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梦中那缕明黄(1/2)

加入书签

  该做的都做了,成败与否,最终的决定权不在温谅手里,不过他料定以许复延不会一口回绝,只要愿意考虑,这件事就有成功的可能性。

  暂时将那些勾心斗角抛却脑后,温谅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很少做梦的他竟然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似乎有个女孩隐藏在远处的雾中,看不清面目,听不到声音,只隐约有一角明黄色的裙裾在风中轻盈的摇摆。

  走前几步,女孩便后退几步,永远保持着可望不可及的距离,就这样走了一夜,如同走了一生!

  第二天一早,温谅洗脸的时候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默视了许久,然后将整个脑袋埋进冰冷的水中,水线漫过脖颈,漫过梦里那些朦胧的画面,水光波影之间,女孩的身姿愈来愈淡,可那抹裙裾却愈来愈亮,亮的如同一颗原子弹爆炸时发出的强光,惑目,惊魂,伤心!

  一路慢跑去了一号院,张妈开的门,看见温谅露出和蔼的笑容,引着他进了客厅。温谅本以为许瑶和宁小凝应该已经起床,却没想到餐厅只有许复延一个人在吃早餐。

  他想了想,走过去束手站好,恭谨的道:“许伯伯,早上好!”

  许复延放下手中的杯子,脸上看不出丝毫异样,指了指对面笑道:“坐,陪我一起吃点?”

  不是亲眼所见,外人很难想象身为市委书记的许复延,掌管着青州数百万生民的生计,早餐却是这样的简单,一碗小米粥,两个煎饼,一小碟芥菜丝,家常的甚至有点寒酸。

  温谅看着已经接近尾声的餐桌,哪里会不识趣的坐下来,道:“我来时吃过了。不麻烦了。”

  许复延点点头,起身去收拾碗筷,温谅没想到这样的琐碎事他不是交给保姆,竟然亲自动手。心头微微一震,忙凑过去帮着端了一个碟子。

  许复延笑了笑,没有阻止他,两人一前一后将碗碟送到厨房,张妈明显对这种事见怪不怪,手中还是忙碌不停。温谅看了一眼,两份煎蛋、火腿和两杯牛奶——这应该是许瑶和宁小凝的早餐。

  怪不得两女不下来呢。看来是不愿意陪许复延吃咸菜,温谅强忍着笑,被许复延看在眼里,哪还不知他在想什么,摇摇头叹道:“想笑就笑吧,对我家这闺女,我是没有办法喽。”

  温谅笑道:“其实牛奶鸡蛋未必有五谷杂粮营养好,不过女孩们都喜欢甜腻点的食物。在她们看来,牛奶不仅口感好,至少这个卖相比小米粥强太多了。”

  许复延哈哈一笑。指着温谅道:“你啊,这张嘴真是了不得。”

  温谅不知他这句话是不是另有所指,按道理温怀明应该还没有把昨晚的对话告诉许复延才对,可面对许复延这样的人,谁敢说能看的透他?

  两人刚走回客厅,就看到许瑶在二楼楼梯口探着脑袋偷偷往餐厅的方向瞄,温谅低咳一声,许瑶一回头,嘿嘿笑道:“爸,你吃完了啊?”

  许复延拿她没有办法。道:“我要赶着去市委,今天你回关山,记得……”

  “安了安了,赶紧去上班,等下我自己去汽车站,一路顺风兼平安。你不用管了。”

  许复延自律极严,家人如果不是急事,一般不会派公车接送,而他今天还要接待邻省过来的一个考察团,确实连送宝贝女儿去车站的时间都没有,脸上露出几分慈爱,从钱包里掏了五百块钱让许瑶拿着。

  换了别的小孩,说不定会发脾气耍小性,可许瑶被放养惯了,丝毫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接了钱数了数,然后一把夺过钱包,又从里面数了五张,一千块钱往口袋里一塞,钱是胆啊,整个人都似乎高大了许多,志得意满的道:“老许同志,我先回家帮你探探路,如果妈妈对你有不满的话,我随手就给你化解了,这五百就当辛苦费。”

  许复延来关山这一年多可以说如履薄冰,一两个月才回一次关山的家,老婆没有怨言就见鬼了,许瑶能体察到这一点,不愧父女连心,值得表扬。

  不过这些话当着温谅的面,还是让他很不爽,温谅适时的说:“我上去叫小凝下来吃饭。”

  许复延看着温谅上楼的背影,眼中有欣赏有赞叹,却还有一种莫名的味道,神色十分的复杂。

  许瑶黑溜溜的眼珠子在两人间打了个转,皱眉道;“怎么了?”

  许复延没有接她的话,笑道:“回家要老实一点,我这里忙没空管你,你妈可没我这么好说话。”

  许瑶可爱的皱皱鼻子,道:“知道了!”

  温谅敲了敲门,推开门后发现宁小凝正在帮许瑶收拾行李,一个小包放着镜子梳子等常用物品,大包整整齐齐的叠放着日常衣物。

  “教练,我是不是该叫你保姆了?”

  宁小凝放好最后一件衣服,站起身伸了下懒腰,堪称秒杀整个高中时代所有女生的身材曲线顿时一览无遗,长长的双腿,柔软的腰身,尤其上衣下摆出若隐若现的白嫩肌肤,谁看了都得花眼,何况温大叔其人?

  背对着温凉的宁小凝唇角上翘一个很微小的弧度,突然转身,一手一个,将大包小包凌空扔了过来。

  温谅吓了一跳,幸好他身手凌厉,对方才的美景只欣赏未沉迷,沉腰坠马,吐气开声,双手闪电般伸出,虽然狼狈了点,却还是接了个正着。

  宁小凝目不斜视的从他身边走了过去,冷冷说了一句话:“保姆总比苦力好!”

  温谅呆在原地,欲哭无泪,手中的沉重感告诉他宁小凝没有说错,提这玩意确实比苦力好不了多少。

  愣了一会,温谅提着包追了出去,叫道:“包这么沉,你丫怎么单手扔了四五米远的?

  楼下许复延又交代了许瑶两句,一秘张放走了进来,道:“许书记,时间差不多了……”

  许复延看了下表,对温谅和宁小凝笑道:“我还有事。许瑶就拜托你们送她去车站了。”

  温宁二人自然没口子的答应,许瑶不屑道:“我六岁开始上学就是独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