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蔷薇有刺(1/2)

加入书签

  既然有了合作的意向,温谅自然不方便再赶人家女孩子离开,何况他又不是不明白,苗清颜恐怕还没有从跟男朋友分手的yin影中走出来,一个人面对空寂的房间,那种感觉,只要失恋过的人都知道会多么的让人窒息和无助。 所以她死皮赖脸的呆在温谅家里不走,并没有多么过分的企图,或者说对温谅有了什么别样的心思,只不过是想找个人说说话,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而已。

  温谅指了指沙发,苗清颜豪爽的打了个响指,道:“明白,老规矩,你卧室,我沙发,被子一人一条!”

  半夜的京城突然下了场雨,雨滴打在玻璃窗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温谅从睡梦中醒来,感觉到身上丝丝的凉意。三月天变幻无常,以他的身体素质都觉得有点冷,可想而知外面客厅的苗清颜会怎样,自顾自的叹了口气,抱着被子出了卧室。

  苗清颜躺在沙发上,紧紧的缩成了一团,温谅摇摇头,将被子轻轻的盖在她的身上。睡**没有了白天的彪悍,秀气的眉毛锁成川字,她不开心,不管说了多少脏话,不管是不是笑颜不变,她都不开心!

  可治疗失恋唯一的药,是时间,这样的事温谅无能为力,到门口拿了外套,转身回了卧室。

  早上六点,温谅在客厅留了张纸条,让苗清颜离开的时候关好门窗,然后换了一身轻便的运动装,去附近的公园跑步。经过半夜的雨的洗礼,清晨的空气透着京城久违的新鲜,绕着小湖边的石板路跑了三圈,身后跟上来几个同样在跑步的年轻人,其中一个故意用温谅听的到的声音,跟身边的人说:“赌十块,这丫一看就是乡下地方来的土老帽,穿的跟破烂似的还装b来跑步,草!”

  温谅扭过头。出言不逊的年轻人还示威的扬了扬下巴,他旁边一个人气喘吁吁的道:“十……十块他也配,最多赌五毛好了!md,不过看丫这幅德行,老子肯定要输!”

  温谅眉头不易察觉的微微一皱。眼光飘过几人的脚下。不是常见的跑步鞋,而是很休闲的板鞋,身上的衣服也是五花八门,还有人手腕上戴着不知什么牌子的机械表。心中已大概摸清了他们的来路,不由加快了频率,片刻间将这几人甩到了身后。

  上气不接下气的人傻了眼,道:“飞总,怎么办?我刚聚好力。还没来得及撞他下水……”

  最早挑衅的年轻人跺了下脚,骂道:“还能怎么办,追啊!”

  接下来湖边发生了有趣的一幕,一个人在前面气定神闲的跑着,乍看上去速度并不快,但身后跟了四五个年轻人,死去活来的硬是追不上,可眼看着就差不了几步了,放弃了也太傻比。只能坚持着继续追。就这样永远差了三五米的前后又跑了三圈,几个人实在跑不动了,一屁股坐在湖边的长椅上,或倒或趴,也顾不得雨后的chao湿。一个个累的跟死狗一样。

  “说吧,谁派你们来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