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暗通幽处衫不解(1/2)

加入书签

  可怜,时间没安排好,竟然断了一天,我的连更啊!五千字弥补一下!

  将许瑶送到一号院门口,她歪着脑袋笑道:“要不进来坐坐?”

  温谅摇头道:“不去,你爸太威严,我怕!”

  “胆小鬼!”许瑶跺了下脚,打开铁门伸头进去看了看,道:“没事的,我爸还没回来……”

  许复延当然不会回来,今晚的青州,注定不会太过平静!

  “开玩笑了,我还有事做,你快点进去吧,外面太冷了。”

  许瑶点点头,转身进门的瞬间停了下来,背对着温谅,低声道:“有些太危险的事让大人去做好了,你就待在旁边看看热闹,好不好?”

  温谅唯有苦笑,入了这个杀人不见血的官场,哪里还有什么地方是真正的安全,笑道:“我知道了,晚安。”

  一直到许瑶房间的灯亮起,温谅才转身离去,当他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街道的远处,静立在窗前的女孩放下了微微掀开的窗帘一角。

  就这样守在你身旁,就这样一辈子不忘。

  我不会舍得你心伤,

  你呢?

  可会伤了我的心?

  来到帝苑花园,大门口的保安竟然又换了,温谅一打听才知道前端时间市公路段招临时工,两保安同时考进去了,这是继当初混成诗人的高保安之后又一个励志的传奇。据说帝苑在招新保安的广告上这样写道:“这里,是诗人的摇篮,这里,有人生的捷径,当一日保安,铸一生辉煌!帝苑,成就属于你的传奇!”

  于是应者如云,两个职位足足有三百多名竞争者,堪比后世考公大战。温谅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两位保安同学跟人说话时仰头四十五度,行业自豪感啊!

  当左雨溪打开房门时,温谅还在摇头感叹,尤其在听了保安们转述那位传奇前辈所作的《纸币》一诗。几乎惊为天人,其实他还不知道,那一夜,他跟传奇曾擦肩而过!

  “算你识相,今晚要是再不过来,我可就要打上门去了。”

  左雨溪很少有这样撒娇似的姿态,也许是太久没见的缘故。从两人认识开始,这次算是分别时间最长的一次了。温谅握住她的手,笑道:“好啊,正好介绍我妈跟你认识,今后就住我家得了!”

  左雨溪玉脸微红,任温谅拉着手坐到沙发上,身子紧紧的挨在一起,嗔道:“你当我三岁小孩这么好骗呢?名不正言不顺。我干吗要住你家……”

  温谅哈哈大笑,在左雨溪的惊呼声中一把将佳人抱在腿上,嘴巴在那白嫩柔软的耳垂上轻轻一舐。大手顺着衣襟下摆钻了进去,调笑道:“那怎样才能名正言顺呢?”

  左雨溪虽然跟温谅几度,但身子依然十分的敏感,被他的手一摸,整个人都软在他的怀中,娇羞无力的双手搂住脖子,微微喘息道:“你先放开我,我就告诉你好不好?”

  温谅的手指拨开衣襟下那小小的束缚,沿着大腿内侧慢慢滑入到一个温润湿滑的所在,轻笑道:“你也当我三岁小孩那么好骗么……”

  左雨溪秀美修长的脖颈忽的扬起。淡扫的娥眉蹙成一道好看的褶皱,从鼻端发出细碎的低吟:“嗯,好人,轻点……”

  短暂的缠绵过后,温谅抽出了手指,些许的渍迹流淌在指尖。看到左雨溪余韵过后虚不受力的娇媚神态,猥琐大叔在刹那间觉醒,嘿嘿一笑,将手指放到她的唇边,用哄骗小女孩看金鱼的语气道:“乖,来尝尝看,据说很好吃的哦。”

  左雨溪美眸迷离,舌尖微吐,眼看就要碰触到温谅的手指,却一个翻滚,远远的躲开了去,先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衫,然后白了他一眼,道:“你这个小坏蛋,就会来作践我,难道跟你那些姐姐妹妹们在一起,也是这样欺负她们吗?”

  温谅当然是故意逗她而已,以他的心性,哪里会强迫身边的女孩做她们不喜欢的事,对着手指叹了口气,道:“对不住啊兄弟,你刚立了功,就要被人卸磨杀驴,兔死狗烹了,这世道,没地说理去啊……”

  左雨溪羞的不可自抑,却也知道对付温谅这种厚脸皮,必须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素手按住了睡衣的腰带,贝齿咬着下唇,媚声道:“你要再调戏我,可别怪我……”

  温谅此来当然不是仅仅为了,真的让她解开扣子,怕是一场大战不可避免,忙投降道:“休战休战,咱们说正事。”

  左雨溪哼了一声,却不敢再坐他身边,到对面沙发坐了下来,问道:“今天出事了?”

  以她在青州的地位和人脉,听到风声并没什么意外,温谅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下,冷笑道:“顾时同欺人太甚,我这次就要他知道什么是肉痛!”

  左雨溪也没想到顾时同竟然如此毒辣,要不是温谅洞察先机,将计就计,真说不好结果会怎样。她略一沉思,断然道:“光抓了人还不够,既然是顾时同的心腹,口风一定很紧,他未必肯招供,要是自己将罪名扛了下来,我们也拿顾时同没有办法。”

  “办法总会有的!不过还是先听听刘天来怎么说,再考虑下一步的安排。”

  刘天来没让温谅等太久,推门进来的时候,左雨溪早换了一身休闲家居服,看上去仙姿佚貌,明光照人。刘天来鼻观眼,眼观心,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沉声道:“那人原名叫陈太平,关山人,家中排行老四,据说少年时到少林寺出过家,身手极好……妈的,今晚抓他时差点失手,还伤了三个兄弟……”

  这是温谅今晚第二次听他抱怨这句话,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刘局长,左局也在这,说话注意分寸!”

  自踏上温谅这艘大船以来,这还是刘天来第一次听到他言语如此的不留情,心头顿时一凛。手心已隐隐有冷汗渗出。

  他绝对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受伤的三人中有一个是他的关系户,本想靠这次抓捕的机会表现一下,然后再提拔提拔。没想到啃到一根硬骨头,把牙给磕了。

  刘天来暗暗后悔,恼火归恼火,但再恼火也不能冲温谅抱怨,这是两码子事。他也是太久没见温谅,思想上有点放松,不然放到以前。打死他也不敢用这种语气跟温谅说话。

  只要想一想这个少年的手段,就让人不寒而栗!

  刘天来毫不迟疑的站了起来,惶恐道:“对不住,左局,我这人有时候犯浑,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左雨溪微微一笑,道:“坐吧,我又不是没听过你们男人整日的满口脏话。没什么大不了的,继续说吧。”

  以她的聪慧,自然明白温谅的用心。所以配合着唱起了白脸,能让青州官场的冰美人露一下笑脸,也足够安抚刘天来了。

  “……陈太平早些年在关山道上极有名气,人称小四哥,后来不知怎么跟了顾时同,幕前幕后没少帮他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抓了陈太平后,现场找到一部相机,有温秘书长从家出来的所有照片。而按照温少的吩咐,司老师来的晚了一点,同样也有照片。不过并没有两人的合照……”

  这是温谅为了以防万一,特意让温怀明和司雅静分先后进入实现选好的地点,这样陈太平拍不到合照,也不惧日后会有什么麻烦。

  “仅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温少的估计完全正确,不过陈太平这个人。”刘天来犹豫一下,道:“我跟道上的人打交道不少,这类人虽然敲诈勒索杀人放火什么都做,但只要混出名堂的,都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