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进一步则生退一步则死(1/2)

加入书签

  终于解决了度娘的麻烦,温谅心里也轻舒了一口气,得罪一位省委书记的后果此时的他还远远承受不起,能这样巧妙且不留任何后遗症的了结,实在是上上大吉。重生以来,温谅做事无不谋定后动,思虑深远,尤其对可能爆发剧烈冲突的事宜更是谨慎小心,步步为营,其实说明白了,不过是因为他的根基和实力比起某些对手太过单薄和弱小,赢了一百局,只要一着不慎输了一场,很可能就再无翻身的余地。

  所以当度娘跪在他的脚下,苦苦哀求,温谅不禁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被她对自由和未来的渴望,对家庭和幸福的追逐所打动。这本是普通人很轻易拥有的东西,但在度娘这样的人眼中,却总是隔着一步咫尺天涯。

  温谅从不是救世主,他的眼神在温和中透着冷淡,他的笑容在明亮中暗藏无情,可面对这样一个站在悬崖边的女人,进一步则生,退一步则死,终究还是无法做到袖手旁观。

  “也不早了,你先回去处理一下家事,做好明天上路的准备。如果没什么意外,明晚雷方他们就会启程回京,你跟他们一道走。”

  度娘嗯了一声,安保卿推门进来,笑道:“我一直送到郊外,看着赵永璋离开,听他的口风,应该没有怀疑。”

  度娘又要跪下道谢,安保卿虽然对她的选择不以为然,但他枭雄人物,拿得起放的下,既然温谅非要帮她,也不再计较早前的一点怒火,毕竟这些年相处下来,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感情,伸手扶了她一下,道:“温少跟你说过了吧?去京城躲个一两年。等风声过了再回来。到时候你结婚嫁人,我少不得要把你风风光光的嫁出去,免得别人笑话我安老九寒酸小气。”

  度娘啜泣道:“九哥,是我对不住您……”

  安保卿把手一挥。极是豪气的道:“你这几年也帮了我不少忙,要说以前有什么恩情,也早还的够了,以后能有个好归宿,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这样吧,你去京城也不能总靠雷少和朱小姐帮衬,等下去财务领十万块钱。算是我给你送行。”

  度娘惶恐之极,推辞不受,她能得脱自由,已不知承了安保卿多大的人情,哪里肯再要这份钱,十万块,在96年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京城那种地方,十万块也就打个水漂。拿着应急用吧。”

  温谅笑道:“九哥好不容易大出血一次,你就拿着吧,以后再想找这样的机会。怕是不容易了。”

  连温谅都开了口,度娘知道没办法再推辞,只是说不出的感激,千恩万谢的去了。安保卿关上门,夸张的摸了下额头并不存在的冷汗,唏嘘道:“这可真是走钢丝啊,我还真怕那位朱大小姐莽莽撞撞的把戏给演砸了。”

  这世道真的变了,连安老九都开始卖萌了,温谅淡淡的道:“朱子萱看似刁蛮,其实心里并没那么傻……不过不说这个了。你明天找个时间,将负责昌盛公司的人带来和我见一见。”

  安保卿滞了一下,道:“这个,温少,桑黎明天可能赶不过来……”

  温谅懒的问他桑黎究竟是什么人,看似无意的点了他一句。道:“我要见负责人,又不是法人,你慌什么?”

  安保卿略有点讪讪,温谅也不想让他太过难堪,道:“叶智伟在苏海负责三月份的国茶杯,你这边总得有个人出面打点,和依山的谈判应该画个句话了,时间紧迫,耽误不得。”

  安保卿忙道:“我正想跟温少说这件事,上次咱们提了个开头却因为陈小四的事岔开了。我是这样想的,我手下这边暂时没什么人才能掌控的了这么大的项目,温少你看,你能不能从你那边抽调个人来,屈尊做昌盛的总经理,全权负责酒店的事?”

  温谅的眼神慢慢的凝聚起来,直把安保卿盯的心头忐忑。上次温谅突然问起酒店的事,他这几天一直在想,想温谅的用意,想来想去还是猜不透。从两人相识开始,自己固然帮了温谅一点忙,可跟他先是帮自己进入苏海碧螺春行业,又出谋划策筹建酒店项目相比,无疑是天上地下,萤火与皓月之别。

  当温谅的收获和付出太不成比例的时候,就由不得安保卿不多想,一多想就会越想越怕,不说他道听途说的那些,单单亲眼所见的被摘了桃子、又被“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例子还少吗?

  所以今天才不得不冒着被温谅误会的风险,借着话头投石问路,想探一探这位越来越深沉莫测的少年的底。

  温谅暗暗叹了口气,身在局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