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不及马尾忆前尘(1/2)

加入书签

  当温谅还在苦思如何才能避免一位封疆大吏的怒火时,远在关山的顾时同却已经直接面对了这个难题。如果不是两人间势成水火的关系,温谅其实还可以考虑从顾时同那里学一点前车之鉴。

  关山省委大楼。

  虽然许多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早上顾时同来时那一脸的阴沉和急匆匆脚步,已经让这些人精们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讯息,各类八卦以超光速的频率瞬间辐射到了整座大楼,当传到扫地大妈耳朵里时,已经变成了“明华偷税漏税即将倒闭”等匪夷所思的内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于培东早上的行程因为这起突发事件被完全打乱,省委秘书长数次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却还是忍住了前去敲门的冲动。一个小时后,顾时同才从书记办公室出来,以他的城府,脸上看不出太多的东西,但一路上遇到相熟的官员也不打招呼,低垂着头匆匆离开,可见跟于书记的谈话,并不是多么的舒心。

  青州,明华总部。

  齐舒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穆泽臣正在接听电话,只看他那副认真的样子,就知道电话另一头的人的身份。大概过了四五分钟,穆泽臣放下电话,在办公桌前静立了片刻,才走到齐舒身边,低声道:“顾总一会就到。”

  他们也是刚刚得知陈太平在昨夜凌晨时分已经招供,并将所有矛头指向了顾时同,往省报投匿名信,诽谤温怀明,跟踪盯梢、意图偷拍取证等等等等,全都是在顾时同的指使下进行。这份口供杀伤力极大,要不是顾时同在江东地位稳固,换了其他身份略差一点的人,都很有可能逃不过牢狱之灾。

  齐舒静默无语。穆泽臣突然一阵焦躁,恶狠狠道:“我早说陈小四靠不住,顾总还总不听,今天如何?换了我手下任何一个兄弟。也不会连一夜都顶不住!”

  也难怪穆泽臣恼火,昨晚才跟齐舒商议了许多计策,包括如何改善陈太平在里面的环境,怎样坚定他守口如瓶的信心,怎样打点关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没想到一觉醒来,竟然发现这个一直被顾总看重。视为心腹的家伙投敌了……

  这就仿佛为了追求女神,练肌肉练口才买车买房,最后扑倒了发现竟然是人妖,换了你你什么心情?

  穆泽臣能忍着没有说脏话,已经是近年来修身养性的辉煌成果了。

  齐舒却仿佛一切都不在意,身子后仰,双腿交叠而放,整个人都窝在柔软的沙发内。长长的睫毛垂下,剪水双瞳只顾盯着自己白皙的手心,道:“我们棋差一着。也怪不得别人,小四哥招了,肯定又他非招不可的理由。现在刘天来看管极严,曾智又靠不住,我们睁眼瞎子似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还是等顾总来了,再做决定吧。”

  穆泽臣看着她,张嘴想说什么,却最终忍住了,他似乎有点受不了房间内的气氛。说了一句我先出去安排一下,转身开门而去。齐舒这时才流露出一点颓然和疲态,她的心情,并不如她表现出来的那般淡定和无谓。

  虽然这次行动由她执行,但一切细节也和顾时同穆泽臣多次商议,并最终由顾时同拍板通过。但她跟随顾时同多年,深知他的为人,只看结果,不问过程,这一次搞成这样,真不知会被训斥成什么样子。

  她叹了口气,从包里取出梳妆盒,补了下淡妆,然后将身上坐的有点褶皱的ol套装重新抚平,确认全身上下无一瑕疵之后,才云淡风轻的走了出去。

  算算时间,顾时同也该到了。

  顾时同这一次单车独行,跟以往的大张旗鼓泾渭分明,从专属通道直上三十七楼,进了房间之后一言不发,只是坐在老板椅上闭目养神。

  他的面部轮廓同顾文远有五六分相似,整个人看上去文秀多过威严,但一向无法无天的穆泽臣和见人先笑三分的齐舒却都乖乖的站在办公桌前,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平常这个时候都由齐舒开口活跃一下气氛,但今天明显不太合适。穆泽臣又等了一会,终不能这样下去,试探着问道:“顾总,于书记怎么说?”

  顾时同依然闭着眼,冷哼道:“怎么说,哼,严惩不贷!”

  穆泽臣心头一紧,道:“撇干净不行吗?于书记也不能只听陈小四一面之词啊,他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们指使的?”

  “啪!”

  顾时同从早上憋到现在的火气再也忍不住了,重重一掌拍在桌上,怒道:“证据?你去跟于培东讲证据?我的心腹去整我的仇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