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小雪初晴不见情丝(1/2)

加入书签

  观音村的村民居住地离中央厨房还有一段距离,鸡娃嘴里叼着野草根,走路每个正形,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温谅瞅瞅四下无人,快走几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喂!”

  鸡娃吓了一跳,转过头刚要破口大骂,一个硕大的拳头砸了过来,然后眼前一黑,鼻梁和眼眶上传来剧烈的刺痛。

  这两个地方可以说是人身上最薄弱的要害,别说鸡娃一个小痞子,就是换了史泰龙也受不了。当然,温谅做事向来不留后患,为了防止鸡娃的内心比长相硬气,他还从工地顺手拿了根细钢钎,嗖的一下重重抽在鸡娃腰侧,纵然穿着冬天的衣服,可还是几乎把鸡娃给抽晕过去。

  他“噢”的一声惨叫,嘴巴张成了“o”型,一大一小两只眼睛跟滚珠子似的全挤到内侧,成了标准的斗鸡眼,怪不得叫鸡娃呢,原来出处在这里。同时脖子伸的老长,挺胸收腹,扭腰提臀,要不是鼻涕眼泪齐飞有损形象,这一下动作还跟天鹅湖里的芭蕾舞姿有几分神似。

  “公鸡打鸣呢?叫,还叫?”温谅又是一棍抽在鸡娃的腿弯,叫声戈然而止,鸡娃要掉出来,噗通瘫坐到地上,嘴巴还保留着血口喷人的姿态,喉咙里却发不出一点声音了。

  过了几秒,当身上的痛感没那么激烈,或者说适应了这种痛苦,鸡娃一口气才憋了过来,他也知道今天碰到狠人了,也不管究竟为什么挨打,先哥啊爷啊的求饶道:“我错了,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温谅啼笑皆非,看来这货被人打的都有经验了,踢了他一脚,道:“别嚷嚷,我问什么你答什么。不知道就摇头,敢有一句废话,我这棍子下次可就不抽腿了。”

  不抽腿抽哪?鸡娃带着这个疑问抬起头,顺着温谅的目光往下,最后停顿在两腿之间的罩门。

  温谅嘿嘿一笑。手中的钢钎转了个圈。鸡娃浑身一哆嗦,他还没成亲呢,全看着小鸡娃生儿子传宗接代,要是被人给废了。真是生不如死!

  “只要我知道,问什么我说什么,您问,您问!”

  温谅俯视着他,笑道:“谁让你们来给青河豆浆捣乱的?”

  “没。没人啊……”

  啪!

  温谅毫不手软的一棍子抽在鸡娃的肘关节处,这一次比上次的力道强的多,甚至能听到轻微的骨裂声。鸡娃大叫道:“我说,我说,是有个人找胡老三,说工厂开在这对村子不好,以后说不定还要多占我们的耕地,还说企业最怕有人闹事,只要我们组织起来。一定能从青河要不少钱……”

  “这人是谁,叫什么?”

  “我不知道,”鸡娃不等温谅动手,声嘶力竭的惨叫道:“我真不知道,他只跟胡老三联系。我要不是胡老三的本家侄子,也不可能知道这些。除了胡老三,村里没人知道他是谁!”

  有了那两下教训,温谅不信鸡娃敢说谎。看来这事最终还要落到胡老三身上。他举起钢钎,脸上笑容让人如沐春风。可说出的话却不寒而栗,道:“抽自己十下耳光,要见血,不然我用棍子帮你!”

  此时的温谅在鸡娃眼中仿佛恶魔,他虽然也常在村里耀武扬威,实际上没多大胆,碰到比自己狠的,立刻吓的魂飞魄散,抬起手边哭边抽自己,直到嘴角有血丝渗出为止。

  “这十下耳光教你以后对女人尊重点,祸从口出,嘴贱是要遭报应的,明白吗?”

  鸡娃整张脸都肿了,眼泪鼻涕交杂在一起,混着嘴角的血,样子惨不忍睹,他狂点着头,心里发誓这辈子再也不说任何一个女人的坏话。

  “你叫鸡娃是吧?这事没完,等我找胡老三谈谈,要是发现你有一句话不实,哼哼,我会带人找到你家,咱们再好好叙叙旧!”

  说完温谅掉头离开,鸡娃琢磨着温谅最后一句话,肝胆直打颤,连家也没回,直接离开青州,去外地投奔一个本家哥哥,避风头去了。

  回到工地,远远的看见胡老三等人从指挥部出来,和司雅静李胜利说了两句,便吆五喝六的离开了。温谅等他们走远,才从另一侧走了过来,司雅静脸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