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阴风起青河(1/2)

加入书签

  温怀明这段时间风头太盛,青化厂案,顺义粮案,依山抗洪,国企改革,一篇文章针砭时弊,三篇报道天下扬名,得罪的人不在少数,眼红嫉恨的更是数不胜数,招来攻击是意料中事。身在官场,这不过是家常便饭,换句话说,被举报被泼脏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是谁在幕后搞这些小动作,又为什么偏偏选在这样一个时间?

  只有透过现象抓到本质,才能真正的趋利避害,将危险化解与无形之中。温谅揣摩着唐叶的来意,道:“身正不怕影子斜,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况这种捕风捉影的匿名信,省报又不可能刊发……”

  唐叶见他不以为意的样子,不由冷哼一声,道:“你怎么知道他只往省报送了这一份?纪委呢,检察呢,其他报社杂志电视台呢?说不定到了明天连许复延于培东的办公桌上也会放着一份,到时候风雨满城,三人成虎,再正的身子怕也要被压弯!”

  她虽然同温怀明只来往过数次,但每一次无不是在极其紧张的局势下,重压之下方见铮铮铁骨,温怀明临危不惧有胆有识,给她的感觉不像是一个会以权谋私的人,但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唐叶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见材料所说有名有姓,心里难免会有些疑虑。

  正因如此,她才放下关山一摊子事务,带了小康以走访重建的名义赶到青州,经过一整天的秘密查访,并没有找到足够的证据证明温怀明跟举报材料中提到的那家企业有直接关系。

  这让她松了一口气,不为别的,也许只是为了在心中永远保留住那个肯为了百姓怒砸粮库,肯为了群众死守水坝,肯为了黎民放弃一切乃至生命的背影。他让唐叶深信,世间非全是禽兽食禄,非全是朽木为官。除去狼心狗行之辈,除去奴颜婢膝之徒,尚有人一心一意,为国为民。

  这是沉沦的人无法拥有的光。也是迷途的人无法重回的路,唐叶不会奢望世人尽皆如此,因为连她自己也根本做不到,但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人在,这个世界的冰寒岂不是能少那么一点点?

  温谅笑了笑,没有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他随手掀起车盖检查下机器。问道:“那唐主任此次来青州,是明察呢,还是暗访?”

  唐叶盯着温谅的脸,仔细观察着他的神色,无论是初听到温怀明被举报时的镇定,还是此刻笑谈身正不怕影子斜时的自若,这个少年的身上看不出一点的慌张和异样,不管温怀明以权谋私的事是真是假。单单这份城府,已是深沉的可怕。

  她突然间有点自怨自艾,从得到消息时的震惊。到飞赴青州时的忐忑,再到查无所获时松了一口气,好像自己这个外人,都比温谅着急的多,这是何苦来由?

  “明察如何,暗访又如何,其实我本不该来,也不该跟你说这些话,你……你们好自为之吧。”

  唐叶转身上车,关车门的时候说了一句:“你帮个忙带小康回城。他会找人来修车。对了,别说曾遇到过我,明白吗?”

  温谅笑嘻嘻的趴在窗口,道:“再问最后一个问题,材料里提没提到我老爸经营的什么企业?”

  “青河豆浆,今天又刚开了一家连锁店。我去尝过了,味道还挺不错。看上去门庭若市,日进斗金啊!”

  原来是青河,温谅本来以为是安保卿的昌盛实业,毕竟这次依山抗洪昌盛实业出了不少的力,之后重建项目在温怀明的安排下也向昌盛有了部分倾斜,当然,这都是通过许复延走的正规途径,但只要有心,还是可以从这中间找到破绽——某些人自以为是的破绽!

  既然不是昌盛,所面对的风险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温谅站直了身子,道:“让小康也留下吧,太晚了,这里不安全,其他的交给我来处理。唐主任,无论如何,这次都要谢谢你。”

  唐叶没想到这个可恶可恨的家伙竟然有这份好心,绷着的脸略有些放松。

  “这么着吧,我大人有大量,上次你带范明珠设计我老爸的事就一笔勾过,咱们两清了!”

  “滚!”

  车窗升起,在闭合的刹那间,唐叶被气得胀红的脸在深夜里透着赏心悦目的美态。

  温谅哈哈一笑,转身扬长而去。他不知道,在桑塔纳那茶色的车窗后,一双眼睛正悄悄的注视着他,眼神很是复杂。

  当保时捷重新踏入寂静的青州城,宁夕已听完了事情的始末,以她的心性,哪里会将这个层次的争斗放在心上,不过因为事情牵扯到温怀明,才略有了一点担心,道:“要真像唐叶说的那样,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