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洛阳以北不见君(1/2)

加入书签

  ---------

  终于摆脱了红尘间这些俗事,温谅又在京城逗留了一天,婉拒了雷方的陪同,将范博赶去公司,对旷课前来的雷雨避而不见,任由好不容易才从家里潜逃出来的朱萱生气懊恼,更没有接万四维和杜大中的电话,他就像一朵从九天之上飘落而下的雪花一般,悄无声息的隐没在一望无际的京城远处。~

  绵延了三ri的大雪依然没有停下来的痕迹,将这片天地装裹成一片迷人的银白,一辆奔驰缓缓行驶在亦庄还有些荒凉的水泥路上,正好几个在附近上班、衣着亮丽的女孩结伴经过,其中一个圆脸女孩嬉笑道:“你们猜车里的是不是帅哥?”

  “你个花痴,看见好车就盼着见帅哥,想嫁豪门想疯了啊?”

  “是啊是啊,”圆脸女孩眼中满是憧憬,狂点头道:“嫁个豪门多好啊,再也不用天天大清早的来上班了,我那热乎乎的小被窝啊……”

  另外一个高挑女孩搓了搓冻的通红的手,往圆脸女孩的脖里塞去,道:“来来来,让我帮你清醒清醒,大冷的天也能做白ri梦,小心我告诉你家那位,说你有移情别恋的倾向哦。”

  “你们两个就是没有一点上进心……喂,你还真往里面伸啊……”

  圆脸女孩被她冰冷的手冻的大叫起来,报复xing的去挠对方的腰肢,两人嘻嘻哈哈的打闹起来,衣袂翻飞,青丝如瀑,给这冰冷的冬ri清晨平添了几分sè。

  “别闹了,快看快看,车停了。”

  几女同时扭头,奔驰停在路的另一侧,车门打开,一个身材颀长、气质文雅的男走了下来,他穿着一件及膝的黑sè大衣。灰sè的长围巾随意的沿着肩膀垂下,柔和的脸颊带着少年人才有的青涩,可当他转过头来,明亮的眼眸却透着比ri更温暖的光,看到对面的几个女孩,唇角微微浮现一丝笑意,然后双手插在大衣的口袋,往旁边的一座凉亭走去。皮靴踏过冬雪覆盖的地面,留下一连串清晰的足迹。

  “哇,好帅,怎么办怎么办,我的头有点晕……”

  圆脸女孩双手合在胸前,倒在高挑女孩的怀里,高挑女孩对另两个女孩使个眼sè,三人大喊一声,齐齐去呵她的痒痒。

  “天亮了,醒醒了。”

  温谅立在凉亭内。凝视着这座简简单单的石亭,作为仅供周边居民乘凉消夏避风挡雨的配套建筑。既没有古典木亭那么的典雅清逸,也没有原木茅亭那样的天然情趣,更不可能像蟹青铜亭那般的富丽堂皇,可就是这样一座平凡之极的小亭,却让温谅抛开俗世所有的纠葛和缠绊,冒着大雪独自而来。

  因为这里,是他第一次见到柳雁的地方!

  温谅轻轻拂去长椅上的积雪。合衣坐了下来,雪花在他身前俏皮的打着旋转,被风一吹又远远的飞走。时光仿佛随着飞走的雪花重新回到了那个时空。那里,有一个人,正在浅浅微笑。

  在那个时空的七年之后,温谅抛下学业,和谈羽同赴京城,开始了为生存和梦想的艰难打拼,两个同样卑微而无助的男孩第一次知道了世事多艰,在汹涌澎湃的社会激流中碰的头破血流,亲眼见证了什么是权,什么是势,什么是人情世故,什么是险恶人心。也许没有那一夜,温谅将黯然离开,或回青州,或另外找一个地方重新开始,然后继续着京城的经历,来回反复,直到老去而一事无成,直到那一夜!

  那一夜,大雨倾盆!

  ……

  又是一单无果的合同,为了这份合同温谅已经跑了不下十次,每一次的卑躬屈膝,都让他的自尊被狠狠的践踏一分,可最终仍是在对方老总冷漠的拒绝和毫不遮掩的嘲讽中黯然离开。

  楼外夜黑如墨,还下着大雨,瓢泼的雨线夹着狂风,似乎要将亦庄内外搅成粉碎。温谅撑着伞好不容易走到附近的公交站牌,等待最后一趟公交车的到来。·~

  露天站牌处没有一个人,小小的雨伞根本挡不住这么大的雨,不到两分钟温谅就淋湿了半边身,他看了看四周,转身往不远处的凉亭走去。

  出乎意料之外,凉亭里有人,还是一个女人。

  女孩轻“啊”了一声,透过轰鸣的雨声依然能感觉到对方声线的清澈和空灵,她,应该还很年轻。

  幽黑的凉亭里看不到多少光,更看不清对方的脸,只能隐约看到她披在肩头的长发和窈窕蜿蜒的身段,温谅还保留着面对女xing时的自卑和孤僻,只是为了打消女孩的疑虑说了一句:“我等车,车来就走。”然后走到一边,背对着女孩,默默的望着远处。

  远处高楼林立,灯火辉煌,凉亭内寂静无声,她与他之间,隔着五步的距离。

  车还没来,雨却下的越来越大,虽然是夏ri,可凉气钻进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