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这一笑很倾城(1/2)

加入书签

  既然达到了目的,卷毛等人一个都没有跑掉,温谅当然不会去派出所,这件事透着蹊跷,以他的小心谨慎,在书店里露个脸已经是极限。

  其实有水哥等一大帮人,他们早得了温谅的叮嘱,一人一口吐沫也能把卷毛等人给钉死了,何况还有书店那个被卷毛欺辱的美貌少妇,温谅去不去意义不大。刘公安心烦意乱,也不知道这件事最后如何收场,见温谅执意不去,以为他这会才知道后怕,摇摇头不再强求,押着卷毛等人回派出所去了。

  卷毛走出店门的时候扭过头,目光满是阴毒的扫了温谅一眼。温谅微微一笑,丝毫没放在心上,从地上捡起一本印刷精美毫无瑕疵的《中国可以说不》,轻轻拂去上面的灰尘。

  “走吧,送你去青河!”

  出租车停在时代大厦的楼下,温谅没有下车,道:“我想起还有别的事情,就不上去了。”

  宁小凝没有问他什么事,只是在下车的时候,指着温谅座位边上的书,道:“这本书能送给我吗?”

  “这本脏了,我明天再买一本新的送你,好不好?”

  宁小凝点点头,关了车门,看着出租车原地掉头,往来时的方向驶去。她刚要转身上楼,脸颊突的一凉,抬起头,无数朵雪花洋洋洒洒从天飘落,不一会就将青州变成了一片银白!

  今冬第三场雪,来的比去年晚了一些。可毕竟还是来了,不是吗?

  宁小凝摊开掌心,看雪花渐渐成堆,清丽的容颜露出几分小女孩般的开心笑意。

  这一笑,很倾城!

  刘天来接到温谅的电话,立刻让建设路派出所将卷毛等人移交给了花园分局,第一次突审不出意外的以失败告终。卷毛等人口风很硬,又有丰富的反刑侦经验,无论是威逼恐吓,还是离间使诈,都一言不发。冷笑以对,态度嚣张之极。

  这一点温谅早已料到,此路不通,再找一条路就是。卷毛既然去书店闹事,其中的缘由书店负责人总该知道,可没想到通过数种途径却联系不到新华书店的经理,连书店的其他职工都不知道他去了哪,最后还是某个自称家属的女人打来电话。说老严出差了,过一周才能回来——老严,就是那位一直没露面的经理严芙蕖。

  离分局不远的一间茶社,温谅提着紫砂壶给刘天来斟了一杯铁观音。道:“老严怕是跑了,虽然还不清楚当中发生了什么事。但目前来看肯定不是小事,刘局。说不定这次抓了一条大鱼啊!”

  刘天来接过杯子喝了一口,趁这个工夫仔细想想怎么回话,他不知道范博去京城开公司的事,更不知道如今最火的那本书与温谅有关,所以肚子里满是疑问,不明白温谅为什么要插手这样的小事,却又不方便开口问,沉吟一会,道:“温少,要不来点狠的?我不信一群小混混能有多大的能耐!”

  论起整人的手段,公安局说第二,没人敢当第一,可问题是卷毛给温谅的感觉实在有点彪悍,说不定背后真有极硬的人撑腰,所以这些皮肉之苦能省则省,免得被人反抓了把柄,得不偿失!

  “不急,再等等……”

  温谅低头品着铁观音,说老实话,他不太喜欢这种茶,香味太郁,回味太甘,将茶叶的苦冲的一点不剩,品茶如品人生,只有甜没有涩,那样的人生不仅无趣,而且虚假!

  两人静坐了几分钟,温谅的手机响起,他接听电话后脸色不见变化,可眼中似乎点亮了一道光,如同拨开乌云的月芒,不急不烈,却辉映万里无疆。

  “书,果然是!”

  这样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刘天来听不懂,温谅解释道:“这件事看似复杂,其实很简单,新华书店不知从什么途径囤了大量《中国可以说不》的货源,前期可能也做了许多宣传,所以今天聚集了一大群人前来购买,而卷毛他们也是有意选在这一天来捣乱,让你的书卖不成。”

  刘天来在警界这么多年,太熟悉青皮们的做事规律,道:“仅仅捣乱的话,不至于甩棍都上,连公安出面都不退让一步……”

  温谅笑道:“所以捣乱是其一,其二则是要警告!”

  “警告?”

  “如果是生意上的往来,严芙蕖好歹是体制内的人,怎么也不会被卷毛等人吓得不敢露面,我猜他必然是做了什么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