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我是你的什么(1/2)

加入书签

  宁夕坐在落地窗前的竹椅上,双手抱膝,静静的看着远处,掠过枝头的小鸟,飘渺变幻的白云,吱呀呀随风摇曳的枯树,还有那两个并排骑着单车留下一地清脆笑声的少年男女,都在心间脑海化作了一个人的模样。

  他嘻嘻笑着,有点坏,有点呆,有点讨厌,却也有那么一丁点的可爱!

  宁夕唇角不由的露出一丝笑意,又不知想起了什么,腮边泛起淡淡的羞红,柔和的阳光斜斜的洒在满头青丝之上,仿佛梦中才会出现的景致。

  温谅推门进来,将手中的早餐放在一边,走到她身后,道:“想什么呢?”

  “我在想某个逞凶作恶的家伙,是不是畏罪潜逃了呢?”

  温谅做了个伤心欲绝的表情,道:“昨晚,我可是受害者……”

  宁夕转过头,绝美的容颜从这么近的距离也找不到一点的瑕疵,摘去墨镜后的双眸如同星辰点缀,总有一种吸引人所有视线的神奇魔力,温谅忍不住赞道:“宁夕,你真美!”

  宁夕嫣然一笑,如冬雪初晴,道:“你要是再露出这样一幅下流样,我很可能会后悔自己的选择哦……噢……”

  话没说完被温谅从竹椅上抱了起来,大笑道:“进了我温家的门,这辈子就别想跑掉了,来,先吃饭,下面饱了,不能饿着上面。”

  宁夕双手搂着他的脖子,轻笑道:“你就尽情调戏我吧,我一不害羞,二不认输,三左耳进右耳出,时间久了,看你有趣没趣!”

  成年大叔的恶趣味就在于调戏美女那一低头的娇羞处说不尽的风情,可碰到宁夕这样智商情商都足够高的对手,难免会发生这样的挫折和打击。不过大叔之所以成为大叔。无不是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猥琐在人间。这点小打击,毛毛雨了!

  温谅将宁夕放在了桌子上。旁边放着早餐袋子,宁夕扑哧一笑,看着袋子上印着的青河标志,道:“好啊,我还以为去买什么好吃的了,原来拿自家的东西来糊弄我啊?”

  两人夜宿在华山区的一家高级酒店,周边就有青河的分店。温谅一边往豆浆杯里插管子,一边笑道:“自家的东西吃起来放心,小音这个丫头也历练出来了,店长当的似模似样,将华山店打理的不错,过年给她多开点奖金。”

  宁夕双脚垂在桌边,就着他的手吸了一口豆浆,道:“现在青河有七家分店。只给你的老熟人发奖金,是不是任人唯亲、昏庸不明?”

  “哈,小音不一样嘛。毕竟是八一店刚开业时的老人了,华山那么大的店面,她一个小姑娘打理的井井有条,顾客盈门,奖励下也是应该的!”

  宁夕斜眼瞅着他,道:“我记得某人曾经说过青河的事务我说了算,对不对?”

  “当然,不过,”温谅突然往前一步,身子挤开宁夕的双腿。站到了桌边,然后抱着她的腰将下体紧紧的贴合在一起,轻轻的摩擦一下,低声笑道:“我吹吹枕头风,还是可以的吧?”

  宁夕强忍着被温谅侵犯带来的酥麻快感,嘴硬道:“那得看你的枕头风吹的好不好……”

  “好。怎么不好?十二级龙卷风,保管吹的你服服帖帖,心服口服……”

  宁夕知道再这样下去又是少不得一番疾风骤雨,她初承恩泽,娇嫩妙处到现在还有些隐隐作痛,实在不敢造次,忙伸手挡在温谅的胸前,求饶道:“别,我服了,昨晚就已经心服口服了!”

  同宁夕认识以来,两人不知明里暗里交锋过多少次,这可能是唯一一次让她彻底认输,温谅故意得意洋洋的道:“还是孔子说的好啊,不能在地上说服的女人,就要在床上征服她,宁夕啊宁夕,你也有今日!”

  宁夕拿起自己刚喝过的豆浆杯递到温谅的嘴边,嗔道:“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把你自己创造的那些淫词小调安到圣人头上?”

  温谅哈哈一笑,喝了口豆浆,眼前这一幕让他想起后世一个很出名的段子,嘿嘿一笑,道:“宁夕,来问我一句,‘我是你的什么?”

  宁夕侧扬着头,疑惑道:“干吗问这个?”

  “问嘛,快问。”

  “哦……我是你的什么?”

  温谅看着插了吸管的豆浆杯,深情道:“你是我的青河豆浆啊!”

  宁夕愈加迷茫,不明白为什么说完这句话后温谅笑的嘴都合不拢了,记起上次《幼儿琼林》吃的亏,小心翼翼的问道:“这,有什么典故吗?”

  温谅将吸管拔了出来,然后又插了进去,然后再拔出来,眉毛上挑,好像在说,明白了吗?

  这是上一次调戏无果后,仍不死心的反击啊!

  宁夕瞬间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终于还是没有抵抗住猥琐大叔无处不在的龌龊思想,羞怒道:“你要再敢调戏我,信不信我现在脱光了拉着你一天不下床?”

  男人都喜欢女人说要,但最怕女人说还要,温谅这贱人立刻怂了,拿起一块葱油饼塞到宁夕口中,正色道:“整天满脑子的淫秽色情思想,面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