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度娘的考验(1/2)

加入书签

  (感冒有点重,两更,吃药睡觉去了,顺求2月保底月票)

  朱子萱看谁不顺眼,那是什么都不顺眼,拍马屁也不成,眼睛仿佛长在脑门上,哼道:“认识我最好,我要拜度娘为师,请她去京城教我茶艺,然后也好方便泡茶给我老爸喝,你有没有意见?”

  赵永璋心底为难极了,可朱子萱连朱久思都搬出来了,他能说不吗,敢说不吗?正进退两难的时候,雷方在旁边笑道:“赵总是吧,我是雷方,在京里做点小生意,你也许听过我,也许没听过,不过不打紧,没听过的话,回去打听打听,度娘既然被我妹子看中了,还请你给几分薄面,日后来京城,我做东!”

  赵永璋能混成卫栖文的心腹,为他打点某些事务,靠的就是消息灵通,连万四维都能找到雷方的门路,他当然听过这位在四九城拉皮条拉的风生水起的雷家少爷,背后汗都快要下来了,哪里还敢迟疑,忙道:“自然,那是自然,我那小茶社倒就倒了,不敢耽误朱小姐的正事。╔ ╗”

  朱子萱终于露出一点笑意,道:“算你识相,恩,你叫什么来着?”

  “赵永璋,走底赵,点水永,王旁璋。╔ ╗”

  “呵呵,名字起的不错,有时间我跟卫叔叔打个电话,让他提拔提拔你。对了,你在苏海做生意,应该知道我说的卫叔叔指的谁吧?”

  “明白明白,”赵永璋不知不觉的腰身弯了许多,陪笑道:“多谢朱小姐美言,多谢雷公子提携。”

  见事情搞定,朱子萱拉起度娘欲走,安保卿一脸不甘心的样子,叫道:“等等,虽说去京城和去苏海都一样,但至少要问问度娘的意思吧?”

  度娘低垂着头。灵动的美眸飞快的瞟了赵永璋一眼,以她多年历练红尘的水准,这一眼能传递的信息可就太多了。

  赵永璋暗暗苦笑,安保卿的心思他如何不懂。将度娘送给卫书记,和送给朱子萱完全是两个概念,怪不得他还不死心。而度娘的眼神欲语还休,凄凄楚楚,当然也是想去苏海,毕竟跟着一个纪委书记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比跟一个屁大点的小女孩教教茶艺强的太多了,可这不是没办法吗,要怪只怪你们命里没这福分吧。

  “安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朱小姐看重度娘,那是度娘的造化,平常人感激还来不及呢,有什么可犹豫的?”赵永璋拱拱手。╔ ╗道:“先恭喜朱小姐觅得良师,雷公子,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被朱子萱跳出来横插一竹杠,赵永璋急着回去跟卫栖文解释,一般情况下由他出手还很少有办不成的事,这一次只能说天意如此,非战之罪了。

  等安保卿和赵永璋的背影消失在下方,朱子萱耶的一声尖叫,抱着度娘笑道:“好了,现在开始你自由了,找你那位情哥哥好好过日子去吧。”

  度娘对朱子萱感激到了极点,心中对隐瞒她感到十分的愧疚。但她不是什么幼稚的天真女孩,知道目前的状况才是最好的结局,唯有郑重其事的谢道:“谢谢,谢谢!”

  朱子萱轻轻擦去她腮边的泪滴,幽怨的看了雷方一眼,喃喃道:“你有心爱的人。而他也同样爱着你,多好,可惜我心中的那个人却从来不顾及我的感受,就知道躲,躲……”

  雷方满脸尴尬,抓了抓脑袋,转身走开:“哎,头好痒啊,该洗澡了,温老弟,你在哪呢,一起泡澡去吧。”

  度娘有点惊讶,低声道:“他?”

  朱子萱恶狠狠的盯着雷方的背影,突然扑哧一笑,道:“怎么,我难道不能喜欢他吗?”

  度娘脸一红,道:“不是,我本以为你喜欢的是温……哦,对不起,我不该多嘴。╔ ╗”

  “温谅?哈哈哈,”朱子萱大笑道:“那个死家伙,从第一次就撒谎骗我,说他叫黄沿,结果呢,他还死不悔改的说我明明告诉是谎言了,是你自己听不明白,你说,这样可恶的家伙,我会喜欢他吗?”

  是吗?

  度娘微微一笑,远处雷方和温谅勾肩搭背的上楼去了,喜欢一个人,自己总是知道的最晚,不是吗?

  宁夕款款走来,道:“男人去洗澡,咱们女人也去找个地解解乏,顺便好聊聊天。”

  说完当先往楼上走去,朱子萱挽着度娘走在最后,一时闷闷不乐,度娘最是明白这些小女孩的心思,有意开解她,悄声问道:“能跟我说说他吗,你那位雷哥哥?”

  “他啊,”朱子萱眼睛一亮,声音渐渐的温柔起来:“我喜欢雷哥哥很多年了,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小孩子……”

  顶层的贵宾休息室内,温谅和雷方泡完澡出来,早有等候在旁的姑娘引导他们躺到按摩床上。╔ ╗温谅笑道:“这里可比不过京城饭店,没什么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