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意外(1/2)

加入书签

  日当正午,路到尽头。

  风渐起,雪未消!

  两人同时止步,谢言从温谅手中接过箱子,眼中的不舍一闪而逝,低声道:“我走了……”

  温谅点点头,看着女孩转身,慢慢的往站牌处的人群走去,他突然喊了一声:“谢言!”

  谢言风中回头,仿佛用一秒7帧的相机连拍了她回头的瞬间,然后重新回放成了这一刻无与伦比的美丽。

  温谅指了指她的头发,轻笑道:“刚才忘了说,短发看起来更漂亮了些。”

  高三学业太重,谢言为了便于打理才剪短了头发,当时心里还有点小小的舍不得,没想到却意外的得到了温谅的称赞。

  她开心的笑了起来,没有生活重压的故作坚强,没有困境挣扎的不屈神色,她像每一个十九岁的少女一样,笑的春光明媚,笑的惬意盎然。

  回到家,丁枚正在试吃酱料,用筷子点一下放到嘴里,说一句不错,然后再换一瓶,又夸一句挺好,如此反复,看见温谅进来,乐滋滋的问道:“哪的同学,这手艺我看不比李锦记的差。”

  温谅没想到丁枚会给这么高的评价,凑过去尝了尝,果然是难得的美味,比市场上卖的好吃了不知多少倍。在商言商,他的心思立刻飞到青河上来,中央厨房建成在即,各类新食品的研发也已经提上日程,像谢言妈妈这样的民间私房菜,正是青河需要大力收拢的对象。

  不过这些事操作起来要到年后,且不能温谅自己出面,不然谢言肯定会无偿献出制作偏方,那样既不利于给后来者制定规矩,也有违他互惠互利的本意。

  又是忙忙碌碌的一下午,温谅一边在厨房帮丁枚打下手,一边还要应付不断上门来拜年的各色人等,手机更是不停的响。被丁枚笑话比老温还忙。而被儿子比下去的温怀明终于赶在7点前回来,一家三口吃着饺子看着电视,听着窗外不绝于耳的鞭炮声,其乐融融的度过了重生以来第一个春节。

  这年的春晚。赵丽蓉的《打工奇遇》红遍大江南北;

  这年的家宴,温怀明亲手给温谅倒了一杯酒,父子俩一饮而尽;

  这年的除夕,没有下雪!

  大年初一,温谅被温怀明和丁枚押着到交好的朋友家拜年,虽说一天下来累的够呛,但收了不少的压岁钱。算是痛并快乐着的幸福。晚上到家回房间休息了一会,出来吃晚饭的时候却听到丁枚埋怨道:“你好歹一个秘书长,竟然连辆小车都弄不来,初二要回云水老家,大包小包的东西,总不能坐票车吧?”

  温怀明自顾自的吃饭,淡淡的道:“票车也挺好,方便。别人都能坐,咱们为什么坐不得?”

  丁枚眼睛一瞪,道:“抬杠是吧?家里一堆的亲戚。我丢不起那人。”

  温怀明摇摇头,叹道:“你啊,连许书记过年回关山都没有用专车,我一个秘书长算什么?况且小车班的司机们都回去过年了,总不能为了咱们让人家巴巴的赶过来,影响多不好。”

  丁枚还要再说,温谅坐过去搂住她的肩膀,笑道:“好了,不就一辆车嘛,争什么争。妈。我爸说的有理,许复延早就严禁公车私用,尤其过年这个关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眼见丁枚要发飙,忙举起手道:“至于妈你说的也有道理,人活着不就为了一张脸?车包我身上。保证让您风风光光的回姥姥家!”

  “你?”丁枚表示不信,斜了温谅一眼,道:“你别给我找辆自行车啊?”

  别说温谅,连温怀明都笑出了声,温谅叫道:“妈,你这句话严重伤害了我的心灵,为了打消你的偏见,我决定搞一辆超豪华的车来给你个惊喜。”

  这次轮到温怀明皱起了眉头,道:“不要出格!”

  温谅吐吐舌头,道:“好吧,低调低调。”

  初二,晴,易出行。

  左雨溪曾经开过的那辆雷克萨斯正在温谅的操控下开往云水的沥青路上,丁枚瞅瞅这,摸摸那,忍不住问道:“这车得多少钱?”

  温谅无奈道:“妈,你已经问了五遍了,不管多少钱,靠老爸的工资这辈子是买不起了。不过有儿子我呢,你要喜欢,过两年买一辆孝敬您!”

  丁枚呵呵直笑,道:“好,好,儿子没白养,有这份心比什么都强!”

  温怀明黑着脸,拿这母子两个没办法,哼了一声,靠着椅子闭目养神去了。

  云水县在青州西北方,属丘陵地形,道路崎岖,温谅费了好大劲才让丁枚放心由他开车,至于何时学的,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也就是了。一路上安安稳稳地没出任何差错,到了云水县境的闵镇收费站,一辆挂着灵阳牌照的警车跟工作人员起了冲突,驾驶座上探出一个平头,大嗓门喊的隔着十几辆车都能听到。

  “没长眼吗?老子这辆车走遍全国也没交过一次费,你算什么东西,敢跟我伸手要钱?”

  “警车怎么了,警车了不起啊?”收费站里坐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工作人员,长相普通,满脸的雀斑,抓起手中的本子往桌子上一摔,言辞极其的泼辣,道:“按规定不是本辖区的警车照样得交费,你再厉害我管不着,可要在云水,你不听我的,这道杠杠你就是过不去!”

  平头怒火中烧,指着自己鼻子,道:“知道老子是谁吗?你是不是不想在这干了?”

  女工作人员不屑道:“我认识你是谁?每晚的新闻联播,你露几次脸啊?”然后嘀咕道:“越孙子越爱装自己是大爷,我呸!”

  “去你妈的!”

  平头的耳朵显然很好,听到了最后这句话,拉开车门下了车,想要冲进去动手打人。女工作人员吓了一跳,忙拨通了局里电话,同时副驾驶座上下来一个穿着黑夹克的男人,好说歹说劝住了平头,掏出一百块从窗口递了进去。冷着脸道:“收钱吧,有规定就按规定来,你这个同志,说话不要太刻薄。”

  女工作人员本来觉得对方不好惹。既然肯交钱息事宁人算了,可一听黑夹克的话,登时不干了,将钱从窗口扔了出去,道:“当这里是你们家储钱罐呢,想交就交,想不交就不交?现在我怀疑你们假冒警察。乱用警车,等着处理吧!”

  “你!”

  黑夹克怒意乍现,不过他性子阴冷,最爱背后放冷箭,极少跟人正面起冲突,哪怕这个女工作人员对他不值一提,也习惯性的想先忍了这口气,然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