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有女明依(1/2)

加入书签

  许多时候,反过头去看历史,会发现历史往往由偶然书写而成。如果不是在民族主义最为高涨的90年代中期,《中国可以说不》根本不可能引发那么巨大的热潮,再往后推十五年,社会矛盾已经聚集到一个可怕的临界点,可在政府有意的调控下,高呼爱国口号的民众依然会对某个岛国的汽车工业造成严重影响。

  民意即民心,顺之昌,逆之亡,没有第三条路好走!

  自95年11月解放军两栖登陆作战演习结束,两岸局势同时恢复平静。不明世事的人都以为高悬于两岸头顶的战争阴云随即结束,但更多的有心人却知道其实那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一直不曾远去,不知哪一刻就会砸下来,掀起海峡间的滔天巨浪。

  温谅从一月份开始紧紧的抓住所有可能机会,争分夺秒、排除万难推出《中国可以说不》,为的就是赶在三月前让本书上市,并形成一定的舆论影响力,当所有人都以为二月份以来的销量已经铸就了一个奇迹,他们却不知道,真正的奇迹,在诗人口中的“阳春三月”!

  “找京大出版社的负责人好好聊聊,同时通知各大印刷厂做好准备,公司内部召开会议,统一精神,务必上下一心,打好这一仗。我的意见,一:铺货渠道保持畅通,保证一二线城市货源充足;二:分区包片,每一个销量在五万册以上的城市都派专人负责;三:跟各地工商文化公安部门做好沟通,新华书店公然卖盗版的事情决然不能再次发生;四:制定奖惩机制,功必赏,错必罚;五: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负责宣传的部门要开始一点点取消有鼓动、暗示、起哄、推波助澜民族对立情绪的宣传方案……”

  范博在温谅说“我的意见”时,就从旁边桌上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笔记本,笔锋飞快的记下他说的每一个字,且在第五点上重重的画了圈,以做重点标识。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温谅要这样特意叮嘱。因为开始的时候定下的基调不就是要尽一切可能调动民众的爱国情绪吗?这一个月的销量已经说明这个策略非常的成功,那,又为什么要改变方针呢?

  但这些疑惑并不能成为范博反对的理由,他甚至连反对的意思都没有露出来一丝一毫,记下温谅所说的七点意见,合上本子,正色道:“我今天就逐一落实,保证不出一点差错!”

  温谅伸了个懒腰。舒舒服服的靠在沙发上,笑道:“不用这么严肃,你也知道,卖书不过是咱们顺道生意……”

  范博也是一笑,凑趣道:“这话温少一定不能在外面说,要是被人知道他们羡慕的直流口水的赚钱生意,不过是您事先铺下的垫脚石,少不了得大吐三升血啊!”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哈哈大笑!

  温谅刚从公司出来,打发一直送到楼下的范博回去。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接通后听到一个稚嫩的嗓音。一时没反应过来,问道:“你是谁?”

  “雷雨,你现在有空没有,来学校帮我个忙!”

  脑海中浮现那个一身女装的小色鬼,温谅诧异道:“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号,又怎么知道我在京城的?”

  雷雨冷冷的声音还是那么的刺耳:“朱子萱早上是不是去找你了?”

  温谅大跌眼镜:“这究竟什么破地方,还有没有一点权?”

  “我对男人没兴趣。管你是爱裸睡还是爱裸奔,偷窥你瞎了我的眼。嗯,我有个小麻烦。干脆点,有空没有?”

  温谅好整以暇的道:“帮忙不是不可以,不过最好先说说什么事,然后再商量下报酬……”

  话没说完,雷雨竟然干脆的挂断,听着话筒里的嘟嘟声,温谅笑道:“小样,脾气倒不小,看来伪娘的不够彻底,得继续努力。”

  他开着车向西城复兴门一片开去,没走出多远,手机又响起来,按下接听键,笑道:“怎么,有得商量?”

  “算你狠!知道我电话求到你头上,肯定是走投无路,所以才狮子大开口,不过我输得起,说吧,想要什么?”

  “这话说的爷们,”温谅故意调侃了一句,也不理雷雨的冷哼,道:“我帮你可以,不过你得帮我打听一件事!”

  “说吧!”

  温谅却卖起了关子,道:“不急,先忙你的,忙完了我请你吃午饭,坐下来慢慢聊!”

  “啪!”

  电话挂的比上次还快,温谅傻了眼,不给我地址,我挨门挨户问过去不成?

  还好雷雨也很快发现这一点,再次打电话过来:“来史家小学,对了,打扮成熟点!”

  雷雨就读的师家小学在东城区,这个小学很nB,具体之处就不一一列明,各式各样的奖项太多,当别的小孩子还不知道电视机是什么玩意的时候,人家已经在学校开设了计算机课。如果这还不够直白,小学的70年校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从中央到市里的领导来了几十个,就会明白千万别把小学校长不当干部。

  温谅在门口看到了雷雨,小家伙还是惊人的帅,两人一边走一边由他介绍情况。听完之后温谅表示也不是什么大事,简单点说,是雷雨准备放学后去吃上官深雪豆腐的必备道具被女班主任发现了,一件连衣棉裙,两只及膝白袜,一个长发头套,还有一双短筒小马靴,这些东西他无法解释来源,说了是给表妹表姐带的也没糊弄过去。

  “这位老师盯你绝对不是一天两天了,不然哪有这么一抓一个准的?”温谅对这位摊上雷雨的女班主任深感同情,别说九十年代,就是二十一世纪人们思想观念有了巨大进步,可如果谁听到自己刚十岁的儿子有女性倾向,怕也要闹的家里鸡犬不宁,从老师到学校,谁也脱不责任!

  温谅碰了下他的肩头,低声道:“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对这位女老师……嗯哼?”

  雷雨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没的说,丹凤眼真有几分小妩媚,道:“大叔,你这是在教唆未成年犯罪,懂不懂?”

  温谅打个哈哈,道:“准确来说,我现在也是未成年,去了公安局。咱俩谁教唆谁,还说不定!”

  雷雨嘴角露出点笑意,道:“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