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你和阳光都在(1/2)

加入书签

  门开门合。

  “别开灯!”

  温谅刚要去按墙上的开关,宁夕捉住了他的手,身子靠了过来,双手环拢在他的腰间,小脸埋到了脖颈间,紧绷的大腿紧紧的贴在一起,鼻端微微的气息仿佛加重了药剂的春药,清晰又不留痕迹的诱惑少年心中最原始的冲动和渴求。

  温谅暗叹了口气,刚想说话,宁夕低语如诉,轻咬着他的耳垂,道:“温谅,不要拒绝我第二次……不要让我恨你……”

  温谅从心底深处涌上难言的愧疚,是什么让一个高高在上的绝美女孩放弃自尊说出这样近乎轻贱的话?

  除了爱,再没有第二个答案!

  宁夕一直以来的爱意虽然内敛,却不比温谅身边的其他女孩少了一点半分,或者说当她选择从此陪伴在温谅的身旁,将要面临的压力和责难,甚至比所有人加在一起还要来的可怕和猛烈。

  既然到了这个地步,温谅要是再瞻前顾后犹豫不决,伤害的不仅仅是宁夕的心,更对不起她的这份勇气和深情。

  双手微一用力,伴随着女孩的娇呼,温谅已将她抱了起来,快步走到床边,轻轻放到了床上。

  昏暗的房间内,女孩平躺在床上,修长合度的玉体起伏有致,毛衫罩着的圆形山丘勾勒出诱人的形状,牛仔裤包裹着的双腿呈现出惊心动魄的笔直和弹性。

  温大叔一个很正常的男人,也许比世上许多男人都要正常的多,他有成年的思维,少年的身体,本来就很容易激起男性本能的,面对宁夕这样的天姿国色,世之骄女,实在无法做到如风吹磐石,心自岿然不动。

  何况跟宁夕认识了这么久。要说没有一点的动心和喜欢是自欺欺人,温谅两世为人,所看重的再非单纯的外在和虚无的感受,没有两心相知的满足。没有精神共鸣的愉悦,想要让他乖乖的做裙下之臣,怕是比登天还难。

  与司雅静,源于前世的感激和今生的怜惜,与左雨溪,源于命运的推动和生死间的不离不弃,而与宁夕。却更多的是智慧上的你追我赶,是商业上的携手并肩,是如鱼得水的惬意,是高山流水的。

  温谅慢慢的俯身,在宁夕满含娇羞的眼神中噙住她的唇瓣,吸允着湿热柔软的香唇,舌尖撑开一条小小的缝隙,慢慢的钻了进去。他能感受打拼未经人事的处子那来自本能的战栗和紧张。于是用右手穿过她的长发,抚摸着发丝,让她放松身心。去适应,去体会,去感觉。

  宁夕嘤咛一声,牙齿终于被温谅攻开,香滑的小舌茫然无措的被抓了个正着,第一次舌尖的碰触让她的整个身体泛起一股淡淡的酥麻,仿佛从刚刚成熟的柑橘中落下一滴汁液,酸的心痒,甜的心动。

  一个长长的吻,差点让初尝此道的宁夕窒息。不过她在最初的迷茫过后,很快的学会了追逐的技巧,反守为攻不时的还能占据一点上风。

  这让温谅大为不忿,右手从衣服的下摆悄然而上,在圆圆的肚脐处打了个转,然后顺着光滑如丝的肌肤。握住了那让所有男人都神魂颠倒的粉丘,指尖夹住那娇嫩嫣红的一点,微一用力,宁夕身子一颤,顿时脑海变成了一片空白,哪里还懂得反击,被温谅趁势收复失地,牢牢的掌握了口齿间的主动权。

  与此同时,温谅的另一只手也开始不安分的滑到了下面,先是在浑圆的大腿处摸了一会,然后慢慢的探到那神秘的方寸之地,手掌刚倾覆其上,掌心的温度透过裤子让宁夕的双腿猛然抽紧,正好将温谅的手死死的夹在了那里。

  “别……”

  从宁夕喉咙间发出的这声沙哑仿佛吹响了进攻的总号角,温谅同时加大了上中下三路的攻势,宁夕何曾经历过这般娴熟的手段,整个人喘着气,腰身不由的扭动起来,乍一看去,好像是她主动的在寻求摩擦一样。

  场面逐渐的开始,温谅再也忍耐不住,翻身而起,飞快的脱去了自己的衣服,然后掀起宁夕的毛衣和内衫,却恶作剧般的褪到手腕处停了下来,就如同戴了一副天然的手铐,让她的双手无法动弹和反抗。

  天蓝色的蕾丝胸罩,代表着自信、永恒、真实和冷静,正将迷人的高耸毫无保留的显现在温谅眼前。以他的定力,伸过去解扣子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有些颤抖,随着啪嗒一声轻响,胸前的两团雪白登时让温谅的眼中脑海,只浮现出两个字:

  完美!

  它并不大,但却异常的坚挺,圆润的边缘,蜿蜒的弧线,尖尖的顶峰,就如同初剥的竹笋,散发着使人津液横流的香甜可口。

  “宁夕,你好美!”

  温谅忍不住赞叹了一句,宁夕睁开了双眼,这一刻的她忘却了羞涩,抛开了矜持,为自己的身体能让情郎痴迷而骄傲。

  受到宁夕的眼神鼓励,温谅双手不停,又脱下了下身的全部衣物,一具白璧无瑕的曼妙身躯终于完整的暴露在温谅的眼前,峰峦禁地,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