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你我的世界你我的幸福(1/2)

加入书签

  “你随意坐,我手头还有点事……”

  秦音没有回头,柔柔的嗓音很容易让人升起好感。温谅关上门,安静的站在一边,道:“没关系,您先忙!”

  不知过了多久,秦音才放下手中的笔,双手交错伸了个懒腰,袖口往下『露』出一截晶莹洁白的皓腕,青葱般的手指纤细修长,极具美态,正如郑燮在《题双美人图》诗里写的那样:“玉指尖纤指何许,似笑姮娥无伴侣。”可以想象这样的手弹奏乐器时会是多么的赏心悦目。

  “哎呀!”

  秦音忙不迭的站起身,转过头来,满怀歉意的道:“对不住,对不住,我一打谱就忘事,真是不好意思。”

  “没关系……哦……”温谅一直束手站在门口,这是基本的礼貌,不过看到秦音的样貌时还是恍惚了一下。幸亏他城府日深,才没在脸上表『露』出任何不一样的情绪,伸出手笑道:“秦老师您好,左局长说我的要求整个青州也只有您才能做到,冒昧打扰,还请见谅!”

  秦音凝眸看着温谅,和他的手轻轻一握,微笑道:“知道吗,你是第一个见到我的样子而没有觉得同情和可惜的男生呢。”

  秦音的眼睛很大很亮,皮肤雪白,柳眉秀美,脸型也是标准的瓜子脸,可长的非但不是温谅想象中的美丽,反而连清秀都说不上。因为在她的左边脸颊,长着一块很大的红『色』胎记,沿着眉梢直至下颌,完全影响了第一视觉的观感,从这么近的距离望过去,甚至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怖。

  “上帝关上一扇门,就会打开另一扇窗,只看秦老师打谱时的专注,就知道跟音乐比起来,什么容貌啊漂亮啊在您心中根本不值一提,所以我又何必为那些不值一提的东西去费神呢?”

  秦音呵呵一笑,道:“雨溪说的没错,你果然很会说话。”

  温谅松开手,表现的极有礼貌,笑道:“左局长要是说我什么坏话,秦老师可千万别当真!”

  “倒没说什么坏话,不过是警告我要当心你的花言巧语……”

  以温谅的厚脸皮,都有了想死的心,哥哥我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却也不像某些撸管少年般看到一个女子都想要收入后宫——你们真的想多了!

  几句话的工夫,温谅就成功消除了两人间因初识而来的隔阂和尴尬。言谈中自然而然谈到了音乐上来,浅显却别开生面的思路,幽默又不失智慧的见解,让秦音大起好感,主动问道:“嗯,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就算不看在雨溪的面子,我也一定全力以赴。”

  求人求到这个份上,没有前世在京城商圈打拼多年的经验,根本不可能做到,温谅自矜道:“有首曲子我只记得大概的旋律,想请秦老师帮忙补充完整,并录制下来……”

  秦音从桌上拿起刚才现谱的曲子,像老朋友那样开起了玩笑,道:“你算是找对人了,打谱,是我的专长!”

  温谅低咳一声:“这个……曲风可能有点,有点俗……”

  “哦,那我倒是更有兴趣了,大俗即大雅,音乐只有好听和不好听,没有雅乐和俗乐之分。走,去我的工作室,先唱给我听一次。”

  温谅之所以费这么多口舌来跟秦音拉近关系,就是听左雨溪介绍说她在音乐上造诣很高。专业已经能用造诣两个字来形容的人,尤其还是艺术圈的,一般都会有一些洁癖,未必看得起温谅从后世偷来的所谓音乐。到时候一旦觉得太俗气受侮辱,连左雨溪的面子都不给,直接翻脸不干,还得靠事前的拉拢来补救。

  没想到的是,这位秦音秦老师,虽然没有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却有一颗美丽大度的心。

  上帝果然是公平的!

  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秦音已经完美重现了前世里听到的那个曲调,温谅叹为观止,本着一客不烦二主的原则,又请她演奏并录制了另外一首歌。秦音被他前后两首截然不同的曲风勾起了兴趣,问从哪里听来的,温谅打个哈哈糊弄过去,秦音笑了笑,也不再追问。这次她又是极快的搞定收工,各种乐器在她手中仿佛活过来一般,充满了旺盛的生命力和感染力,温谅歌唱的不错,乐感也好,可跟人家一比,是兰博基尼与手扶拖拉机的区别啊。

  温谅看看时间,道:“快十二点了,我做东请秦老师吃顿便饭,感谢您拔刀相助。”

  秦音摆摆手,道:“别客气了。一点小事。以后音乐上有什么问题,直接来找我好了。”

  告别秦音后,温谅打的回了学校,正赶上中午吃饭时间,食堂里『乱』哄哄的闹成一片。上了二楼,来到刘致和常光顾的包间前,隔着门板就听到小教父充满激情的演讲:“这次的盘口要往大里开,懂不懂?派人去十九中那边联系,一定要利用一中和十九中源远……源远……”

  “源远流长!”能这么及时给刘致和指导的只能是任毅。

  “对,还是老任有文化!利用源远流长的历史矛盾,将这次元旦晚会开成我们赚钱的、赚大钱的、赚大大钱的ä

章节目录