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多情却被无情恼(1/2)

加入书签

  {}第六十章多情却被无情恼

  温谅反手抽出红酒,对宁夕遥遥一举,笑道:“美酒配美人,一起喝两杯如何?”

  宁夕紧了紧睡衣的腰带,慢慢走下楼梯,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双腿交叠,下摆滑落到膝盖上面,露出近乎完美的小腿曲线,纤巧的秀足从棉拖里伸出来,让温谅小吃了一惊,他没想到以宁夕的性格,竟然也有这么小女孩的一面,在小脚趾的足尖上涂着粉红的指甲油,仿佛白茫茫的雪地绽放的一点寒梅,煞是好看。

  “自古美人配英雄,既然美人有了,哪英雄呢,我怎么看不到?”

  温谅从酒柜上拿了两个高脚杯,晃悠悠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到她的对面,酒杯往茶几上一放,一边倒酒一边嬉笑道:“你那都是老黄历了,没听过一句话吗,好汉无好妻,赖汉娶花枝,现如今最流行的是好白菜都被猪啃了……”

  宁夕哈哈大笑,接过酒杯和温谅轻轻一碰,放到唇边小吮了一口,道:“看在你都把自己比喻成猪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陪你喝一杯吧。”

  温谅却微微一笑,道:“不然,我偏偏没有啃白菜的心思,所以是个地地道道的英雄好汉!倒是你啊宁夕,就这么想让一头猪给啃了么?”

  又被涮了的宁夕出离愤怒,刚要扑过来进行打击报复,温谅双手平推,道:“stop!说正事,说正事。”

  宁夕哼了一声,道:“今晚你要不把肚子里那点小九九全给我倒出来,我有的是法子收拾你!”

  温谅从包里掏出一叠资料递了过去,口中却不饶人:“最好选择对男人来说最痛苦的那一种,我死而无憾。”哪一种,你懂的

  宁夕倒没察觉到温谅话里透着的龌龊,接过资料翻看了几下,诧异道:“上宁高科,看资料这不就是一支垃圾股吗?”

  “垃圾的不能再垃圾了,不仅连续两年巨额亏损,净资产值低于一元每股,公司又找不到新的赢利点,我看不出今年就要资不抵债……”

  宁夕主修的就是国际金融,现代社会国际间最重要的经济联系无非股市,自然闻弦歌而知雅意,眼睛一亮,道:“你想要……”

  “是我们!”

  温谅举杯和她又碰了一下,仰头一饮而尽,道:“不过当下不用急,你尽量多筹集点资金,拉几个好朋友一起也无所谓,反正短线操作,大概六周可以一个来回,谁的事也误不了。

  宁夕想了想,还是不能释疑,问道:“你一直都在做实业,青河目前的现金足够应对我们的发展规划,何苦冒着风险进股市?国内股市的现状你又不是不知道,漏洞百出,各方面的体制都不健全,多少大鳄游弋其中,四处寻找可以猎杀猎物的机会,凭我们手头的资金,一旦被盯上了,连全身而退的机会都没有。当然,钱是小事,我怕会对你的信心造成沉重打击。”

  温谅固然如他说的那样,到现在为止从未走错过一步,可宁夕何等样人,怎么不明白世间没有常胜的道理,以青州为根基辐射江东,然后以江东为后盾涉水苏海,都是脚踏实地,借势造势,一步步打出来的战绩,可这并不代表,当他冒然踏入以“坑人”著称的国内股市时,还能重复曾经那种辉煌的胜利。

  到时候真的被套牢,尤其对温谅这种从未败过、心高气傲的少年才俊来说,很可能造成致命的打击,从此一蹶不振。宁夕生于世家,长于沃顿,实在见过太多春风得意不可一世的人物栽倒在股市这个大漩涡中,再也没有翻过来身,比如这几年香港人大呼的“丁蟹效应”,虽然有几分戏谑的成分,但却是实实在在的深刻教训。

  不过这显然是宁夕多虑了,其一她不知道温谅的少年身体里住着一个饱经尘世的大叔,岂能因为一次挫败而一蹶不振?其二,她更不知道对重生的大叔来说,别的都不敢百分之一百的打保,可偏偏世人畏之若虎的股市,是他真正的囊中之物。

  “单单一个青河倒也罢了,我今年还有其他计划,急需启动资金。”温谅坐回沙发上,笑道:“至于风险,我看你穿这身衣服喝红酒,还有一口呛死的风险呢。风险越大回报越大,谨小慎微怎么做大事……我保证,只要你在沃顿这些年不是只顾着交男朋友,炒一支垃圾股而已,沪深两市对咱们来说不过一条小河沟罢了。”

  宁夕晃了晃杯子,看着红色的液体反射着屋顶的灯光,摇荡出各种炫目的光晕,轻笑道:“拍马屁对我没用,再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