂不是当着全世界抽执政党的脸?

  温谅在房间内走动几步,道:“准备一下,让范博明天召开记者会,你觉得呢?”

  宁夕自顾自的斟着茶,头也不抬,轻笑道:“不保持低调了?”

  也许这话在别人听来会觉得好笑,以凤凰鸟如今的知名度还叫低调的话,哪什么才是高调?但宁夕从这一系列布局开始的第一天就发现温谅其实一直在压抑,压抑着凤凰鸟的成长,压抑着对《中国可以说不》的推动,他能将范博丢在京城,全权负责公司的运作和宣传然后自己不管不问的回了青州,可为了此次坐庄,却不惜滞留京城一个月,这种对分明的态度固然有许多种解释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他投注在凤凰鸟的jing力还不足全部jing力的一半。

  换句话说,如果由温谅亲自出马,凤凰鸟的风头至少还能现在响亮一倍!

  温谅没办法说是因为这本书前世里被封禁的命运让他不能不小心翼翼,反正他一贯的形象都是谋定而动,稳重谨慎的可怕,随便扯几句安全第一的鬼话也能糊弄的过去闻言不由笑道:“有龙永图的讲话,等于给咱们上了一道护身符,赶明再邀请几个文化部门的领导到公司指导一下工作,正面典型一旦竖起来,就算以后出了什么乱子,咱们也是有功无过,说不定还能赚点同情分,从别的地方得到点补偿。”

  不算胜先算败,温谅最擅长的便是打蛇随棍,你龙永图既然敢开这个头他要是不趁机割对方几斤肉,那真是没脸再见青州父老。

  宁夕慢慢的品了口茶,道:“想做就做吧,我总是支持你的,何况一本书而已,又没有反党**的言论思想,再招忌能招到什么程度?这次咱们好歹也算为国争光,声势闹大一点,对大家都有利,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计议已定温谅给范博打了电话,通知他赶到四合院,不过范总如今成了名人,背后许多条小尾巴追着,愣是用了一个多小时才甩掉屁股后面的记者,闪身进了院内。

  当雷方和朱子萱安排好同泰证那边的琐事回到四合院的时候,范博已经悄悄的离开。跟随雷方同来的是两个做账的财务,都是业内的jing英,也是信得过的人,经过他们四个小时的jing心核算,前后对照了三遍,这次坐庄的最终收益终于出炉!

  一般来说,按一只股票上涨%的空间来计算,庄家利润应该维持在50%王右,抛开低位吸货、拆借资金利息、印花税、交易税等基本成本,在坐庄过程里的洗盘、震仓、拉抬、出货所消耗的成本也要一并计算,总体下来,目标个股上升%,庄家将获利50%!

  当然,这个例并不固定,如果cao盘手的水平较高,融资能力强庄家的公关和消息发布较到位,这个利润率将可以上升58—nc%,也就是说最高可到60%;另外一方面,庄家的成本一直在变化当中,在低位吸筹震仓,和在高位横盘做箱体运动的成本是不一样的,有时要高买低卖,有时低买高卖,每一秒每一分,每一股的成本都在波动起伏。

  所以核算收益是一个十分复杂和艰难的过程,亏得雷方找的这两位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