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历史性的见面(1/2)

加入书签

  本来熙熙攘攘的院子瞬间变得安静下来,如果有一架高清摄像机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就会看到他们在某一个刹那都只有一种情绪:震惊!

  不,不是震惊,如果说起先对左雨溪的到来感到震惊的话,此时此刻应该是有种被雷劈了的感觉,脸僵手木,腿硬脚麻,从大脑到心脏出现了千分之一秒的停顿,没有思维,没有呼吸,没有存在!

  等回过神来,先是丁秋和丁兰互相看了看,接着陈科乔卓也很有默契的对视了一眼,彼此虽然没有开口说话,可此时无声胜有声,寂静,已经说明了一切!

  丁丽的心情则比较复杂,她长的还算可以,上学工作结婚一路走来顺顺当当,日子也算朋友圈里幸福的榜样,难免有些骄傲和自恋。可看到眼前这个淡雅如仙的女子,自己仿佛一下被打回了原型,别说白天鹅,连丑小鸭都算不上,心中的妒意刚要升腾,却又不可遏制的想到了她的权势,想到她一句话可以决定田志斌的未来和生死。

  妒意未去,惧意顿生!

  可她没想到的是,连看都不看她一眼的左雨溪竟然对丁枚这般示好,惊讶的目光在两人脸上来回的打转,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田志斌比起丁丽要简单的多了,他眼中几乎无所不能的靠山田鹏被左雨溪吹口气似的就给搞垮了,对她的惧怕为在场所有人之最。所以当看到左雨溪突然冰山解冻,震惊之后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让温怀明向她求情,将自己从田鹏那个烂泥堆里拉出来。

  还在茫然中的丁丽被田志斌碰了一下肩头,她先是疑惑,继而恍然大悟,两人的眼光同时热切起来!

  ……

  丁枚一向大大咧咧,算是不太会怯场的人。可刚才听了太多关于左雨溪的事,田志斌的敬畏,温怀明的为难,以及那些青州之花冷冰冰难以接近的传闻。面对左雨溪这突如其来的恭谨和亲热,愣是被前后认知里巨大的反差吓的手忙脚乱,眼巴巴的看着温怀明,想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温怀明也没有答案,从左雨溪突然出现开始,整件事就开始逐步脱离他的认知,不该来的人她来了。不该应酬的她应酬了,不该打招呼的时候她偏偏高高兴兴的问起了好,怎么看怎么透着诡异的味道!

  不过温怀明聪明在于,别人迷惑也只能迷惑下去,而他却知道去哪里寻找答案,眼角的余光不易察觉的瞟向了温谅。

  温谅在做什么?

  他在发呆!

  其实从第一眼看到左雨溪,温谅就在猜测她的来意,比如真的是为了给像姥爷这样的民办老师们一个官方的说法。比如醉翁之意不在酒,露个脸逼迫云水尽早了结田鹏一案,比如再自恋点。是受不了相思之苦,特地跑来给自己一个惊喜,可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来这些统统不是她的目的,她唯一的目的,就是来见见丁枚!

  这个时候容不得他细想,场面还尴尬着呢,忙走上前去,笑道:“妈,左局长问你好呢。是不是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姐姐,看你高兴的嘴都合不拢了!”

  丁枚确实没合住嘴,不过那明显是吓得,听温谅说话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有人出声就好,别刚才那样安静。静的心慌。

  本来有了温谅插话,丁枚跟着说两句客气话,这次“历史性”的见面就可以圆满结束。可丁丽已经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左雨溪身上,精神高度紧张,如同一张满月的弦,受不得半点的刺激,听温谅言语中不但没有一点的敬意,反而带了点调侃的意思,真是有种天塌下来的感觉——左雨溪是什么人,是你一个毛孩子能开玩笑的?

  “温谅,你越来越没规矩了,给你说了几遍,大人说话不要插嘴,就是不听,还不赶紧给左局长道歉?”

  丁丽突然跟疯子似的冲上去几步,指着温谅大吼起来,把所有人吓了一跳。温怀明皱起了眉头,道:“丁丽,好好说话,当着左局长的面,成什么样子!”

  丁秋丁兰赶紧上去把她拉开,左雨溪脸色不变,扭头对温谅道:“她是谁?”

  温谅十分无语,感情我老爸介绍的时候你根本没在听啊,不过这样的家丑说了脸上也不好看,道:“没事,爸,你还不领左局长进去,让人家站外面多不好?”

  温谅果断决定不要节外生枝,温怀明同样的意思,笑道:“左局,一路也累坏了吧,到这就是到家了,先进去休息会。来来,这几位同志也一起进来,老二老三,你们去搭把手,把东西放厨房。”

  李钧刚才看到温怀明迎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