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查水表(1/2)

加入书签

  宁小衣。

  温谅念了几遍这个名字,看着宁夕的背影消失在人潮之中,揉了揉已然有些发痛的太阳穴,打车去了帝苑花园。他按了下门铃等了一会还没有人来应门,奇怪道:“刚才还见客厅的灯亮着呢,人哪去了?”

  不过现在他自备钥匙,开了门进去,客厅亮着灯却空无一人,温谅以福尔摩斯的专业态度做了简短的逻辑推理,然后悄悄的往洗手间去了。其实推理的过程很简单,整个房间除了客厅,也就洗手间的灯还亮着,人在哪里,岂不是认识七个月的女友生了孩子——结论明摆着吗?

  隔着玻璃门隐约能听到哗啦啦的水流和女人轻快的歌声,温谅轻轻扭了下门把,没从里面反锁,不由促狭心起,猛然拉开了门,大喊一声:“查水表!”

  对视,沉默,静寂!

  叶雨婷呆站在淋浴头下,湿透了的青丝紧紧的贴在背上,任由热水击打着自己雪白的身体,大脑一片空白,看着同样目瞪口呆的温谅不知该做何反应。

  昨夜一场大雪摧毁了她家里的供暖系统,所以今晚到雨溪这里洗个澡,从来都是单身一人在家,马桶盖都没掀起来过的女孩哪里知道洗澡还要反锁门的道理?所以当温谅像白痴一样大喊着“查水表”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不过温谅的实际情况要比他表现出来的呆滞好的多,至少他可以肯定自己看到的那一片微微颤抖的白腻绝不是幻觉,仿佛倒扣的白瓷碗,将月色描绘在碗面上,然后用朱色的笔晕开了最鲜艳的一点。

  出水莲藕一般的身子沾满了无数清澈的水滴,沿着蔓延的曲线汇聚成一条s形的小河,然后欢快的流过森林,越过溪谷,啪嗒啪嗒的落在地板上。有那么一瞬间,视线凝固了时光!

  温谅手心有汗冒了出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必须在叶雨婷发出尖叫之前想出对策。不然真的不好收场。是假装没看见转身走人,还是亲切的叫一声老师晚上好,或者先下手为强怒斥你为什么洗澡不关门,实在不行就用大叔们的必杀技:大不了我也脱光了让你看回来!

  经过斟酌,以叶雨婷的威武霸气,采取哪一条策略都会死的很难看,温谅决定以不变应万变。用起了传说中的眼神交流,一下下的眨起了眼睛:叶老师,快想辙啊!

  兴许传说真不是骗人的,还没眨够十下,叶雨婷终于清醒过来,她没有尖叫,也没有装鸵鸟,更没有赶温谅出去。反而飞快的扯下架子上的浴巾,包裹住玉洁冰清的身子,然后勾了勾小手指。冷笑道:“过来!”

  如果时光能倒流的话,温谅绝对会选择先逃跑了事,无奈的挪了过去,注意,是真的一点点挪过去的。叶雨婷也不催促,不过神色愈加的冰冷,直到温谅来到跟前,才突然出手揪住他的耳朵,斥道:“有没有礼貌,懂不懂规矩。谁让你不经过允许进别人家的?谁给你的胆子强闯女浴室的?小小年纪,色胆包天啊你!”

  温谅龇牙咧嘴的叫道:“疼疼,老师你轻点,轻点!我按门铃了没人应啊,喊了几声你也没说你在,何况这洗手间上面也没贴一个女的啊。我还以为哪个小偷在这里呢,不然干嘛先大喝一声‘查水表’来壮胆?”

  温谅一时大意,忘了在这个时代“查水表”还不具备跟警察叔叔的“不许动”一样的社会地位,听在叶雨婷耳中,自然当他是在嬉皮笑脸的没个正形,顿时玉脸生霜,道:“你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是不是?信不信我现在就跟雨溪打电话,说你试图,不,强行非礼我?”

  温大叔差点哭了,叫道:“叶老师,既然这样,那就让我做一个饱死鬼,总不能白担了这个虚名,等真的非礼了你再打电话成不成?”

  话音未落,屁股上挨了叶雨婷一脚,她强绷着的脸于焉解冻,扑哧一笑,道:“滚!”

  温谅速度滚蛋,刚出了洗手间,正想是不是再滚的远一点,直接滚回家得了,身后传来叶雨婷淡定的声音:“我要是出去见不到人,就跟雨溪打电话……”

  人生最痛苦的事,不是看了美女的,然后再也没有然后了,而是没有然后还被捏了把柄,温谅扑到沙发上真想大唱一首女孩的心思男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