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一万年太久(1/2)

加入书签

  两人勾肩搭背的晃着回了教室,广播里的音乐这时才停了下来,任毅感叹道:“这就是缘分啊,你说课间操还没结束,她怎么就回来了呢?”

  温谅猥琐道:“每个女人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不舒服嘛,花喜鹊再严格,难道还能不许人家女孩子招待大姨妈?”

  任毅左手托肘,右手托腮,沉思道:“那岂不是说,我们认识的第一天,就见了红?”

  温谅无声的张大了嘴,好一会才拱拱手,道:“任兄,‘一中贱圣’的名号真是非你莫属,兄弟我甘拜下风!”

  “承认,承让!”

  任毅学着温谅的样子拱拱手,得意洋洋的表情一如过往般的欠揍,但温谅何等毒辣的眼光,敏锐的察觉到他那贱贱的笑容下,其实并不像平日那样的洒脱和无谓。

  温谅脚下用力,腾的一下坐到桌面上,问道:“你丫的不是真的喜欢上人家了吧?”

  任毅双手插入浓密的头发里,使劲的抓了抓,苦恼道:“温兄,什么才是喜欢啊?”

  “喜欢就是……”温谅欲言又止,话到嘴边,才突然发现,重生这一世,身边的女人数量已经超越了前世三倍,可连他自己也未必知道什么才真正的喜欢!

  真要爱上一个人,不是应该付出全部的身心和情感,不是应该眼中心底有且只有对方的影子和容颜,不是应该只为其生,也只为其死,再容不下第二个女人的存在吗?

  “是什么?”任毅翘首企盼,无论学习,还是人生,温谅还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

  “喜欢……也许是过了一千年,一万年,你的脑海里还会时不时的浮现她的脸。想念她的笑……”

  任毅似懂非懂,静静的品味许久,突然拍了下桌子,道:“一万年太久了。我等不了,也没勇气去等,就现在,我要追她,一定要追到手!”

  温谅看着一瞬间变得意气风发的任毅,不由有点羡慕他的单纯和快乐,重回这一世。纵然人仍年少,可心已苍老,再也不会有爱上一个人的冲动,不会有放开一切去追求的疯狂;看着任毅,就像看到那个曾经的自己,唯一的不同,此时的任毅少了点懦弱,多了点无耻。而无耻的人,一旦固执起来,就会固执的可怕!

  “好。有骨气,我支持你!”

  温谅和任毅双掌对击,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日仿若恶作剧般的开场,竟拉开了任毅十年苦恋的序幕。

  下午第四节,叶雨婷又来教室做战前总动员,还有三天就要期末考试,从老师到学生的压力都非常大,温谅倒是老神在在,这回他不打算再作弊。反正跟叶雨婷和花喜鹊的关系都搞的不错,没必要靠成绩来作为旷课的法宝了。

  他一放松不打紧,跟周边满脸严肃,斗志昂扬的同学们立刻形成了鲜明对比,叶雨婷瞄了他一眼,重点点了温谅的名。希望这一次能继续保持上一次的好成绩,为三班添光彩,为同学做榜样,末了还让温谅作为代表上讲台发言,给同学们讲一讲冲刺阶段的复习方法,并说一说目标,表一表决心。

  温谅呆站在讲台上,闻着旁边叶雨婷身上传来的清香,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尴尬。整个三班谁不知道他旷课最多,迟到最多,上课睡觉最多,有什么资格作为代表来发言?就算发言,有谁会听?就算有人听,可有人敢学吗?

  要不是看在叶雨婷漂亮精致的脸蛋份上,温谅真想只说一句话:我去年买了个表!

  “咳,其实大家也知道,考试这回事呢,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有人要问了,不就考个试吗,又不是春秋五霸,战国七雄,扯什么天时地利人和,温谅你小子个不高,牛皮吹得还不小!”

  台下众人大笑,叶雨婷也唇边含笑,没有阻止温谅胡说八道。在她看来,温谅做人做事还是极有分寸,不会在课堂上说什么出格的话给她这个班主任难堪,所以才故意让他上台,说不定枯树发绿芽,还真能废物利用一下。

  “我这人从不吹牛皮,为什么,因为我太爱干净!哎,你们别笑,整个三班别说男生了,就是女生比我干净的也几乎没有!”

  男生们一片嘘声,不过鉴于温谅恶名在外,没人敢公开抗议,可女生们就不那么客气了。

  “呸,这还不是吹牛皮?”

  温谅目视说话的女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