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当棋子变成棋手(1/2)

加入书签

  熊熊燃烧的大火不仅照亮了广场的夜空,也将广场中每一个男女的表情清晰的印在了夜空之下,或迷惑,或讶然,或震惊,或狰狞,那一瞬间,时光凝结!

  谁也没有想到,这辆被莫小安十分珍爱的阿斯顿马丁会以这样残酷的方式寿终正寝,正如同谁也不会想到,一向以难缠阴险闻名圈内的莫小安会被人以这样直白的耳光打脸。

  几乎同时,大部分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莫小安身上,没人知道面对这样的羞辱,脾气和性格都有点神经质的莫小安会做出什么事来。

  就如同铭铭告诉大少的那样,她看到莫小安车里有枪。而莫小安爱玩枪,这在圈子里根本不是秘密。

  于是,有几个人再看向温谅时,就仿佛在看着一个死人!

  成为众人焦点的温谅却若无其事的站在火光之外,对莫小安几欲喷火的恶毒目光视若不见,缓缓走到雷方身边,微笑道:“要不是雷少一句话,我还从不知道烧一辆几百万的车,会是这样的心旷神怡……”

  雷方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心中五味杂陈,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今晚的一切,确实都是他一手策划!

  下午在火车上发生的抢劫事件虽然经过有心人的遮掩,整个京城知情的人不超过五个,可偏偏雷方就是其中之一。这当然不是说他比大少、莫小安等人更加的神通广大,只是一来他跟朱子萱关系匪浅,关于她的事自然有人来通风报信;二来他受宁夕所托,去接的人正好也在这列车上。所以,只要略微用些功夫,有关温谅、朱子萱、上官晨露之间曾发生的事,全都一点不漏的传入他的耳中。

  之后又恰巧在京城饭店碰到莫小安私下接触万四维,早对他捞钱过界的行为深恶痛绝的雷方忍无可忍,便把主意打到温谅头上。

  一个跟宁夕不清不楚。又对朱子萱和上官晨露有恩的人,不正好可以拿来灭一灭莫小安的锐气吗?

  雷方的心思当然不会如同他表现出来的那样粗鲁,反而有着绝大多数人都无法比拟的细致和周密。他明知莫小安一定会在今晚js的例行聚会上发难,也明知只要一天不联系朱子萱。性急的她必定会溜出家,跑到亦庄这边来。

  而今天刚刚发生了抢劫和枪击的恶件,她想要出门,不求助上官晨露是万万不行的。

  上官晨露的车技,就是对付莫小安的第一个法宝。

  不过雷方也知道,这个被大家背后称为“疯女人”的上官晨露,除了远在苏海的燕总。没有任何人能指使的动,所以才故意推出温谅和莫小安打擂台,赌的就是上官晨露虽然是个疯子,但却有恩必报——她不会坐视温谅陷入险境,尤其当赌注是以雷方不再庇护温谅为前提。

  结果,他赌对了。莫小安果然要跟他赛车,还不惜请出了音速张谦,而朱子萱也如期出现。上官晨露更是打破了从不插手权贵子弟之间纷争的惯例,出手击败了张谦。

  事情发展到这里,可以说完美契合了他的剧本。既打击了莫小安,又可以借送车将温谅推到前台,由他来分散莫小安随之而来的反击和怒火。当然,他并认为温谅会因此受到多大的伤害,毕竟无论是宁夕,还是上官晨露,别说一个莫小安,就是十个莫小安,也得罪不起。

  温谅也许并不知道自己的身后站着怎样的巨人,可并不代表雷方不知道。有了这样强大的后盾,哪怕莫小安再难缠,也得打落牙齿和血吞,自认流年不利。

  这是一个杀敌一千,却又不用自伤八百的绝妙计划,唯一的担心。是温谅初来乍到,未必会如他所愿跟莫小安起冲突,可温谅如同打了鸡血般的咄咄逼人的表演,却把这唯一的担心吹的烟消云散。

  温谅的表现,几乎堪称完美!

  当然,也仅仅是几乎而已,如果没有最后这一场大火的话!

  雷方要踩莫小安的脸,要给他足够的教训,要让他肉痛之后有所收敛,却绝对不是要跟他不死不休,结下不可开解的死仇。京城的圈子就这样大,尤其在当年燕总和羽少那件事后,更是没人真的敢做的太绝。

  圈子之所以能成为圈子,就在于每一个圈子都有自己赖以存在的规矩和准则,哪怕他们正处在共和国的最顶层,也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社会规律。

  雷方不是惊艳绝伦的燕总,也不是天下无双的羽少,他不过是在四九城牵线搭桥混口饭吃的掮客。

  如此而已!

  如果说单单输了车还能让莫小安这条疯狗接受的话,被人当面将爱车烧毁,却是任何一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