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跳动的糖跳动的心(1/2)

加入书签

  照片中的女孩怀抱着课本行走在校园的林荫小道上,朝阳迎面而来将一张清纯的俏脸照射出几分淡淡的飞扬,她穿着雪白的短款立领羽绒服,墨绿色的修身牛仔裤,少女的高挑妩媚,少女的娇妍动人,都在这张小小的照片中一览无余。

  温谅看着女孩的眼睛,总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心中涌上一股强烈的不安,却又不知为什么这样,一时竟然有点焦躁和烦闷。

  这是重生以来温谅极少有的情绪,经历了这么多事,他本以为自己能够“天覆地倾,泰然处之”,但事到临头才发觉,养气定心,果然是一辈子的功夫!

  “你的意思……”

  刘天来断然道:“桑黎的父母至少有一人在世……”

  温谅放下照片,手指敲了敲桌面,道:“那为什么要把孩子送到孤儿院,又为什么七年后才重新建立起联系呢?”

  “根据我的经验,当时肯定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比如未婚生子,比如婚外恋等等,无奈之下才将桑黎送到了孤儿院,七年后到了孩子上学的年龄,或者说一直到七年后她的父母经济状况有所好转,才给孤儿院匿名汇款作为孩子的学费和补偿。而同样受益的其他两个孩子,不过是避人耳目的疑兵……”

  温谅奇道:“那为什么不是另外两个孩子的父母在世,而桑黎才是受益者呢?”

  “因为那两个孩子初中毕业就结伴去了南方打工,跟孤儿院几乎失去联系,可赞助的款项却一直在持续,也没再指定其他的人选,”刘天来笑道:“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我虽然不知道那两个孩子现在的成就,但绝不可能成为一家注册资金超过五千万的大公司的法人……”

  “是啊,五千万啊,”温谅背靠在椅子上。喃喃道:“除了在碧螺春上投入的几百万,安保卿几乎把所有的家当都砸到了昌盛,以他的性格。不是绝对信任的人,绝不会这样做。”

  可问题在于,安保卿今年不过三十出头,他总不会十三四岁就生了孩子吧。温谅和刘天来对视一眼,显然都想到了这个问题,刘天来讪然道:“有些人可能比较早熟……”

  温谅翻了个白眼,道:“还是操心一下你家致和吧,我看他比较早熟。说不定哪天带着孙子就给你领回家了。”

  苦逼的刘胖子这刻正逃课给远在十九中的杨阳送吃的,浑然没想到被温谅这贱人一时口快给出卖了。

  刘天来瞠目结舌,愕然道:“不会吧?”

  这番话让从来没考虑过儿子性教育问题的刘大局长惊出了一身冷汗,他素知温谅不说没把握的话,当下也顾不得矜持,苦苦哀求他给一些内幕消息。

  “好了刘叔,我逗你玩呢,就致和那点胆子。给他个女人他都不敢碰。想抱孙子?再过二十年吧!”

  刘天来还当温谅在忽悠他,苦着脸道:“二十年太晚了,不过现在也太早了,温少,你就告诉我吧,那个臭小子是不是在学校早恋了?”

  温谅调侃道:“刘叔。我一直以为按你的格调,就算致和谈恋爱。也不过大手一挥,说一句虎父无犬子。泡妞要趁早等等的话,怎么今天一看,还挺焦急啊?”

  刘天来叫屈道:“温少你绝对是误解我老刘了啊,我这人其实挺传统的……”

  温谅哈哈大笑,本来郁郁的脸色顿时好看了不少,刘天来见达到目的,嘿嘿一笑,也不再问刘致和的事,其实以他的手段,要想知道点内幕,还不是裤裆里掏鸟——手到擒来!

  “温少,桑黎那边要不要我再深入的查一下?”

  温谅再一次拿起照片,女孩的眼睛因为阳光刺眼弯成了月牙的形状,看上去十分的单纯可爱,他摇了摇头,道:“就这样吧,不必再查了。”

  刘天来忍了忍,却没有忍住,低声问道:“温少,是不是安老九有什么不对头?要不要我……嗯?”

  温谅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安保卿我还有用,明白吗?”

  刘天来神色严峻的点了点头,道:“明白,我明白!”

  还有用,却没说不能动,也就是说,一旦到了没用的时候,或者说到了用不动的时候,该怎么来,还得怎么来。

  他自以为明白温谅的心思,其实还差的远呢。温谅跟顾时同最大的不同,在于他绝不会主动的放弃一个人,除非自弃,除非自误,否则人不负我,我不负人!

  安保卿这个人,有本事有野心,一旦得到机会,很可能就是下一个顾时同,下一个范恒安,这类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地方,那就是枭雄本性,翻脸无情,一旦尾大不掉,难以驾驭,说不定会反受其害。

  温谅在青州的势力隐约分成三个部分,一是许温左刘所代表的官场,许复延不可控制,温怀明是家人,左雨溪跟家人没什么两样,这三人自不必提,而刘天来的身家前程全都系于温谅一身,忠心无忧;二是宁夕所代表的奥援,两人关系亲密,互惠互利,既有短期利益,又有长远规划,合作基本无虑;三是安保卿代表的黑道,许多时候,温谅需要用到这股势力,但又要谨慎的保持一定的距离,就如同一把双刃剑,可伤人,也可伤己。这也是三驾马车里最弱的一环,所以温谅费尽心力用碧螺春,用大酒店,将安保卿牢牢的捆在身边,只要背叛的砝码大不过忠诚得到的收益,终能将他控于股掌之间。

  这三条线分开前行,又在必要的时候合而为一,如果某条线出了问题,就很可能影响整体的布局,所以温谅并不介意刘天来的跃跃欲试,但前提是,任何行动都要经过自己的允许。

  无中生有将人逼反的是草包,不懂辩证盲目相信的是笨蛋,温谅既不是草包,也不是笨蛋,所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