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尾声(一)(1/2)

加入书签

  猜到水蔷薇其实很简单,温谅在京城的敌人十分有限,如果是那些人,动用的报复手段绝对会今天遇到的可怕数百倍。那么这样一群跑一千米就快断气的宅男,都市休闲风打扮,加上怎么学也学不像的狰狞,除了被宠坏的小孩子的把戏,还能会是谁呢?

  回到住处苗清颜已经离开,在茶几上留了张字条,要和他一起吃晚饭,温谅看过就忘,也没往心里去,洗了澡去了凤凰鸟公司。

  和范博说了没几句话,宁夕和雷方前后抵达,四人密谈了两个小时,然后分开行事。雷方和温谅走出大楼,他低声道:“这行吗?咱们炒人家公司的股票,还去找人家合作,怎么有种送羊入虎口的感觉?”

  温谅笑道:“无妨,当初为什么选上宁高科这个小盘垃圾股?一来小盘股流通市值小,不需要天价资金,咱们第一次做,尽量求个稳健;二来小盘股对大盘指数影响小,不易引起监管层注意;而第三点,就是因为小公司更愿意配合庄家进行炒作,也更容易利用财务手段对它进行包装和改组,不管是制造利空还是利好消息都不费吹灰之力……”

  雷方满脸疑惑,道:“我就是这里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配合咱们呢?”

  “听说过鲶鱼效应吗?挪威人很喜欢吃沙丁鱼,尤其是活鱼,可沙丁鱼生性懒惰,不爱运动,一般抵达港口的时候早就死了,而如果在鱼槽放一条鲶鱼,因为鲶鱼爱动,它一动沙丁鱼就跟着游动躲避,如此就能活着回到港口,这就是所谓的鲶鱼效应。像上宁高科这样的小公司,业绩差的一塌糊涂,股价沉沉如死水·如果不借助外力的话,早晚跟沙丁鱼一样在股市里死去,而庄家,就是属于他的那条救命的鲶鱼!”

  雷方若有所悟·温谅继续道:“庄家通过一系列的炒作,能让公司的股价重新活跃起来,至少看在股民眼中,交易量增大,股价起伏波动,都会引起他对这家公司的关注,这是名;而配合庄家炒作的过程中·公司高管或者相关利益人都可以跟随获利,最起码建几个老鼠仓,赚的钱都够一年的工资奖金,这是利;有名有利,股市本就是名利场,他们有拒绝的理由吗?”

  雷方恍然大悟,猛的一拍手,道:“不错·亏我还小心翼翼的派了人去盯着上宁高科的动静,害怕咱们的动作被人家发现,然后闹到证监会不好收拾·没想到原来大家其实是一家人······”

  温谅哈哈大笑,道:“一家人也得明算账,该谈的东西还是得谈!本来开始吸筹的时候就该接触,让他们帮忙做点利空消息放出来,方便咱们打压,不过正好赶上38演习,这一道程序省了,但拉升阶段还是彼此配合下的好,咱们的资金并不充足,多了个帮手·也能省点力气,减少点风险!”

  雷方注视着温谅,眼中闪过赞赏的神色,道:“温老弟,虽然你我小了不少岁,可行事滴水不漏·未虑胜先虑败,稳健的让人无话可说,和你一起做事,先不说赚多少钱,至少这心里安定的很!”

  温谅谦逊两句,突然道:“雷哥,做完这一波,有没有兴趣再来次合作?”

  雷方眼睛亮了起来,道:“有项目?”

  “还在谈,等有眉目了咱们再详细聊,不过你心里有个底,投资可能会较大,这一次的盈利说不定得全砸进去······”

  “赚钱不就是为了花?只要是你老弟带着头,我肯定没二话!”

  温谅微微一笑,道:“好,等我消息吧!”

  跟上宁的接触温谅没有出面,由雷方带了两个专业人士,按照他事先的吩咐,同上宁高科进行了深入谈判,都是圈子里混的精明人,响鼓不用重锤敲,三言两语就把合作的事宜确定下来。

  另一方面,宁夕坐镇同泰,对分派到全国的操盘手进行安排部署,确定下一阶段整体目标,当然,具体到某个价位还是绝密,不到当天是不会予以公布。

  同时范博的凤凰鸟公司也开始从另外一个途径跟上宁高科进行接触,隐晦性的表露了投资和重组的意图,对方反应积极,态度热烈。

  在温谅紧锣密鼓的三线齐进的时候,股市经过周末两天的调整,在国家整体调控下,报刊、电视、杂志、广播电台开始集体发声,说的内容不尽相同,可目的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