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无庄不成股二(1/2)

加入书签

  坐庄无非五步,低价吸筹,震仓打压,大幅拉升,反复洗盘,出货离场。上宁高科年前最低股价在1。56,公司又基本没有利好消息,业绩平平,加上熊市大盘无力,典型的散户不疼庄家不爱,沉在底部无人关注。从二月十一日起,除开过年休市,宁夕分派在全国三十七个证劵营业部的操盘手用了将近五百个账号慢慢吸进了二十九万四千六百手股票,占了总流通量的30%左右。

  一般而言,一只股票有30%的浮筹最容易流动,涨或跌都会换手,有20%是相对稳定,只要大涨或大跌时才会卖出,15%是稳定部分,只有涨才会卖,还有15%更加稳定,技术形态不坏死,持股人坚决不会抛,最后20%长期稳定,涨也不卖,跌也不卖,也就是业内所说的“锁仓”!

  温谅和宁夕的目标,便是“锁仓”之外的所有流通股,最不济也要到60%以上,才能保证绝对控盘,万无一失!

  温谅一场好戏的话音刚落,上宁高科先是跳空低开,然后卖单上出现超过一万手的大卖单,瞬间将股价打的大幅度下挫,拉出一条长长的阴线,然后接连下跌,不仅凶狠的击穿2。97的支撑线,还有继续向下打出探底神针的趋势。

  与此同时,散户大厅响起一阵阵的惊呼,有人脸色煞白,有人心跳加速,市场一片恐慌。这样的短线走势最能让人惊慌失措,心一乱,什么都乱,于是跟风盘开始蜂拥而上。

  “2。88!”

  宁夕冷冰冰的吐出一个数字,那个三十多岁的操盘手立刻在卖盘上挂出一个1288手的单子,代表2。88的价位。

  虽然操盘手之间有退伍军人用电话联络,也都在开市前拿到了当日计划表,可毕竟电话下指令会有延迟,市场随机万变。有时候用这种约定好的暗号反而更加快捷隐蔽。

  阴线仿佛一条吞噬一切的怪物,没有丝毫感情的继续拉长,雷方和朱子萱不懂这些技术指标,可也从中感受到了那凌冽而入肺腑的刺骨杀机,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仰着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屏幕。

  温谅的眼神从电脑看向宁夕,宁夕坐的很直,跟旁边的退伍军人比起来毫不逊色。也许宁家人骨子里还是离不了军人世家的气息,平日里看不到,一旦上了战场,立刻一览无遗!

  而股市,就是战场!甚至某些时刻凶险犹有过之!

  “2。83!”

  “2。79!”

  宁夕的声音一直稳定在一个平和的区域,既不尖细,也不沉闷,却足以让人感到信服,并彻底忘记她的年龄和美貌。

  上午十一点半,两个小时的时间悄然而逝。股价最后定格在2。80,比最低2。78稍有回升。不过这并不是拉升的征兆,反而是为了给那些心底恐慌却还没有平仓的人一粒定心丸。

  众人齐齐伸了一个懒腰,三个操盘手自去另一边的沙发休息。宁夕离开电脑,来到温谅身边坐下,脸上不见疲态,可精神略微有点萎顿,这样盯盘。换了谁都会累。

  温谅十指交叉,做了个扩展动作,笑道:“要不帮你按按?”

  宁夕自然而然的侧了一下身子。半边后背几乎碰到温谅的身体,温大叔没想到她真的不避讳雷方和朱子萱,也做出一副坦荡模样,在宁夕肩头似模似样的按摩起来。

  对面沙发上的那个三十多岁的操盘手,低着头偷偷的瞄了两人一人,眼中掠过一丝嫉妒。

  午餐是同泰证券免费提供的盒饭,土豆牛肉盖饭,味道还不错。别小看了这份盒饭,以前可是没有这项服务的,哪怕你是百万大户也得自己出去吃。不过连着几年熊市,证劵公司的日子不好过,去年年中开始全国几乎一夜间流行起这项服务,听说效果还不错,受到大家一致好评。

  哦,多说一句,这盒饭散户没有!

  朱子萱不知为何对股票起了浓厚的兴趣,趁吃饭的间隙,拉着宁夕问个不停。宁夕受缠不过,放下筷子,笑道:“怎么,小子萱终于不混日子了,想学炒股啊?”

  朱子萱嘿嘿一笑,道:“是啊是啊,我觉得好有意思,一买一卖,可以暴富,也可以赔光,这么刺激的游戏,夕姐你要是不带我玩,一定会良心不安的!”

  宁夕屈指弹了她一下,道:“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游戏,玩不好,可是会死人的!”

  前几年国内由于《大时代》的热播,炒股炒到跳楼的剧情深入人心,朱子萱倒是听的懂,不用宁夕费神解释,道:“所以我要拜你为师,夕姐你那么厉害,我跟你学一定只会发财,不会跳楼!”

  宁夕被她逗的直笑,最后却一指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