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送刀入手斩荆破浪(1/2)

加入书签

  第四十五章送刀入手,斩荆破浪

  姚裳看着温谅,眼中惊疑不定,她都这样没羞没臊的贴上身了,温谅竟然丝毫不为所动,难道真像他口中说的那样没有一丁点的恶意,纯粹为帮助他们而来?

  世上还有这样的好人吗?也许是有的,但姚裳无论怎么去看,也不能把那个谈笑间安定了东河村事件的温谅看做好人。

  一个好人,不会有那样的急智和手段!

  一个好人,更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打听出这件秘辛,还堂而皇之的拿来当作威胁!

  姚裳不知道温谅究竟想要什么,但肯定比她的身子要重要的多,尤其当温谅站在那里,脸上挂着莫测高深的笑意,仿佛自己的所有算计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如同一个光着身子的女人一样,没有,没有尊严,再升不起一点反抗的心思。

  当作为女人最重要的武器也起不了任何作用的时候,她终于慌乱起来,不知所措的坐在那里,扬起螓首,两滴晶莹的泪珠从清丽的俏脸上无声滑下,可她不知道的是,湿漉漉的衣衫裹着丰腴的,将尖挺的胸,收束的腰,沿着腰线往下扩开的夸张的臀围,以及两条笔直紧绷的腿都毫无遮掩的勾勒出来,配合脸上柔弱无助的表情,比起刚才的放荡更容易勾起正常男人的欲火和冲动。

  温谅很正常,所以他不能再让姚裳误会下去,道:“姚主任,来,咱们先干了这杯酒,然后你听听我的话,有道理呢,就照我说的去做,要是没道理呢,我掉头走人……放心吧,我温某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却也没龌龊到拿这点把柄来为难你们。”

  他从桌上端起姚裳倒的那杯酒,仰头一饮而尽,然后倒转过来,示意先干为敬。姚裳心神稍宁,反正事已至此,多想无益,抬手擦去腮边的泪珠,捏着杯子就着红唇喝了下去,道:“温总大人大量,我妇道人家不懂事,刚才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你别放在心上。”

  能忍能屈,能放能收,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温谅斜瞅了卫衍一眼,卫衍也终于反应过来,忙起身拉着温谅坐到主位,道:“是,温总做大事的人,别跟我们一般见识。有什么发家致富的法子,你尽管说,兄弟这听着呢。”

  温谅推辞两句,也就顺势坐了下来。对付卫衍这种人,不能捧着惯着,得拿捏住架子让他怕,不然你谦虚一下,他没准就当了真,立刻尾巴就能翘到天上。

  “姚主任,我冒昧问一句,付民之要上副市长的事,你从哪里听来的?”

  卫衍诧异道:“这事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姚裳不搭理他,只看着温谅道:“元旦的时候我们去给大伯送点土特产,偶然听曹部长提到的……”

  卫衍悻悻然道:“曹新华那个王八蛋,狗眼看人低!付民之那个老东西有什么水平,还提拔他?呸!”

  曹新华就是省委组织部长,卫衍肯定是在他那里碰了软钉子。人家是省委常委,位高权重,别说你不过是卫栖文看不上眼的穷亲戚,就是卫栖文的亲儿子,他不愿意搭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曹新华是付民之的后台,却没把卫衍的身份告诉付民之,可见在他眼里,卫衍根本无足轻重,是完全可以被忽略的那一类人。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想必是曹部长揣测上意,知道卫栖文的心思,故而口风严谨,而付民之搭上曹新华没多久,应该还不算绝对的心腹,自然没告诉他的必要。

  不得不说,有这样强大的背景后台,还混到如此凄惨的地步,卫衍可真是官场的一朵奇葩!

  温谅心想果不其然,姚裳确实是从卫家得到了内幕,中午的时候告诉他这些讯息自是不安好心,眼光瞟过姚裳的脸,嘴角似笑非笑。

  姚裳极是聪明,知道白天那番做作没能瞒过温谅,赫然道:“温总,我也是被逼无奈,情急下胡想的法子,对不住……”

  见姚裳眼眸里暗含着求情的意思,温谅知道她不想将付民之骚扰的事告诉卫衍,挥挥手示意这件事揭过去不再提了,话题一转,道:“付民之上不上副市,不过是一件小事……你们还不知道,卫栖文书记的处境最近好像也很有点不妙……”

  这次先急的是卫衍,他虽然不成材,可也知道没卫栖文这个靠山,想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