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宁伤己勿伤人(1/2)

加入书签

  “我怎么感觉雨婷怪怪的,”左雨溪穿好拖鞋走了过来,秀眉微蹙,水润的眼眸在温谅脸上打了个转,道:“你是不是欺负她了?”

  女人的智商要是跟她们的第六感在一个水准上,这个世界早就重新回归母系社会以女性为尊了,温谅满脸的不可置信,叫道:“我欺负她?左局长,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姐姐的脾气,我见了她就像蓝精灵遇上了格格巫,不被吃掉就是好的,还敢欺负她?”

  左雨溪扑哧一笑,道:“不敢就不敢嘛,干吗叫的跟只被踩了尾巴的猴子一样?”温谅立刻打蛇随棍得寸进尺,仰起头嘟着嘴,来了一个卖萌式的索吻。左雨溪愈发笑的乐不可支,俯身在他温暖的嘴唇上亲了一下,轻笑道:“我看你才像个格格巫……”

  温谅一把搂住腰,将她抱到了大腿上,臀腿相触的感觉从下身传入脑海,调笑道:“格格巫今天不吃蓝精灵了,要吃就吃我们的左大美人。”

  左雨溪捂住他伸过来的大嘴,道:“不交代清楚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休想占我的便宜!”

  “不就是我又旷课了几天,叶老师发飙了吗?别管她了,倒是你怎么搞的,裤子上沾这么多泥点?”

  左雨溪低头看了看,咖啡色的直筒西装裤上果然溅了不少的泥点,道:“今天忙的昏天黑地,不是你说我还真没发现!依山下面一个乡的小学因为昨晚的大雪发生坍塌事故,一个老师被砸到了腿,我今天带人下去走了一圈,学校破旧的不成样子,打算从财政里拨钱改建一下……”

  温谅当然知道九十年代教育局的财政紧张到什么地步,老师们的工资低的可怜,还整日被拖欠,所以社会上才有做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说法。不过这次灾后重建款各单位都分了不少,尤其教育工程更是面子中的面子。加上左雨溪的强势,温怀明暗中偏袒,这才有底气拿一部分出来建学校,不然补工资都补不过来。哪里有这个闲钱?

  这些潜规则是国内几千年官场传承下来的“优良”文化,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温谅笑道:“钱要看好了,你这边抠牙缝挤钱,下面就有人敢张大嘴往自己肚子里吞,到了最后倒霉的还是老百姓。”

  左雨溪眼中闪过一道厉芒,道:“没关系。我倒要看看谁有这个胆子!”

  左雨溪主掌青州教育局以来,杀伐决断,雷厉风行,一扫各部门、各学校往日的懒散和颓废,使整个教育系统为之一震,极大的巩固了个人威信,无人再敢因为她的家世和容颜而忽略了超卓的工作能力,说到底。在官场上要进步,什么都是空的,只有靠山是实的;可要在官场上形成影响力。收服人心,什么都是假的,唯有工作能力和个人魅力才是真的!

  “我去换身衣服,你先坐着。”

  温谅坐了片刻,觉得无聊,起身去了卧室,推开房门,道:“还没换好呢?老夫老妻了,不用打扮那么庄重!”

  房内的左雨溪刚好在弯腰穿一条家居休闲裤,从温谅的角度看过去。高翘的臀部,盈盈的腰身,洁白如玉的大腿紧绷浑圆,此情此景,真是让圣贤下神坛,让神僧动凡念。让凡人生淫心,让淫贼直接喷鼻血。

  温大叔当然是货真价实的淫贼,不过他等下还有事情要做,没时间喷鼻血了,摸着下巴,嘿嘿笑道:“雨溪,你真的好白啊!”

  左雨溪虽然跟温谅早已结为一体,但还从来没有当着他的面摆出这样一幅撩人的姿态,脸蛋微红,娇俏的白了他一眼,随手穿好了裤子,道:“就不怕长针眼么?小色狼!”

  温谅拉着她的手坐到沙发上,也不再插科打诨,直入主题,道:“纪政今天惹麻烦了,已经被许复延免了职。”

  左雨溪今天一整天都在下面乡镇,并不知道市里发生了什么事,一时有些愕然,道:“纪政惹什么麻烦了?“

  温谅将前因后果说了一下,左雨溪呵的一声轻笑,道:“我早知道这个纪政不是省油的灯,看着一张国字脸,做起事来当真是心狠手辣!本来还有几分看不起他,为了妻子能有这样的手段,我倒开始有点欣赏了。”

  温谅头痛道:“同志,注意自己的三观!何晓波固然该死,但他的家人却没犯什么错,尤其那个刘梦,当初跟纪政、苏芮关系都极好,有时候苏芮不在家,纪政的衣服都是刘梦跑过去帮他洗的……对一个曾经是朋友的女人,他也真狠的下心!”

  左雨溪抿嘴一笑,也不跟温谅争论,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